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谈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仍旧是那一尘不染的白西服,仍旧是那英俊挺拔的身姿,偏分发型梳的一丝不苟,精瘦脸颊,唏嘘胡渣,高挺鼻梁,目光带着暖意,正一如二十年前时的那般,没有丝毫的变化。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可终于是把您给等来了啊!

    我的阎君陛下!

    我嘴角微微翘起,划出一抹笑容,向着他看过去。

    “哼,亏你还笑得出来?”

    这位外表酷雅无比的男人阎君陛下,冷哼一声之后,阴着脸自顾自走进凉台中,自顾自端杯倒水,一点儿都没有把自己当外人。

    “再见阎君,又逢故人,怎得会笑不出来呢?”我脸上笑容更浓。

    阎君眼角余光瞥我一眼,再次冷哼。

    “阎……阎君?”

    “你就是那位阎王爷!?”

    “你你……”

    郑中林望着阎君目瞪口呆,张开的嘴巴久久不合拢,他看起来似乎认识他,似乎还跟他很熟悉。

    我心中诧异,看来阎君陛下可是没少行走人间啊!

    阎君陛下抬眼看去,面无表情,他抬手虚抓,恐怖无比的拘摄之力顿时将郑中林的魂魄笼罩,转瞬郑中林便就从这里消失了不见。

    我心中微微一震,再看向阎君陛下可是震惊不小。

    就在刚刚,阎君明明就坐在我的面前,可实际上有一股玄妙的移转之力直接携郑中林魂魄回到翠云山庄,并将他的魂魄归于身壳之中,这一番大神通法术根本未曾惊动任何人,就好似一阵风卷来又一阵风卷去,事情便就轻描淡写的做完了!

    “好厉害的手段,好玄妙的神通术,真不愧是幽冥之主,阎君陛下啊!”

    “少拍马屁!”

    阎君陛下做完手中事,冷冷瞪我:“你小子行啊,竟能有办法敛藏一个人的生机魂魄,让幽冥世界误以为此人已经枉死,说吧,怎么办到的!?”

    我嘿嘿一笑:“单凭我的术数手段自然办不到,不过山人另有妙法。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狗屁妙法,所凭所借是崆峒印之神异吧?”阎君冷哼问。

    我仍厚着脸皮恭维说:“阎君陛下见知卓绝,我正是所凭借崆峒印之神力,否则我哪有那般天大的能耐可以瞒得过丹羽竹书啊?”

    “很好,既然你承认了犯罪事实,我也省得再拉你回地府进行审问。”

    “最近幽冥刚推出一款套餐服务,挺适合当被处以极刑的你的,你这便就入幽冥世界享用去吧!”

    阎君陛下说动手就动手,没有丝毫情面可讲。

    当即,有神格之力也将我的元神笼罩,恐怖无比的拘摄之力同样作用在我的身上,强大的拉扯力量不停拖拽着我向地下沉去,就好像是有一个巨大的无形旋涡正欲将我给吞噬,即便我是想逃也根本无处可逃。

    我被吓了一跳,根本就没有料到阎君竟会动怒。

    他已经施展起了大神通术手段,旨在强拘我的元神魂魄,我下意识便催动神器金府雷龙之力与他对抗。

    “吼!!”

    龙吟之声响彻,音波激荡,对拼的法力波动掀起股股气浪四散席卷。

    这片结界空间世界根本无法承受这纠缠的强大法力,轰声消散,我和阎君陛下的身形显露在荒山野林中,四周不见雾气蒙蒙,更不见凉亭石桌茶盏。

    我盘膝坐于地,金府雷龙凌空飘浮在我的身后,不时吼出龙吟之声。

    这件神器就好似定海神针一样,在竭力稳固着我的身形,而在我的四周地面则有阴气浓郁的无形旋涡旋转,一寸寸的拖拉着我的身体进入深渊。

    而阎君陛下,则就正在我的面前,冷冷注视着我。

    “金府雷龙?”

    “楚天,你小子可以啊,这神器听说流落到了鬼界之中,如今竟又回到你的手中了?”

    “不错,厉害,到底是没让我失望。”

    “但是……”

    “一既是一,二便是二;你楚天借正道神印偷入轮回,又借正道神印行为非作歹之举,这一切既发生在我的面前,那我就不能不管!”

    “你,就乖乖的俯首认罪吧!”

    阎君陛下冷哼着,三言两句就彻底定下了我的死罪。

    “等等,先暂停一下……”

    我情急大叫,我当然知道阎君不止会有如此手段,他要是强行想拿我的元神,那我今天铁定要冤了!

    “等什么等!?”

    “小小修士,竟敢欺瞒幽冥世界,戏耍本君王?”

    “既有摸老虎屁股的胆量,那你也要有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的觉悟,领罪受罚吧!”

    阎君陛下骤然加大操御神格之力,我以金府雷龙护身的压力骤增,在那恐怖撕扯的旋涡里我再难维持身形不动,单凭金府雷龙,根本就敌不过那堂堂一界幽冥之主的神格君位之力,若是被这大神通术给吞没,那铁定是会打落幽冥炼狱的最底层,甚至……可能是阎君陛下的私狱之中!

    我咬紧牙关,不得不再次催动正道神印与其对抗,这才能够在阎君神格之力的恐怖压迫下稳住身形,我大叫道:“找你是有急事,不然我也不会出此下策了,咱们能不能先谈谈?”

    “谈个屁,跟你没什么好谈的!”阎君一口回绝。

    我忙认错求饶:“绑架魂魄这件事我确实做的不厚道,但真的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你堂堂幽冥阎君,大人不记小人过,能不能就先放我一马?大不了我将功赎罪总行了吧?”

    “将功赎罪?说来听听?”阎君来了兴趣。

    靠!

    想让我说,你丫得倒是先收了神通啊你!

    在这种情形下让我怎么说?

    但我可不敢就这么跟阎君陛下讲话,我赔笑道:“咱先收了手,然后再谈,怎么样?”

    阎君轻飘飘打量我一眼,似乎正在考虑;

    我咬牙暗恨,你就故意给我拖时间吧你,但我有崆峒印在手,你阎君陛下想就这么拘我回幽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行吧!”

    “且听听你要说什么。”

    阎君哼了一声,挥手间操御自如收起神格之力。

    我身上压力骤然消失,这险些没让我从地面弹起来,我脸色微微有些发白,没好气儿的瞪着眼睛,仅仅不过几句话时间的斗法僵持,竟就将我浑身精气近乎消耗一空,若不是正道神印在我的身上,今天恐怕真的就悬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