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龙门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幽冥神器黄泉台,如今竟然是在钱王寨烛阴山里!?

    阎君陛下自然是不会骗我,他说在那,便就真的在那,只是我很奇怪此件神器对于幽冥世界可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为什么阎君又将神器送回了烛阴山?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因为阎君已然离开。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微皱眉头,这么说来还要重走一趟烛阴山才行,总之,黄泉台我是一定要取回来的。

    时间紧迫,我没有再在翠云山耽搁。

    离开这片山林之后,我马不停蹄向钱王寨赶去,一路转了几趟车,这才终于赶到钱王寨,而时间已然是两天以后。

    本来吧……

    我是想找半缘帮忙,借麻衣坊之神通直接于阳世间穿界而回,这样一来可节省大量的时间。

    但谁知道,却是遭到了半缘的婉拒。

    他与我一脸认真的言道:“麻衣坊并不是万能的,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而且能够开启穿界门户入阳世,全凭的是神君娘娘之功,非是我的能力,所以大哥我不能为了天爸的事情就坏了规矩,毕竟以后麻衣坊还要开门做生意,大哥我还要与神君娘娘有个交代,希望天爸能够理解。”

    于是乎,我就只能搭车赶回云山市。

    我是看不懂半缘这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明明举手之劳,他却不愿意出手帮助,依他话说,那间鬼店的规矩可远比他的命还重要,因为那关系着神君娘娘的宏愿求证,所以他不能为我而坏了规矩。

    听他这么一说,我便没有再强求。

    麻衣坊的事我虽然了解不多,但有一点我很清楚。

    这鬼店的存在,既与神君娘娘孟蓁的修行求证有关,也与那三生石化生灵精孟沐有关,半缘他看起来是在守护麻衣坊,但其实应该是在守护着那孟沐吧?

    他的事,他不愿让我多问;

    那我便就不问;

    男孩子总有成长为男人的那一天,若有能力去守护好一个人,那也是一件很让人羡慕的事情。免-费-首-发→【追】【书】【帮】

    ……

    在这两天里,世间发生了许多事,甚至其中有一条还关于着我。

    幽冥传达谕令,通报世间统招兵役阴倌,鉴于鬼界穿界门户频频开启,特将阴倌之职细分为二:一为兵职,履监守之责;一为军职,代行阴兵鬼差之事。

    其中,我便就被任命为了军职!

    简单地来说,这相当于是升官了,因为之前的阴倌身份并不能完全代行阴兵之事,比如说拘魂索命一类,这种事情阴倌就无权插手过问,而现在军职阴倌则能够代行此类事情,只是我们仍没有阴兵鬼差的编制身份,也就是说哪怕是我们身死之后,也无法真正意义上的成为阴兵鬼差。

    不过升官便有升官的好处,军职阴倌拥有着临时调动指挥兵职阴倌的权利,这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便可以向那些普通阴倌下令行事。

    嘿嘿嘿……

    这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最近明明什么都没干,竟然就给我升官了,不过当我收到来自许由的祝贺消息时,我立马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原来……是这家伙给我安排的啊!

    除了这个之外,还另有几件大事;

    瑶池仙境内有妖兽作乱,并形成了相应势力;

    国内一些地方凶兽为祸,有异灵频频出现;

    两界门户开启,已有鬼灵穿界入世,五宗协会虽然及时处置,但却未能够将所有鬼灵尽数诛灭;

    玄言子于道门传达谕令,人皇麾下神魔将即将入世进犯;

    ……

    每一个消息,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也难怪幽冥会有所动作,照这样看来,一旦两界攻守大战形成规模,恐怕谁也无法再独善其身。

    我摇头叹息,到时候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无辜而丧命。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啊!

    ……

    再次来到这钱王寨,这里的变化简直令我瞠目结舌。

    曾经,钱王寨因神灵后裔烛女之诅咒,导致这里的人生成双、死成对,否则便就会化生鬼灵噬人,而今天的钱王寨,早已经摆脱了那诅咒,但另有一种信仰却在悄然流行,并且因为钱王寨的修祠建庙形成了不小的影响力。

    也只有钱王寨的人财大气粗,才能做得出这种事情来!

    可当我看到神坛之上所供奉的神灵金身雕像时,我不由得面露古怪神色,未曾想二十年的时间过去,我竟真的被钱王寨村民给抬进了神坛……

    还别说,人群来往,香火旺盛;

    只是看着那些善男信女在虔诚跪拜,我这心里感觉总是怪怪的,若说是在拜我,可我并不在神坛之上,若说不是在拜我,那你们究竟是在拜什么呢?

    “帅哥,求张姻缘符吧!”

    “龙门神很灵的哦,你看那些小年轻,都是受龙门神保佑才能走到一起呢!”

    庙里卖符的大姐与我推销搭讪,一定要我求张符。

    我嘴角抖了抖,原来我龙门神管天管地,竟然还管着姻缘,封建迷信,确实害人不浅呐!

    摆脱这大姐,我径直往那大殿金身神像走去。

    我抬头仰望着神像,那面容五官与我既像又不像,显然金身塑像之时有经过艺术加工,不过这样倒也好,免得我会被旁人给认出来。

    “我知道你在,现身说话!”

    以元神传音,送入神像之内的寄身灵印中,此处有邪祟正在享受供奉香火。

    “你是何人?”

    一道分辨不清男女的中性之音响起,与我反问。

    我嘴角冷笑,传音问道:“哦?你难道听不出我的声音来了?”

    “楚天!”

    “你是楚天!”

    “你竟然未形神俱灭!?”

    那声音震惊无比,恍然认出了我是谁来。

    “烛女,没想到竟是你在这里装神弄鬼,二十年前我将你打落神坛,现如今你还敢重操旧业,邪淫乡里?”

    我冷哼一声,当即便就准备动手施法。

    “住手!”

    “你不能杀我!”

    烛女连忙大叫一声,喝止我的动作。

    “为什么不能?”我冷笑反问。

    烛女却是道:“请龙门神阁下先于烛阴山中一见。”

    我微皱眉头,搞什么鬼?

    神神秘秘的!

    不过烛女既然在这里,那黄泉台便也一定在这里,先去烛阴山中看一看再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