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彼岸花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所谓麻衣坊,乃是往生殿神君娘娘孟蓁凭借其神格之力于世间留下的一道小世界洞天福地,麻衣坊所行之事,关乎着神君娘娘的某种修行求证,我并不知情那所谓修行求证究竟是什么,但我知道这与那三生石化生灵精有关。★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麻衣坊并不隶属幽冥地府,但不可否认,它却与幽冥地府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我曾断言,此等鬼店,根本就不应该留存于世;

    但它既然存在,就总有着它所存在的道理,只要它没有为祸世间,我也不能说彻底就否定神君娘娘的修行求证。

    ……

    叶若妍带着走了很远,在彻底远离南冥村的地方,她从鬼灵阴身中凝聚出一张黑色卡片。

    我好奇问她,这是什么玩意儿?

    叶若妍也说不太清楚,只道是类似于坐标一类的东西,方便麻衣坊出现并接引她,她得意说这可是只有麻衣坊的客户才会拥有的东西哦!

    就在她话音刚落,前不远的地方突然有阴气氤氲弥漫而现,一座古色古香的大宅院凭空出现。

    门楣悬有牌匾,上书龙飞凤舞的烫金大字——麻衣坊。

    白灯笼散发出淡淡光芒,有阴风呼啸卷来,发出渗人似鬼叫般的声响,阴气森森的地方四处透着一种莫名的诡异,令人不禁心里有些发毛。

    我眼睛一亮,隐隐猜到那黑色卡片是什么东西。

    所谓坐标;

    所谓接引;

    应该就是麻衣坊留于客户魂身上的某种灵印之力,待需要时,可凭借灵印之力与麻衣坊沟通,呼唤麻衣坊打开穿界门户。

    这种神通术,就与阴兵鬼差可随时穿界进入阳世间的任何地方一样,并不算如何稀奇。

    “小哥哥,我可提醒你哦!”

    “这麻衣坊无所不能,但你千万不要贪心,因为你交易所付出的代价,远远会比你得到的要大的多!”

    在进麻衣坊之前,叶若妍煞有其事的提醒我。

    我露出笑容,总算这丫头真的没什么坏心眼儿,还知道会关心别人,难怪大师伯欧少卿会放她一马,并且还同意设法帮助她。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再次回到这里,不禁勾起了我的回忆。

    麻衣坊内几乎没什么变化,仍旧是古色古香的气息,唯有些不同的是这里多了些现代化的数码产品。

    两个仆人领我们进会客厅中稍等,不大会儿,偏房中施施然走出一个人来。

    诚如叶若妍所说,她确实很美,美若天仙一般;

    但更引我注意的是她所散发出的气息,她非人非妖非鬼,周身出尘脱俗般的气质带有着某种非常奇特的灵性,正如她幼年时一样,我一眼便认出了她是谁来!

    三生石蕴养,自感成灵的精物;

    往生殿神君娘娘孟蓁的孙儿——孟沐!

    “竟真的是你?”

    “孟沐!”

    这场突然的见面,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倒也是,麻衣坊重新开张,而身处麻衣坊的女老板,除了她孟沐之外又还会是谁呢?

    毕竟,这麻衣坊就是因她而存在的!

    “楚天?”

    孟沐在见到我瞬间,不由得秀眉紧蹙,一双闪烁睿智灵动光芒的美眸中迸现浓郁疑惑和震惊之色。

    叶若妍更是意外不小:“原来你们认识呀?”

    孟沐在仔细打量观察着我;

    我微微叹气,这么说来,当今的麻衣坊老板果然是半缘吗?

    “不……”

    “不可能!”

    “楚天已然形神俱灭,你是何人!?”

    孟沐眯了眯眼睛,神色稍冷,与我沉声喝问。

    “我是楚天,楚天也是我,这件事解释起来很麻烦,但我并没有形神俱灭。”我回答。

    孟沐仍是难以置信的神色:“你……你怎会……这怎么可能!?”

    “这事以后再说,我有话要问你和半缘,半缘他在哪?”我不想过多纠缠这个话题,直奔主题谈正事。

    孟沐稍稍平静情绪,蹙眉道:“半缘与欧少卿一道去了g市,暂时还未回来!……楚天,你徒弟李宗国遭遇神魔将,元神陷入鬼界,这件事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正是为这件事来找你们的!”我道。

    孟沐恍然似乎有些明白,我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了,她看着我又看向叶若妍,奇怪问:“你们怎会在一起?”

    “我们……”

    “孟姐姐,他就是我选中的有缘人!原来你叫楚天呀?”

    还没等我说完话,叶若妍就先行抢答,并且向我身边靠了靠,以示关系亲密。

    “瞎胡闹!”

    孟沐突然沉声呵斥,那双美眸瞪向叶若妍,略带怒气道:“若妍,你可知他是谁?你可知他的身份?他名为楚天,乃阴门行人派三十三代传承宗师,乃阴间鬼界龙门神阁下,乃九尾香狐妃的天命夫君!怎得就成了你的有缘人!?”

    这一声怒喝几乎把叶若妍给震懵了,她呆愣愣的扭头看向我来,小脸儿上的惊骇神情几乎溢于言表。

    而我,却被孟沐突如其来的怒火给弄得有些莫名其妙!

    孟沐她为什么发怒?

    我难以理解,叶若妍确实是有点瞎胡闹,但你这个反应……未免大了点吧?

    “这里没你的事了,回去吧!”

    孟沐纤纤素手轻挥动,那鬼灵叶若妍的身形陡然化成一片烟雾消失不见,却是被孟沐给逐出了麻衣坊。

    她再度看向我,神情很是复杂,那蹙起的秀眉始终未能舒展。

    她沉默着,许久没有开口。

    我被她那复杂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有话就请直说好吗?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先说!

    “方小白,为什么会叛逆师法,投靠了神魔将?”

    “这件事的内情你们应该知道吧?”

    我开门见山向孟沐询问。

    “知道,我和半缘正是那件事的见证者。”孟沐回答。

    我急促道:“那你告诉我,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为什么方小白会这么做!?”

    孟沐始终注视着我,可却又是一阵沉默。

    我有些急了,有话你就不能痛痛快快说出口吗?摆什么架子,卖什么关子啊你!?

    “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你能不能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孟沐道。

    我紧皱眉头:“你要问什么?”

    “这二十年来,你楚天既然未死,可你究竟躲去了哪?”孟沐终于问出口。

    我一脸的情急古怪神色,咱能不能先捡要紧的说?

    你干嘛非揪着这件事不放啊?

    “回答我!”孟沐执拗的冲我嗔怒道。

    我尽可能简短的告诉她,我入了轮回,我转世投胎,我重修了阴门术数,所以这才会二十年杳无音讯。

    “原来是这样……”

    “可真是造化弄人啊!”

    孟沐突然摇头叹气,目光有些哀婉凄凉。

    我皱眉更浓,实在想不明白她究竟搞什么鬼,没等我再继续问什么,她突然开口说想先让我看个东西,她素指轻点,于身前虚划成圆,顿时间有一面无形镜子出现,点点光华逐渐凝聚出景象,透过这镜面便就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那里阴气森森,那里不见天日,那里有一条蜿蜒而猩红的河流,那里有一片妖艳不已的花丛,那里还有一道倩丽孤寂的人影。

    不归路;

    忘川河;

    彼岸花;

    苏洛依……

    我震惊的呆愣当场,苏洛依她怎会身处幽冥地府,身处彼岸花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