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时候到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半缘将我放在深山老林中,便就回去麻衣坊,雾霭氤氲中那栋古色古香的建筑又缓缓消失不见。「^追^书^帮^首~发」

    至于……

    手段高不高明;

    手脚干不干净;

    我咧着嘴直犯难,想从重重防护之下绑出一个人来,这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更何况我还赤手空拳的。

    早知道应该让半缘留下帮忙的,这个家伙……明显馊主意和鬼点子都比较多。

    但转念想想,我又摇头。

    他摆明了不愿插手这件事,否则也不会提醒我千万别搞砸了,又说他是不会管的。

    这小子……该不会故意给我出难题,准备看我笑话的吧?

    想到这里,我不禁来气;

    熊孩子不管教看来是不行啊,不树立权威的话,丫都不知道怕人的,眼下是没工夫跟你计较,但你可别让我逮着机会了你,哼哼!

    下山,山中无路;

    翠绿山林生机盎然,一片湛蓝湖泊倒映山石于波纹水面,风景真是好不怡人!

    这里确实是一个养老修身的好地方,我藏身在林间,俯视着眼前严防紧守的别墅山庄,渐渐皱起眉头来。

    单单能够观察到的就有将近十个黑西装的安保人员在山庄里行走,这还只是山庄表面防卫力量,暗地里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大人物在陪伴保护。

    郑中林……

    似乎这位老人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重要一些!

    即便是重病垂危,他也是一位绝对的举足轻重的人物,难怪半缘确定只要绑了他,就有很大可能引幽冥阎君出现,怕只怕,阎君陛下还没出面,我就先被道门五宗的人给逮了去。

    还是应该想一个取巧的法子啊!

    可是该怎么办好呢?

    我站在山林中,与周围景色融为一体,我一动不动停留了很久很久。★首★发★追★书★帮★

    时间渐渐过去,日渐西斜;

    落日余晖,霞光漫天,黄昏美景在湖水倒映下煞是好看,宛如将整个翠云山庄都铺满了一层美丽的火红金色。

    有嬉笑话声自风中隐约传来,郑中林老人坐在轮椅,在家人孩子的陪伴下于湖边散步行走。

    两个可爱孩子是那快乐源泉,外公外公唤个不停;

    老人脸上露出慈祥和蔼的笑容,与稚童边走边玩笑着,他的精神看起来非常不错,双目炯炯有神,精神抖擞,只是他病重的身体却已经无法再提供独立行走的支撑。

    我微微有些诧异,这位老人可与那些病入膏肓的老人不同,因为他丝毫没有油尽灯枯的垂死之相。

    许是福德在身的缘故,也许是道门给了他灵药养身;

    不管是什么原因,可以明确确定的是——这位老人生命的最后一程将不会有任何病痛折磨。

    我为难皱眉,倍感棘手;

    真要是出手绑他的话,那岂不是让老人家最后的生命力凭造劫难么?

    这可是造孽的事情!

    但若放弃的话,我又该去哪里寻找阎君?

    其实,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宁愿在这里等到老人家寿终正寝之后,魂魄离体,阎君陛下自然就会出面,可惜……我现在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魂魄离体?

    想到这里,我眼前顿时一亮,心里立即有了主意。

    这法子或许可行!

    不过,还需要一点准备!

    我悄悄隐入山林,藏匿身形消失不见,为了不伤老人天年寿元,这准备还需充分一些才行啊!

    ……

    夕阳垂暮,渐入夜,夜渐深;

    夜空中繁星明亮,弦月当空,浩瀚深邃,安宁宁静,粼粼水波耀亮着点点星光,夜风袭来带有一丝舒爽凉意,它驱散了白天的些许燥热,让人感觉很是舒适。

    “爸,已经十点半了,您真的该休息了。”

    卧室中,一个青年男子十分尊敬的向郑中林老人劝着。

    郑中林拿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摘下老花眼镜,终于露出几分疲态来,他有些虚弱的说道:“越是到了这种时候,很多事越是放不下心!……人呐,只有到了大限将至时,才会真正感觉到时间的宝贵啊!”

    “现在所有事情都已经上了轨道,也提前布置下了应急方案,爸您真的不用这么事事亲为的,当心身体才是要紧。”青年男子又劝一声,递过去水和药。

    郑中林接过橙黄丹饵药丸,以水送服,疲惫的躺平身子。

    “话是这样说,但总担心会出了纰漏,哎……”

    “您只要安心养病,过阵子肯定就能看到结果了,不听我们的,难道您还不听丹师的么?”

    “行吧行吧!”

    青年男人为郑中林放好枕头,扶着他躺平身子,见老人终于是肯休息了,他这才露出松口气的神情,转身动作很轻地离开卧室。

    柔光黯淡的卧室里,又响起郑中林老人的一声喃喃叹息。

    “怕是……”

    “我撑不到亲眼看到那份结果了啊!”

    ……

    丹师么?

    果然,道门五宗有安排高人暗中保护!

    在这形势岌岌可危的当口,竟然还能抽调道门五宗弟子保护这位老人,可想而知老人的身份有多么敏感和重要。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先会会他,否则的话说不定他会碍事。

    ……

    在一间布置别有风雅的厢房外,我找到了那位正在盘膝打坐的丹师。

    出乎我意料的;

    他的修为与我差不多,也是元神现的境界;

    只是,他竟丝毫都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这可真是天助我也!

    我笑了笑,悄然施法凝地气拢结界,屏蔽此处内外所扰,在术数法力控制方面我的功夫火候同等境界的修士,怕是真没有几个能比得了的!

    几乎神不知鬼不觉地借走阴术布下一方结界,而后我悄然退走,正是开始绑架计划。

    ……

    今天的梦对于郑中林来说,很沉很沉,说不清楚都梦到了什么,但他能明显感觉到他陷入了其中,无法自主清醒过来。

    浑浑噩噩的感觉,令人精神虚晃,甚至难以集中注意力去思考。

    天在旋,地在转,上下颠倒,天地不分;

    终于,眼前有一道明亮传来,郑中林老人像是溺水的人看到了希望,拼命向之游了过去。

    突然间明亮照耀天地,周围环境渐渐分明。

    头顶弦月孤悬,夜色当空,繁星尽皆消失不见,他正行走在一条上山的路上,四周雾气蒙蒙,山林隐约,除了上山的路是清晰之外,其余各处皆深陷入雾气之中。

    郑中林老人不禁微微一愣,随后便就反应了过来。

    “是时候到了么?”

    “竟这样快……”

    “哎!”

    郑中林老人苦涩而笑,抬步攀登石阶上山,去见那准备将他拘入幽冥的勾魂使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