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夺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突如其来的一幕,既出乎了李宗国的预料,更出乎了那戴有恶鬼面具男人的预料。

    明明受他御器驱使的金府雷龙,却在关键时刻临阵倒戈,那由他祭器所施展出的强大力量,突兀之间竟反向着他凶猛袭击而来。

    “吼!!”

    完全由雷霆汇聚,龙鳞熠熠,栩栩如生的雷龙狰狞无比,獠牙巨口当头将那男人的身影吞没。

    一噬邪魔之力;

    二禁邪魔之身;

    只有这样我才能以御器之法夺器,金府雷龙中虽然还有着我的神识灵印,但倘若这神器始终被他以邪魔之力所御使着,我是没有办法强行夺回来的,

    除非,能够隔绝那份邪魔之力……

    而那机会,就是现在!

    借助这神魔将想要凭借金府雷龙杀我之时,喝令龙魂白祈反噬其身,以此彻底隔绝他御器的邪魔之力。

    我清晰感应到元神与神器的联系,那如臂指使的感觉再次回来。

    我眼睛一亮,当即御器施法,沉声暴喝:“枪来!”

    “铮……”

    金府雷龙枪身猛然一震,噼里啪啦声响骤起,它强行挣脱那戴有恶鬼面具男人的手掌,化作一道黑金色的光芒向着我疾驰飞来。

    我抬起手掌,金府雷龙稳稳落于我的掌心。

    这熟悉的感觉,这惬意的感受,这如臂指使的自在,无不令我倍感怀念,未曾想到会有一天,金府雷龙竟重归我的手中。

    我嘴角笑容更浓,心神酣畅之感令我忍不住发出一声长啸。

    啸声扶摇直上九天,隐带猖狂龙吟之音;

    就连这龙魂白祈似也因重回我的手中,而忍不住兴奋咆哮呢,习惯了这件神器的强大,把玩虚灵金枪时总感觉像是玩具,虽然过度依仗外物并不是什么好事,但于我而言,却并不存在那种顾虑,因为我本身就非是寻常人。

    “楚天!”

    “你……你竟敢夺我神器!”

    “我要你死!!”

    那戴有恶魔面具的男人怒不可遏嘶吼,他终于抗住了雷龙的攻击,但金府雷龙的被夺无疑相当于要了他的半条命啊!

    他的身体因盛怒而发抖,那嘶吼声尖锐刺耳,其音混杂,甚至分不清男女。

    想要我死?

    我轻蔑嗤笑更浓,刚刚的你做不到,现如今的你更加做不到!

    刚才你若转身逃跑,恐怕我还真奈何你不得,但现在……就算是你想走,也得先问问我手中的金府雷龙同不同意!

    盛怒之下的神魔将突兀施邪法,一股股血色魔气陡然溢散而出,如雾般逐渐浓郁,并向着四周快速散发,这魔气诡异非常,触之外物必沾染其上,腐蚀其中,以神魔将为中心的一片范围,所有植被作物迅速枯败变黑,所有昆虫蚁类都被腐蚀成了黑色脓水,不过眨眼间这片范围就彻底成了绝对的生之禁地!

    我顿时凝重神情,心中暗骂特么的这家伙破罐破摔了?

    绝不能让邪术持续蔓延,想当初我转世生活的村子就是被魔灵阴气掠尽了生机,而这邪术明显还比魔灵阴气还要厉害十倍百倍!

    附近虽是田野,但南冥村离这里并不远,那一众阴门弟子势必正在赶来的路上。

    若不能阻止他施展邪术,真不知将会造成多大规模的死伤。

    我心思急转,当即便就有了决断;

    擒贼自先擒王,必须要诛灭这神魔将,才能破他的阴邪法术!

    我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全力催动起手中金府雷龙,竭尽所能的激发这件神器凌厉之威,务必做到将他一击斩杀,不给他留下任何喘息的机会。

    “吼!!”

    咆哮龙吟之音乍起,声如雷震,轰鸣入耳。

    我脚踏神行之法猛然前冲,长枪突刺而出,雷霆之力聚集乍现,再凝栩栩如生的雷龙模样,龙眸俯视,龙威压迫,以元神之力完全将那神魔将的身形锁定。

    那男人见此,目光阴沉,挥手间操御邪法。

    血色魔气霎时间凝实,竟化成一片浓稠血海铺天盖地拦在我的身前,浪潮般冲我当头盖了下来。

    腥气扑鼻,令人难以呼吸;

    数米高的血海浪潮完全阻住了我的去路,我身形未停,脚步更快,与此同时暴喝一声:“破!”

    “轰……”

    凶猛雷龙撞击在浪潮上,犹如无形手掌生生压制住了那血海,在剧烈爆炸声之后,轰鸣雷霆将血海浪潮炸出了一个大洞,露出了其后掩藏着的那男人身影。

    距离已然够近,我纵跃而起,持枪如利箭一般刺向他的身体。

    这一枪,你避无可避!

    望着他目光隐现的震惊之色,我眉宇中阴沉更浓,我神情冷漠无悲无喜,我……必将你给诛灭在此!

    数米距离眨眼而至,还仅余咫尺;

    正在我以为这一枪之击必将得手的时候,空中突现折射的无形光影,狠狠撞击在了枪尖上,恐怖反震之力爆发,震的我双手虎口生疼,更是逼退了我的身形,那折射光影亦倒旋而回,可它就好似橡皮擦一样,在笼罩了戴有恶鬼面具的男人身影时,瞬间便将他的存在从这世间抹去,十分突兀的就完全消失了不见。

    维持的邪法破去,凝现成相的血海陡然间消散无踪,只余有一片片血色魔气仍在渐渐扩散蔓延。

    我紧皱眉头,遥望折射光影消失的方向。

    让他逃了么?

    什么人出的手?

    看那法宝,似像是幽冥神器造化飞梭!

    而这件神器,乃是罗刹鬼王泗渊的随身之物,无常阴帅神君曾告诉我,这泗渊与杜子仁在鬼界已下落不明,不知所踪,这也就是说……

    要么,救人的就是鬼王泗渊;

    要么,泗渊已经被神魔将所杀;

    不论是哪种情况,今天都十分可惜的错失了机会,最终还是没能够亲眼确认这家伙的身份,没能够将他诛灭在阳世间,打蛇不死,怕是会后患无穷啊!

    暗叹过后,我环顾周围淡淡的血色魔气,抬手打了响指,顿时有连绵无尽的虚灵火燎原而去。

    那血色魔气很顽强,不过到底是稀薄的无根之物。

    在虚灵火的焚烧和白昼阳气的蒸腾之下,渐渐地还是化成了缕缕黑烟消散。

    “宗国,咱们该走了。”我施法为徒弟遮蔽阴身,开口道。

    李宗国愣愣问我:“可那神魔将呢?”

    “他们已从此地逃遁,或许回归了鬼界,或许仍还逗留阳世间,但这现在都不是我们能处理的事情了,我已经上报幽冥地府并转告道门五宗,自有占宗真人以灵台推衍神魔将的下落,接下来就交给他们了。”我解释道。

    李宗国忙又问我:“但是师父,您难道不回南冥村,不回行人派吗?”

    “眼下这种局面,不回去比回去更好,否则可还会招来鬼界追杀袭击。”我沉吟道。

    李宗国沉默之后,情绪低沉又问:“师父……那您又打算怎么处置我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