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救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生气了;

    真生气了;

    你叶若妍别以为我真不敢辣手摧花,跟我来耍流氓这一套,我看你是找错了人!

    “小哥哥,在你面前人家矜持不了嘛!”

    “你为什么不敢看我呢?”

    “你该不会没看过女孩子身体吧?”

    “你该不会……还是处男吧?”

    ……

    那痴痴的俏皮笑声回响身后,像是有个人在我耳边不停吹气,丝丝痒痒的感觉撩人心动,我能明显感觉那叶若妍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后,正向着我身体靠过来。http://m.zhuishubang.com/

    我心里发毛,后背发紧,神情却也愈加冷漠;

    处男?

    老子娶妻的时候,你丫估计还没出生呢!

    既不知好歹,就休怪我不客气!

    我默运身体精气激发阴门术数,虽然背着身,但身后的气息清晰可闻,以虚灵水衍化成冰,以虚灵土化转灵枢,我猛然跺脚扰动地气,霎时间冰封成牢,锁链缚身,完全控住了叶若妍的鬼灵阴身。

    我手中掐诀不停,再施展走阴敕令阳咒,我还并没有渡三魂修为,元神未现,但凭借着前世的施法心得,我勉强还能做到妄拟天心,沟通乾坤秩序。

    我凝重道:“借神通一用……”

    “住手!”

    “别别别,你别施展那术数!”

    “我错了,我知错了,我什么都听你的,你有话好好说,再别动手了啊!”

    ……

    身后的叶若妍连忙大叫,不停向着我求饶。

    她明显感觉到了天地间的变化,她更察觉到了生死威胁,她吓到了,那带着哭腔的声音叫个不停,求着我别杀她,她不是什么恶鬼,她也从没有害过人。

    我心中一软,到底是没有喝出那道阳咒敕令。★首★发★追★书★帮★

    “真的都听我的?”

    “真的真的!”

    “那你先把衣服穿上!”

    “我早都已经穿上了啊,不信你回头看看……”

    听她这么说,我松了口气。

    早这么乖乖听话配合,那不就得了?

    不跟你来点真格的,还以为我治不了你了,敢跟我耍流氓,你还嫩了点……

    靠!

    这丫头骗我!

    她跟本就没有穿上衣服,还是之前那副模样!

    虚灵冰中,缚魂锁链捆绑,小吊带文胸,小粉色三角内内,这一刻反倒因锁链捆绑有着别样的情趣暧昧。

    紧接着,一声尖叫从她口中发出,响彻夜空:“救命啊!非礼啊!有人强奸啊!救命救命啊……”

    突如其来的一幕,差点没把我气晕过去。

    那瞬间我头皮都是发麻的!

    接二连三,谁能想到我竟然接连栽在这丫头手里几次,你丫得套路未免太多了点吧!

    有人问,当遇到危险时喊什么最有用?

    喊救命吗?

    其实并不是的,喊非礼和性骚扰是最有用的,围观群众会像狂风一样蜂拥而至。

    而现在……

    真切的就印证了这个说法!

    先是南冥村里一些村民从家里跑了出来,探头探脑的寻找着哪里有强奸,站在村头的段不凡等人闻听村里动静,那还管得了空荡如也的大花轿是怎么回事,扭头急忙向着我们这边跑来。

    “你二大爷的,耍我!?”我怒道。

    叶若妍生气哼哼着:“明明是你先欺负我的,你还倒打一耙?你看看你把我捆成了什么样子,表面正经,内心龌龊,虚伪,变态,猥琐,流氓,说的就是你!”

    被她骂的,我真是气不打一出来。

    眼瞅着许多人正向我们这边赶过来,再想施法无疑是给他们指路,到时候还不被堵死在这里?

    我当机立断,挥手间撤去虚灵冰术数,手中捏着诀,快步向叶若妍走去。

    “你干嘛?”

    “你想对我做什么?”

    “你别过来!”

    “救……”

    不等有些故作害怕的叶若妍再叫出声,我捏诀出掌,默运煞鬼门控魂之法,迅速拍在叶若妍的脑门上,一记禁魂咒束其鬼灵阴身,震散现形之体,她发出一声惊呼,娇躯微颤之后散成人形影子。

    缚魂锁链落于掌间,我拽着锁链,纵身从这屋顶跃下,不敢再作丝毫耽搁,迅速消失在夜色下的南冥村中。

    ……

    “哪里喊救命?”

    “哪里有强奸?”

    “人呢?”

    “不知道啊!”

    “声音就是从这附近传来的,但没有人影啊!”

    “奇怪!”

    “赶紧找找,是谁家出的事情!”

    许多村民在附近搜索,但什么也没能找到,这不禁让想看热闹的许多村民有些大失所望,但却也更加激起了他们寻找的热情。

    “段师叔……”

    “是叶若妍!那是叶若妍的声音!”

    段不凡身旁几人神情凝重,他们都听出来了,那是叶若妍的声音,可是人怎么突然不见了?

    段不凡皱眉道:“四处找找,仔细找,南冥村绝对不能出了乱子!”

    ……

    南冥村中骚乱不止,隐约可见许多人影在村子里进行地毯式的搜索,紧张气氛在逐渐蔓延,毕竟这里仍有着阴门传承,仍对修行界中发生的事有所掌握,待发现事有蹊跷时,那敏感神经立即就绷紧了起来。

    我紧皱眉头,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看来,不能再待在村子里了。

    我手提着锁链,心情差到爆的行走在田间野路,后面拽着被地气锁链捆绑的叶若妍。

    “小哥哥,你要把我抓到哪里去啊?”

    “我错了,我这次真知错了,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嘤嘤嘤……”

    无有人体,只有人形的叶若妍飘忽着,带哭腔的嗓音不停向我乞饶,希望我再放她一次。

    “放了你?”

    “我恨不得杀了你!”

    “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我猛然回头,凶神恶煞的瞪了她一眼。

    “我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我哪知道小哥哥你这么见不得人,出了事就赶紧跑……哎?不对吧?小哥哥,你不是南冥村的人?那你怎得会阴门术数?”叶若妍突然反应过来,震惊问我。

    我站定身形,反问她:“谁告诉你不是南冥村的人,就不能修习阴门术数了?”

    “这么说,你也不是阴门六派弟子!?”叶若妍吓了一跳,敏锐抓住了我话中的重点。

    我愕然微愣,好笑又道:“对啊,我不是!”

    “小哥哥……”

    人形影子的叶若妍突然扑倒地上,痛哭流涕的冲我道:“我不知道你是谁,更不是故意得罪你的,我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没有其它的意思!你,放,了,我,吧……”

    长长尾音带着哭腔,引得田野之中阴风阵阵,好不诡异凄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