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一些失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在这一天,晨曦启明时,有鬼界纯粹阴气于南冥村上空溢散,天空像是被撕裂出了一道口子,自其中凌空步出一个手持紫金色长枪的人影来,他面带恶魔面具,面具下的眸子弯成月牙状,轻蔑冷笑森森深浓,睥睨俯视着身下自清晨中苏醒的南冥村。

    在他的身后,另有一个浑身黑气笼罩的人形魔影木讷走出。

    黑气犹如大氅披风,将他浑身上下完全遮盖,只裸露出那一双杀意弥漫的血色眼睛,他的眼神里没有丝毫情绪,他像是被完全操控的机械傀儡,他一举一动都显得很僵硬。

    阳气蒸腾,在与阴气相互腐蚀。

    这并应对于鬼魂有着剧烈伤害作用的阳气,但对于他们二人而言,却仿佛不过是蚊子叮咬一般,根本就不足为道。

    “啊,真是刺眼的阳光啊!”

    “这感觉真令人怀念啊!……你呢?你肯定没有体会过这般感觉吧?我相信你会习惯的!”

    “好好品味这份疼痛吧,因为它是在提醒着我们,我们还真实存在着。”

    “待陛下立阳世为神域道场,届时你我就是想再体验这种感觉,恐怕也无处体验了呢!”

    戴有恶鬼面具的男人在自说自话,而他身旁人却始终未语,甚至就连情绪都未曾有过任何波动,就好像是他根本已经听不到他的话。

    南冥村里第一时间就发出了预警!

    两界门户开启,邪魔入世,一时间所有人都如临大敌,紧张兮兮的抬头仰望,许多年轻人甚至苍白了脸色,因为鬼魔入世自然而然就意味着,今天……必然会有人因此而死!

    “你看看他们,他们在欢迎你我呢!”

    “你想不想下去跟他们打招呼?毕竟,好歹也有着昔日的同门之谊嘛!”

    “你不愿意啊?”

    “不愿意那就算咯,咱们还是先去找楚天,你肯定也想尽快见到他吧?”

    “嘿嘿嘿,别急!”

    “我这就带你去找楚天,不过……似乎楚天并不在南冥村里啊?”

    戴有恶魔面具的男人自言自语不停,那俯视的目光在不停寻找,可却并没有能够找到我的身影,他的神情模样姿态一时间……竟有点阴柔妩媚之感,这让人看起来感觉怪怪的!

    “金府雷龙!”

    “方小白,那是方小白!”

    “绝不有错!”

    段不凡紧握着手中拳头,面色阴沉不已,他咬牙切齿的愤怒仰望着空中的两道人影。

    “师叔,已紧急通知了阴门,清肃者正在携六派弟子赶来。”有人回禀道。

    “两界门户,怎就会出现在南冥村啊?”有人惊骇心颤道。

    “那那……那是神魔将吧?咱们怎么办?咱们应该趁现在快点跑吧?咱们……咱们是打不过神魔将的啊!”另有人颤声道。

    ……

    恐慌情绪在迅速蔓延,几乎所有南冥村中人都慌了神。

    这是一个令人绝望的事实和现状,如今的南冥村根本就无法应对神魔将,虽然就算昔日的南冥村也应对不了,但起码还不至于丧失了与邪魔舍身一搏的赴死斗志,可现在……真的什么都没了。

    “闭嘴!”

    “都慌什么!?”

    “我辈阴门传承弟子,除魔卫道,扶正祛邪,此为守护传承之责!”

    “邪魔当前,诛灭之!”

    “鬼祟为祸,诛灭之!”

    “阴邪作乱,诛灭之!”

    段不凡向着南冥村的所有人沉声暴喝,这才压下去了那股蔓延的恐慌情绪,有修为高深些的阴门老人纷纷站出与段不凡并肩而立,他们一同仰望着空中的两道身影,眸中眼神逐渐坚定而凌厉。

    众多年轻弟子见此无不羞愧的红了脸。

    面对邪魔乱世,逃又岂能逃得了?

    况且若连身为阴门传承弟子的他们都逃了,那又还有谁能够抵挡南冥村这入侵阳世间而来的神魔将?

    ……

    “哦!?”

    “不赖嘛~!”

    “总算阴门弟子也不全是软骨头嘛!”

    戴有恶魔面具的男人嗤笑一声,轻蔑意味更浓,正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先下去好好玩玩的时候,他突然抬头望向远处,不禁眯了眯眼睛。

    御山川神行之法,我正仿若踏风而来。

    我特意释放出自身的气息和法力波动,我特意让他感知到我的存在,南冥村里的那些晚辈弟子实力不济,倘若与他对敌那无疑以卵击石,所以最好不要在南冥村动手,否则将只会让南冥村生灵涂炭。

    我以自身为饵,引这穿界入世的神魔将上钩。

    你此番而来,不正是为我么?

    如今我现身了,那么你还等什么呢?

    方小白……不,你绝不可能是方小白,别以为你手持金府雷龙就可以冒我徒弟的身份,今天我就要揭了你的面具,看看你究竟是什么人!

    “楚天?”

    “呀,原来他在那里呢!”

    “宗国,咱们应该去迎接他才是呀,师徒重逢,那场面想想就很是令人感动,你说是不是?”

    戴有恶魔面具的男人哈哈一笑,身形飞掠空中,黑袍披身的李宗国紧随身后。

    田野之中,我步伐渐缓,停止运转神行之法。

    突兀间,一阵凌冽阴风疾卷而来,两道人影凌空而立,就站在距离我不远的地方。

    “楚天,你果然就在南冥村呢!”

    “真是没让我失望啊!”

    那男人有些诡异兴奋的狞笑着,目光像毒蛇一样在我身上扫来扫去。

    我打量他,又打量他身后的黑袍人。

    我脸色顿时阴沉,有愤怒在胸腔中腾起,我负手而立,沉声呵斥道:“李宗国,见到师父,怎不俯身跪拜行师礼!?”

    “师……师父……”

    “师父……”

    黑袍下的李宗国情绪终于有了起伏,那血色眸子里浮现挣扎痛苦之色,他浑身渐渐开始颤抖,像是正处于煎熬之中。

    戴有恶鬼面具的男人移身挡住我压迫性的视线。

    他冷笑着:“我和宗国都已经决定,不再认行人派三十四代传承弟子身份,我们如今侍奉于人皇陛下,我们是皇者人殷的神域子民,行拜师大礼?楚天啊楚天,如今一无是处的你,还想尊为我们的上师?笑话!”

    我看向这个男人,嘴角渐起一抹冷漠笑容。

    我轻轻道:“这是谁裤裆拉链没拉紧,把你这个阴不阴、阳不阳的家伙露出来了?我楚天与徒弟说话,轮得上你来插嘴!?”

    “你……”

    “楚天,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是方小白!”

    戴有恶魔面具的男人阴森无比的恼怒道。

    我哼哼嗤笑:“想我楚天的徒弟,就特么的没有藏头露尾的人!……死娘炮,就你丫还来装我的徒弟方小白?今天我要是不把你的屎给打出来,老子我算你拉的干净!”

    “宗国,杀了他!”

    那男人恼羞成怒的沉声下令。

    “嗷!!”

    身披黑袍的李宗国嘶吼怪叫一声,浓郁阴气霎时间散发而出,如滚滚浓烟一般向四周弥漫,那双血色眼睛再度被杀机所填满充斥,原来浮现而出的挣扎之色彻底被压制。

    看着这一幕,我心中有些不忍的暗叹一口气。

    宗国啊宗国,你可着实是让师父我,有那么一些失望了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