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相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叶若妍衣一副冲李宗国瞅对眼儿的样子,我哪能不知道这个迫切想要找心上人的女孩在想些什么。★首★发★追★书★帮★

    说起来真是,祸害谁不好,偏偏祸害上我行人派了呢?

    造孽啊!

    心里正来气的时候,我又狠狠瞪一眼李宗国,你这家伙也是,为什么二十年过去了都不找个合适的人成家?

    李宗国脸上尴尬,心里委屈,辩解着称那没有合适的,总不能随便就找个人成家吧?

    “其实吧,我感觉我们俩就挺合适的。”叶若妍嘻嘻笑道。

    我瞪眼过去:“你闭嘴!就你这模样,你瞅谁觉得跟你不合适?”

    “我哪里差了啦!我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我还很年轻貌美呢,是不啦,大叔?”叶若妍又冲李宗国抛了一个媚眼儿。

    李宗国苦着脸:“师父,这……”

    我嘴角咧了咧,你可别来找我,反正这事儿我已经交给你了,你就自己看着吧!

    于是乎……

    深夜下的小树林里,上演一出中年大叔被年轻姑娘倒追的荒诞戏码。

    而我置身于事外,爱莫能助。

    随便你叶若妍缠谁都好,只要别来缠着我就行。

    “呜……”

    阴寒夜风卷来,有雾霭氤氲飘散,逐渐将山林笼罩。

    于若隐若现之中有两盏白灯笼先行映亮,紧接着一座古色古香的深府宅院从雾气中出现在我们面前——麻衣坊出现了!

    我一直就在等,可终于是把它给等来了。

    伴随着漆红大门打开,麻衣坊里冲出来几个匆忙的身影,他们一眼就看到了我,纷纷露出复杂的神情,那是一种既难以置信又无比激动的情绪。

    “楚天……”

    “真的是你啊!?”

    “楚天!”

    先冲过来是山魈妖肖山,他几乎没有怎么变样子,只是比较二十年前更显稳重许多,但仍是那一头白发的模样。http://m.zhuishubang.com/

    肖山上来就与我一个熊抱,欢呼着难以置信的话,堂堂一个大男人这一刻竟也不禁湿润了眼眶。

    “你果然没死!我就说嘛,你这家伙命属蟑螂,哪那么容易就会死了!”

    “哈哈哈,我可真是想死你了!”

    肖山高兴得不行,抱着我的时候一双大手握拳,不停锤着我的后背。

    我有些呼吸艰难,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兴奋不已的他。

    仔细看过去,出来迎接我的有大师伯欧少卿,折纸门清肃者甄昆,走阴派清肃者岳渊,孟沐和苏洛依,还另有一个器宇轩昂、身穿古式锦缎长服的年轻人,他明明年龄看起来不大,但却有着一种与年龄毫不相符的成熟,他应该就是麻衣坊的老板,曾经鬼胎产子的那个孩子——半缘。

    大家的情绪都很激动,尤其是已然半白头发的大师伯,两眼泛红聚起了泪花。

    我走上前去,行师礼跪拜:“不肖弟子楚天,拜见大师伯。”

    欧少卿见此连忙扶我起来,那一双老手在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他还很是难以置信的在看着我,一时落泪竟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楚天你这家伙,之前竟还敢骗我!”

    甄昆走上前来就给了我重重一拳,打得我握着胸口龇牙咧嘴。

    我解释一句,那是事出有因,而且你这家伙都一把年纪了,怎得还不知道轻重,你的拳头可是很重啊!

    半缘走上前与我躬身见礼,又温言道:“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先进麻衣坊再详谈吧!”

    “也好!”

    其他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我叫了声等等,向远处唤李宗国过来,这徒弟如今有些不太好意思见人,毕竟在他身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硬着头皮走过来的李宗国,更是令大家震惊,见他元神已化身鬼灵,这更加令人接受不能。

    一代行人派宗师,堂堂阴门清肃者,竟反倒成了鬼灵?

    这如何能让人接受得了!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事要问,还是先进去再说吧!”

    我摆手让大家都先进麻衣坊,毕竟在这外面说不好隔墙有耳,终究不是说话的地方。

    鬼灵叶若妍死乞白赖的缠着我们进了麻衣坊,这次她长了记性,谁要敢她走都不行,她就要待在这里,我摇摇头说了句,让她跟着吧!

    待我们都进了麻衣坊后,这座凭空而现的深府大宅,又再度凭空消失不见。

    ……

    这一次见面,不论是我还是他们,都有很多的话要谈要问。

    关于我此世之事倒不重要,我简单解释几句带过,而摆在众人面前的难题,则正是李宗国的事情,他已化生鬼灵之身,这是不可逆的事实,可是……该如何处置呢?

    我将今天发生的交战告知众人,我也正是从那神魔将手中救下的李宗国,并夺回了神器金府雷龙。

    可惜的是,最终没能将那神魔将诛灭,让他给逃了。

    大家听得无不目瞪口呆,他们都知道,这件事绝对没有我说的那么轻描淡写,想从一位神魔将手中救人夺器,这种事光是想想就觉得不可能,但却就是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竟然真的就发生了!

    “我愿效仿恩师,自斩谢罪,不使牵连身边人。”

    李宗国俯身跪在我和欧少卿面前,主动表明自己的态度,他的态度很坚定也很坦然,似乎正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我微皱眉头,轻声叹气;

    欧少卿双目溢泪,痛心不已;

    其他人纷纷露出复杂无比的神色,事已至此,说什么做什么都已经不能改变这件事,可是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李宗国自斩己身吗?

    “难道非如此不可吗?”肖山忍不住开口问。

    李宗国平静回答:“为不使师门为难,当然非如此不可,我的元神早该在之前就形神俱灭,实不该偷生至今。”

    “欧师伯,楚师弟,这……这就没的别办法了吗?”岳渊情急问。

    欧少卿缓缓闭着落泪的眼睛,颤声呼吸,轻轻摇头,他的声音更苍老了几分道:“已成定局,谈何办法?宗国啊宗国,你怎会就……”

    “你们……你们是要杀了大叔么?”叶若妍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孟沐轻声解释:“并非我们要杀他,而是他要自斩。”

    “不行!”

    “我不同意!”

    叶若妍突然拦到李宗国身前,冲我们所有人质问道:“敌人没能杀得死他,你们现在却要来逼死他?这是什么道理?难道只有魂飞魄散才能解决问题?我想不明白,你们为什么非要做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叶若妍,退下!”

    半缘沉声呵斥,神情威严,眼神压迫向那小小女鬼。

    “不!”

    “我偏不!”

    叶若妍执拗的不肯走开,气呼呼道:“大叔又不是做错了事,他也是被逼无奈的,你们既是他的师长和朋友,怎么就一点情面和道理都不讲?大叔明明无罪,凭什么就要魂飞魄散?如果大叔真被你们逼死了,难道你们就觉得这件事就做对了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