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心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短暂的一夜相聚之后,我们众人又将要奔赴各自的命运轨迹,离别既有难舍和伤感,更有关心和担忧,最后所有复杂情绪终化成了一道长长叹息。

    他们走后,半缘很识相的也离开,说是不留下当电灯泡打扰我们。

    “真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苏洛依笑眯眯的很满意。

    我嘴角咧了咧,如果不是看在这位姑奶奶为我受伤不轻的份儿上,我也真想扭头就走了,毕竟这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像回事儿吗!?

    “天爸,洛依小妈我有些累了,扶我回去歇息。”

    苏洛依抬眼轻轻看我,神情似笑非笑,很是有些小得意,她向着我慢慢抬手,还翘起了兰花指,很像是等着小太监搀扶的偏宫娘娘。

    我心里发虚,尴尬道:“我突然想起来,我找半缘还有事!”

    没等我走,一句呵斥响起。

    “站住!”

    “哪去?”

    “你个没良心的,该谈该讲的都说的差不多了,还不知道来伺候伺候我?”

    “哎哟喂,我头晕头痛,身体不舒服,恶心干呕还想吐。”

    “我这都是为了谁啊!?”

    苏洛依说着说着,就作样子捂着胸口,掩面抹泪起来了。

    那架势,真别说演的还像那么回事儿!

    这一下倒好,想走也丫得走不了,我站在原地唉声叹气,满脸的无奈,最终我还是屈服了她那委屈兮兮的样子,谁让我楚天欠了你呢!

    我失神落魄走过去,有气无力拜礼敷衍道:“小的伺候娘娘回宫歇息……”

    “精神点!”苏洛依一瞪凤眸。

    我被吓的猛吸了一口气,这下精神了:“好的,娘娘!”

    “这才对嘛!下次若再敢不听话,小心本娘娘赐你三丈红,哼!”苏洛依得意笑着,哼哼着。

    我小心翼翼搀扶着她那小手,愣愣问:“不是一丈红吗?”

    “要不赐你满江红吧!”苏洛依皮笑肉不笑道。

    我连忙低头认错:“小的多嘴。”

    “哼哼!”

    苏洛依嘴角翘起,笑容更浓,那开心的笑纹从心中直泛进了她的漂亮眼睛里,那略带红晕的俏脸煞是好看。

    这一刻……

    只求这一刻……

    不奢望别的什么,只是想拥有这简单的一刻,只要还能够见面,还能够走进彼此生活里,还能够继续这般甜蜜的纠缠不休,那就已经足够了!

    苏洛依偷偷看我一眼,满意而甜蜜的笑容更浓。

    我注意到了,于是没好气儿回瞪她一眼,玩归玩闹归闹,我不忘提醒嘱咐着她,人魂受损会导致肉身炉鼎的元气也恢复缓慢,所以千万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许闹脾气不许闹别扭,更不许学那个什么叶若妍,眼下还是养好身体为重,我会尽快为你寻来替代之物,从彼岸花灵精那里赎回你的部分人魂。

    “知道了啦!”

    “罗里吧嗦的!”

    “我又不是小孩子,不会闹着跟你添麻烦的。”

    苏洛依噘着嘴哼哼一声,但她还是掩饰不住因我关心而露出的窃喜笑容,我只得是没好气儿又瞪她一眼。

    送回房间,搀扶床上,仔细为她盖好被子。

    “你哪去?”她叫一声。

    我回答:“你好好休息,我还要去办些事情。”

    “不急这一会儿嘛,陪陪我好不好?”她再度露出委屈不已的可怜样子,漂亮眼睛忽闪忽闪的拼命挤着泪花。

    我简直是被她给逗笑了,无奈摇头说:“你啊,怎得学的爱闹了?”

    “会闹的孩子有糖吃嘛!”

    “过来坐下,站那么远是怕我吗?姑奶奶又不会吃了你!”

    苏洛依笑眯眯说着,眼睛弯成了月牙儿状。

    我轻叹口气,确实不急这一时半会,那就先留下来陪陪你吧!

