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入鬼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若妍这丫头说的话倒也不能算错,但却不适用在这件事上。首发www.zhuishubang.com

    事关师法戒规;

    事关阴门之传承;

    如何能够不予以严惩?

    倘若开了这个先河,日后其他阴门弟子是不是也可以徇私情,网开一面?那届时师法戒规岂不就成了笑话了么!

    在大是大非面前,没有任何情面可讲!

    斩妖诛魔,维护世间法秩序,乃我辈阴门传承弟子当仁不让之责,如何能够容忍执法者反倒堕落成了邪魔?

    曾经的师父王四如是,曾经的我也如是,如今的李宗国自然也不会例外!

    这是身为行人派传承弟子的觉悟!

    我渐渐紧皱眉头,阴着脸沉吟思考,道理谁都明白,也当该如此做,可如今局势毕竟不比往昔,是不是应该取个折衷的法子呢?

    不止我在沉吟,大家的神情都很复杂。

    半缘张了张嘴,还想呵斥这没大没小的女鬼一句,可这时孟沐悄悄拉了拉他,轻轻摇头,以眼神示意他先莫要再说。

    “叶若妍,你不是修行中人,也未承师法持戒规,其中事你自然想不明白。”

    “这是我的选择,也是我当为之事,你不要再说了。”

    沉默中,李宗国突然说话,让叶若妍别再管这件事。

    “你就这么想一心寻死?”叶若妍回过头,气呼呼的瞪着李宗国,那眼神很是恨其不争。

    李宗国平静回答:“是!我愿舍身成仁!”

    “你……”

    “你这个傻子!!”

    叶若妍气得直跺脚,她真恨不能暴揍这个执迷不悟的家伙一顿,把他给揍醒!

    “大家,听我说一句吧!”

    苏洛依这时候站出来,打断了所有人,她轻轻开口又道:“李宗国不是楚天,如今亦不是二十年前,鬼灵之身更非魔尊汨罗那般无法解决,一切都还处于可控的状态之中,不是吗?皇者人殷进犯人间在即,我等每个人都应该发挥出最大的价值,不能再重蹈曾经的覆辙!”

    “可是我……”

    李宗国情急的想要说话,但却被苏洛依瞪眼打断:“你住嘴!既为阴门行人派清肃者,当知身肩之责,不论你是人身还是鬼灵,你都是阴门传承弟子,你都应该为阴门尽最后一把力!……那小妹妹说的也不错,逼你自斩,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一把年纪了竟还这样不知变通,楚天就是这教你的吗!?”

    已然人至中年的李宗国,竟被苏洛依给训的哑口无言,这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

    说起来,在场的一圈人中;

    我、苏洛依、李宗国、甄昆、岳渊等,我们还是平辈,二十年前李宗国和甄昆更是和我年龄相仿,可如今……我转世入轮回,苏洛依肉身冰封于忘川河,我们的外表年龄看起来就跟晚上一辈的半缘差不多,就跟那小小女鬼叶若妍一样的年轻。★首★发★追★书★帮★

    而他们,平辈的朋友大多已至四十不惑之年,曾经还是孩子的晚辈反倒与我们年龄相仿,这种情况多多少少令人感觉有些怪异。

    就比如说眼前这一幕,年龄看起来是苏洛依叔伯辈的李宗国,反倒被她给训斥的说不出话来。

    不过嘛……

    苏洛依却是有着十足的资格训斥李宗国,因为若论起辈分来,李宗国还要恭恭敬敬尊苏洛依一声师叔呢!

    我神情古怪看她一眼,心里嘀咕——

    大姐你训归训,没事儿扯上我干嘛,这听意思是想连我也一起训着啊!

    “看什么看!?”

    “你心里究竟有什么想法,就别藏着卖关子了,还不赶紧说?”

    苏洛依狠狠瞪我一眼,果真训起我来了。

    “你还真是了解我啊你!”我嘴角咧了咧。

    苏洛依又瞪眼,哼道:“废话!”

    所有人都向我这边看过来,李宗国毕竟是我的徒弟,最终如何处置还要我这个当师父的来拿主意。

    我清了清嗓子,道:“自斩己身,乃当为之事,但却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如今世间劫难将起,邪魔鬼灵穿界入世为祸,正是我辈修行人发挥作用的时候,尤其是六派清肃者,那每个人都身肩着扶大厦之将倾的重任,比起自斩己身,我倒另有一个师门任务想交给你。”

    “什……什么任务?”李宗国愣了愣。

    我看着他,开口又道:“入鬼界,探虚实,阻邪魔于阴间之中,履守护传承之责,这个任务会很危险,你愿意接受吗?”

    “师父,您这样安排……会不会显得有些徇私舞弊?”

    “若阴门知晓,六派祖师又怎会答应?”

    李宗国神情落寞的于我问,他身为行人派宗师,身为阴门清肃者,并不是很认同我的决定。

    不可否认,我确实有假公济私的用心。

    我不能就这样让李宗国自斩己身去死,曾经的我那样选择,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六派祖师化身下凡相逼,若当时的我和凝舞不那么做,他们便就会亲自出手诛魔。

    可是现在呢?

    六派祖师何在?

    就连天界都被封闭为了方广玄妙世界中的孤岛,世间人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来应付这场浩劫,那么自然,每个人都应该发挥出最大的作用和价值。

    如此说法,多少显得有些违逆师法戒规;

    但事急从权,我作为李宗国的师父,认为这么做并无不妥,倘若由此造成了什么后果,我楚天也愿一肩承担!

    我将自己的想法说与众人听,我并不为询问他们的意见,我只是告诉他们这件事。

    而最终,愿不愿接受这师门任务,还且看宗国他将如何选择!

    我注视着身前的李宗国,静等他的回答。

    李宗国听我说完这番话之后,脸色神情阴晴不定,犹豫难决,若论私心,听我的吩咐安排自然是最好选择,可若论公心,他身为行人派宗师,身为阴门清肃者,他实在无法允许自己化生为鬼灵之后,还要继续苟延残喘的偷生。

    “大叔,你在犹豫什么呀?”

    “快点答应啊!”

    叶若妍催促李宗国答应,这要是再不答应,那不真成了傻子了吗?

    “师父……”

    “我在!”

    “徒弟自不惧危险,只是……倘若有个万一,我再落入神魔将之手该怎么办?倘若再发生今日之事,又该怎么办?”

    听到李宗国的问题,我不由得心中暗叹。

    宗国啊宗国,为何你见了师父之后,就失了心中主见?

    你并不是当年初入阴门的年轻人,悠悠二十载,你早应该能够独挡一面了,不是吗?

    “这个问题,当该由你自身来回答我。”我认真道。

    李宗国再次愣愣失神,一句反问,令他呆愣半响,他自然听得出我话中所问之意,他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向我俯身行师礼叩拜:“徒弟明白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