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麻衣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呵呵呵……

    这会儿知道怕了?

    晚了!

    都已经落在了我的手里,再想让我放了你,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我冷冷俯视着她,让她一五一十把前因后果都给我说个明白,否则那可别怪诛魔灭鬼,辣手摧花,就在这里了结了你了!

    “你想让我说什么啊?”

    “我什么都没有干,更从未害过人,我是一个好鬼,南冥村里的高人们都可以替我作证的。★首★发★追★书★帮★”

    人形影子叶若妍凄哭不止,田野里的阴风中卷着鬼哭啜泣之音,好不诡异凄凉!

    “你是一个好鬼?”我假笑问。

    叶若妍不停点头:“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我可以发誓!”

    “那巧了,我可不是一个好人,你说……要不要把你炼成鬼奴带回家好好玩玩呢?”我故意露出猥琐淫笑,被你丫耍了那么多次,今天我就得让你好好长长记性!

    叶若妍微愣片刻,眼神突然惊恐,浑身都在不停的发抖。

    “你,你你你……”

    “你什么你?闭嘴,噤声,否则现在老子就地正法了你!”

    我猛地一瞪眼,弯腰向她凑近过去。

    叶若妍连忙用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让自己尽量不再哭出声来,这一刻她怕了,她真的怕了,倘若我真不是什么好人,那她落在的手里以后的日子岂不是要被天天……

    我哼哼一声,很满意她那被吓得不轻的模样。

    “我问你答,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可别挑战我的耐心底限!”

    “嗯嗯嗯……”

    “你叫什么,从哪儿来,又是怎么死的?”

    “我叫叶若妍,家是朔州市的,我是被冤死的……”

    她顿时伤心了,哭声回答。首发www.zhuishubang.com

    我微皱眉,冤死的?年轻轻一小姑娘,怎会被冤死的?

    叶若妍与络造谣诋毁中伤,骂她是千人枕万人骑的骚货,多少多少人与她有着暧昧关系,后来她承受不住网络暴力,然后就想不开自杀了,这才会变成了孤魂野鬼。

    我神情古怪,问了句:“你难道不是吗?”

    “我,不,是!”叶若妍恼怒的冲我大吼,一字一句的冲我再次重申。

    按照叶若妍的思维逻辑,难道性感妖娆的人,就一定要与骚货沾边儿吗?难道妩媚的人,就一定得是残花败柳吗?或许有些人是,但她……绝对不是!

    她只是喜欢受人瞩目,喜欢成为人群中的焦点,喜欢被人簇拥着的感觉,这难道有错吗?

    不可否认,确实有很多男人想睡她;

    但是那些贱男人,哪里配得上她?就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网络直播仅限于网络,在现实中她从未与人有过任何非礼之外的瓜葛,她分得清楚界限,更不存在什么千人枕万人骑,她还很明确的告诉我,她直到现在都还是处子之身!

    我满脸狐疑,压根不信;

    你还能是处子之身?这话说说且罢,我又不能去验证什么,况且我也不想去验证!

    叶若妍狠狠瞪着我,骂我爱信不信,她说她只是喜欢那些东西而已,喜欢展现自己的魅力,可凭什么……凭什么有些人就一定要认定了她是贱货,并以此来疯狂的攻击她?

    说着说着,她突然又哭了,哭得无比伤心难过。

    她不停说她并不是那样的人,她真的不是,可为什么别人就是不相信呢?

    我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我分不清她话中所说究竟是真是假,我甚至都无法确定她那伤心难过的样子是不是真的。

    她这样的女孩……

    怎么说呢,就好像是一种很复杂的存在,或许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她自己。

    很相悖的东西,却完美融合并存在于她的身上。

    那就是她!

    我纠结的看着她哭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劝道:“好了好了,你别再哭了,并不是旁人不相信,只是旁人会基于自己的认知而进行主观判定,这是你所改变不了的!……好了,你别哭了,我不会对你真的怎么样,等问清楚了我就放了你,好不好?”

    “真的吗?”叶若妍抬头看我,那话音带着哭腔,委屈兮兮,可怜无比。

    我点头:“真的!”

    “你真的不会骗我吗?”叶若妍又问。

    我没好气道:“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我可以放了你,不过前提,你得老实交代事实,你这身鬼修修行来自于何人指点?为什么你没有化成鬼灵,去积怨害人?”

    “以前我确实恨那些人,怨那些人,我想统统把他们都给杀了。”叶若妍道。

    络暴力啊,这怎么去杀人呢?

    难不成还顺着网线去砍人?

    “但是后来我到了一个地方,我见了一个人,她告诉我那样子做是不对的,她告诉我因果如此,宿命有定,并不因常人所认知的是非对错而改变,她说我喜欢那些东西是为因,落得如此结局是为果,这本身便就无关于对错!……再后来,我按照她的指点修行,就来到了南冥村求助,然后就待在这里了。”叶若妍解释道。

    我皱眉问:“他?男的女的?”

    “女的,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的一个女孩。”叶若妍说。

    我忙又问:“那个地方是哪里?”

    “麻衣坊!”叶若妍回答。

    我霎时间像是被惊雷给劈中了一般,愕然呆愣当场,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麻衣坊?

    竟是麻衣坊?

    回想起曾经记忆,那还是在敦煌时我所遇见的麻衣坊,那时陆老板,那时柳三娘,那时因方小白的菩萨力之故,而令一个女鬼产下了儿子,那襁褓中的婴儿还被我们取名为——半缘!

    可麻衣坊不是已经关闭了吗?

    往生殿神君娘娘孟蓁,曾与我保证过,不会影响半缘这孩子的命运轨迹,所以麻衣坊就因没了老板而暂时关闭。

    可现在,麻衣坊竟然又现世了?

    那现任老板是谁?

    半缘吗!?

    我喝问着叶若妍:“麻衣坊现在何处?该怎么去哪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