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管教徒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前后短短不过几日的时间,李宗国的元神竟就被鬼界神魔将操控,彻头彻尾变成了一个邪魔鬼怪。

    这怎能不让我失望?

    想他李宗国,可是大师伯欧少卿悉心调教收下的行人派弟子,大师伯更是对他抱有着很大的期望,而现在……他却成为了邪魔的奴隶!

    堂堂一代行人派传承宗师,怎得就能在这么短时间里被炼成了丧失心智的鬼奴?

    我本还想去救他,可现在……

    哎!

    徒弟不行,说来说去终归还是师父教的不好,是我这个师父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才得落得今日师徒相残的局面。

    为了不使你造孽作恶,为了能够让你从痛苦中解脱;

    我目光从不忍逐渐变得坚定,我双手一握而张开,拉出一杆虚灵金枪,我持枪而立望着被黑袍笼罩的李宗国,我面无表情轻声道:“宗国,动手吧!……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倒也想看看你究竟有多少长进。”

    “嗷!!”

    化身邪魔鬼奴的李宗国嘶吼嚎叫不已,浓郁阴气如同黑烟滚滚般弥漫,那双血色眼睛杀机尽显,但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动手。

    戴有恶鬼面具的男人愤怒盯着我,再次沉喝下令:“你在犹豫什么,还不快上去杀了他!”

    “杀……杀……”

    “死!”

    李宗国怒吼一声,阴啸乍起,阴风激荡,向着我迎面席卷而来,但比起这阴风,他的身形陡然膨胀速度更是快,几乎就在一眨眼的时间倏然穿过距离来到我的面前。

    鬼爪凝五指爪印,于空中撕出一道黑色爪痕,冲我凶猛无比抓来。

    我冷哼一声,跺脚间飘身后退,运转地气托起身形宛如滑翔一般轻而易举躲过这鬼爪,手中虚灵金枪与此同时舞动,隐现风雷之声,就在我落地瞬间,踏地借力,不退反进,一式三十六路天鹏枪法——拢月摘星,完全将李宗国的鬼灵阴身锁定,枪尖金色铭文乍现,携有凌厉无匹的克灭阴邪之力。

    “咦?”

    “这楚天……”

    “怎得跟之前有些不同了?”

    观战的神魔将男人皱眉喃喃,眼睛里流露出意外神色。

    枪锋直捣而出,直刺向李宗国的身体,枪势已完全将他所笼罩,他避无可避,只能选择硬抗或出手抵挡。

    “铮……”

    恐怖力量瞬间爆发,并伴有轻微震颤感散发。

    李宗国的双手鬼爪如铁钳一般握住枪尖,令我无法再突刺进去丝毫。

    枪尖金色铭文剧烈腐蚀他的鬼手,缕缕黑烟溢散,很快就腐烂了血肉,只剩下了骨手在握住枪尖。

    我眉宇微凝,这份鬼灵之力绝不弱于凶灵,甚至是不弱于邪灵!

    我抬眼近距离对视着他的眼睛;

    他血色眸子里,除了无尽的冷漠和杀机之外什么都没有。

    挡下这一枪之后,李宗国似被剧痛所激怒,他再度怪吼一声,张开撕烂嘴角的獠牙巨口,向着我头顶噬咬而来。

    我没有犹豫,果断弃枪而退。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有浓郁阴气正在极速凝聚而来,伴随一声轰鸣爆响,漫天腾起汹汹的黑色烈焰,如同火雨一般遮天蔽日,完全笼罩了我所身处的这一片空间。

    想凭借身法腾挪闪避,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我默运精气,手中掐诀,凭空顿起清脆鹤鸣之音,在我头顶有一轮袖珍红日渐渐升起,有鲜红金光羽翼展开,化成了惟妙惟肖的三足火乌模样。

    在那漫天的黑色火雨面前,这三足火乌明明显得是那么渺小;

    然而,就在火鸟振翅而起时,尖钩鸟喙张开,那如火雨般的黑色阴火顿时被它不停吞噬口中,阴火汹汹燃烧之势虽烈,但却根本不能够伤到这火乌丝毫,甚至反倒被它势压一头。

    “嘤……”

    枪鸣之声传来,那是枪尖突刺穿过空气所引发出的声音。

    我几乎下意识地偏过脑袋,堪堪避过那刺向我面门的枪尖,一枪未中,李宗国手中动作不停,收枪划出一个满月再次砸向我的头顶。

    虚灵金枪在李宗国的手中倒也舞的甚是威猛!

    但是……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我这次不再躲闪,反倒向着李宗国的怀中撞去,与此同时我双手各凝聚出一柄短枪,凭短枪之险克制他长枪之利。

    距离的拉近,令长枪再发挥不出威力。

    “唰唰!”

    我快速连出两枪,将手中短枪贯穿了他的身体,伤到了他的鬼灵阴身。

    李宗国吃痛嘶吼咆哮,舍弃手中虚灵金枪以鬼手向我抓来。

    面对那鬼爪,我却是连看也不看;

    单手掐诀,单手化掌;

    虚灵水和虚灵土于同时间运转,伴随铿锵声现,无数自地面激凸而起的缚魂锁链瞬间捆住李宗国的身体,单凭这地气锁链当然困不住他,但挡他片刻还是能够做到的,另一掌击出正中李宗国的鬼灵阴身,虚灵冰霎时间蔓延而出,覆盖住李宗国的整个身体,冰封厚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加厚。

    此番接连施法,是我眼下所能做到的极限。

    我近距离看着被冰封镇压的李宗国,这徒弟完全被邪魔之力蚀了心神,他还在奋力挣扎,冰块和锁链都在露出裂痕,单凭后天虚灵术困不了他多久。

    时机转瞬即逝,我必须把握!

    我沉息入腹,凝神精气,以心神勾勒符文,以手指为符笔,以精血为朱砂,我抬手穿过虚灵冰于李宗国鬼灵阴身胸前落笔画符。

    这道符我不知画过多少次,早已烂熟于胸。

    几笔勾勒,一气呵成;

    符成一刻顿显金光,天师之力、地师之力、祖师之力自虚空中磅礴涌出,并灌注入李宗国的阴身之中。

    “嗷……”

    李宗国顿时发出凄厉无比的痛苦惨叫,在三师敕令灭邪符的神威之下,他终于再无法做出抵抗。

    “宗国!!”

    “你都做了什么!?”

    戴有恶鬼面具的男人失声惊叫,一切发生的太快,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神令符已然刻画在李宗国的阴身上。

    我冷漠抬眼,望向远处的那男人。

    做什么?

    自然是管教徒弟!

    这道神令符既能杀他,亦能救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