    “楚天……”

    “嗯?”

    “跟我讲讲你的事情吧,你这二十年来都是怎么过的啊?你都去了哪?见了谁?发生了什么事呢?”

    “这说起来可要很长时间的!”

    “我想听嘛!~~”

    “好好好……”

    我连忙答应下来,赶紧打住她将要跟我撒娇似的小女孩儿模样,我尽量控制着情绪和气氛,不让这卧室里弥漫起暧昧和情愫,否则……那就太尴尬了。

    “我想想,这该从哪里跟你讲起呢……”

    “当然是从最开始的时候讲起咯!”

    “行吧!那一年,我刚满十六岁,那一天……”

    这段故事确实很长,也很久,我尽量挑着有意思的事情说给苏洛依听,在成为幽冥阴倌的几年里,确实发生了不少有趣好玩的事情,但同时也发生了很多令人唏嘘的事情。

    有时候,复杂人性着实的令人捉摸不透。

    它明明是一种东西,可它有时会让人感动悲悯到想要落泪,又有时会让人气愤愤慨到想杀人。

    同样的它,造就着众生不同的命运轨迹。

    见惯生死,尝世间苦楚,观人生百态,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修行,起码于我而言那几年生活丝毫不荒废,甚至是对于我的修行心境颇有助益。

    “那后来呢?你有没有遇见她?”苏洛依插嘴问我。

    我微愣,没想到她会问起这件事,我点点头微笑道:“就在前不久吧,当我得知魔灵清尸王入世的消息时,我再遇见了凝舞,她如今是道门符宗传承弟子,隶属于五宗协会。”

    “终究是机缘尚在,缘分未尽!……怪不得你会回来,也怪不得你会找我,如果不是凝舞的话,你恐怕还不知道我的事吧?”苏洛依突然落寞道。

    我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作答。

    以我之前的想法和心性,确实是这么决定并这么做的,倘若不是凝舞的话,也不会有今天我和苏洛依的单独相处……

    “楚天,说说你们两个的事吧?你们在一起都发生了什么?”

    “不说了吧?”

    “说嘛,这有什么好秘密的?”

    “唔……”

    既然她真的想听,我还是继续说起了我和凝舞的事,那段共同的经历中,将我和凝舞的关系越拉越近,虽然凝舞她还刻意保持着与我的距离,但我能够明显感受到,并且能够非常确定,她还是她,还是我的凝舞,即便我们都已经轮回转世,但那份烙印在灵魂中的感觉始终未变!

    回想起临别时的一吻定情,我也不禁露出怀恋和甜蜜的笑容。

    我已经回来了;

    所以……她还会走远吗?

    哪怕她想要走远,我也会拉着她,缠着她,赖着她,上辈子、这辈子、还有下辈子,我都不会放她离开我的身边!

    突然地,苏洛依不说话了。

    当我注意到时,这才发现原来她已经睡着了,我尴尬笑了笑,动作很轻地为她盖好被子,然后转身离开这间卧室,她需要好好休息,而我还需要做很多事情。

    房门轻轻关闭,仅发出锁眼扣动轻微声响。

    就在我刚离开过后,本应熟睡的苏洛依俏脸上终于忍不住滑落一滴晶莹无比的泪珠,她慢慢蜷缩起身子,像是只可怜的小猫儿,她不停抽泣着,却尽量压抑声音不哭出来。

    那份心痛的感觉,令人心碎;

    她哭了很久,委屈了很久,她清楚明白的知道,她所渴望的怀抱并不真正的属于她;

    可是啊……

    她是多么的希望,她能够拥有那温暖怀抱;

    泪痕挂在脸上,泪水打湿枕巾,不该期望的期望,不该失望的失望,那种折磨的感觉在疯狂揪扯着她本就失落的心。

    “明明不想听的……”

    “可我为什么要问呢……”

    “明明不该说的……”

    “可你为什么还要说……”

    “楚天……”

    “你这个傻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