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并非超脱神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所谓信仰之力究竟是什么,这很难用三言两语将它描绘得清楚。

    烛女让我尝试施展御器之法,以元神身心进行感受,但要小心保持元神清明,以冷眼旁观即可,不要被斑驳杂念侵袭冲击了元神。

    按照她所说,我施法御器进行尝试;

    就在那么一瞬间时,我的元神身心与黄泉台一体,神识灵印遍布整个钱王寨附近内外所有金身神像,我像是缓缓睁开了眼睛,我立于神坛之上,我俯视着芸芸众生,无数细言碎语萦绕耳畔,直入元神之中,它们明明很微弱,几乎微不可言,但当凝聚在一起时又是如此坚韧而纯粹。

    它们正在与我虔诚的祷告——

    无数愿望清晰无比印入我的脑海,有好的,有坏的,有希望保佑的,有祈求惩恶的,有渴望得到的,更有想让神灵降下诅咒的……

    那一声声内心中的呼喊,不停冲击着我的元神;

    我元神一震,立即按照烛女所提醒,保持清明元神即可,不予回应,冷眼旁观,我就好像是高高在上俯视人来人往的局外人,我直到现在才明白,原来神灵自有其难,在这种情况之下,张三祈求明天有雨,李四希望明日天晴,作为神灵又何以能够进行回应呢?

    众生痴者,犯于欲,受于情,苦于不得,陷于不甘难舍,红尘苦海莫过如此,苦海无涯也莫过如此。

    我心中隐隐有所明悟,但却又抓不到和摸不着;

    这关劫,直指出神入化;

    而我如今不过元神现的修为境界,距离那般大神通境界还很远,固而有所体悟却无法参透,即便是我前世之身,也没能够修入世间法尽头的境界成就,所以此刻才会有似得似不得之感。

    当我愈发以“神灵”目光观芸芸众生时,我的元神也便愈发清明。

    虔诚而纯粹的信仰之力化作金丝光线缠绕,徐徐融入进我的元神,它明明是那么微弱,但它却又如此的神奇,我的元神魂魄像是受到了雨露滋养,得以凝实成长,虽然这种成长几乎微不可察,但倘若虔诚供奉的信徒足够多,神域道场足够大的话,这种助益也可想而至将会多么恐怖!

    我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人皇会在鬼界建立神域道场,他被魔尊汨罗夺了半身人皇之力,他迫切需要休养伤势并重凝人皇之力,而能够帮他的也唯有这虔诚信仰之力。

    因此,他才会于鬼界蛰伏二十年!

    非但如此,世间之众生,阴间之魂者,鬼魂阴身可与生人肉身有明显不同,其本身就完全是一种能量体,那鬼灵更是能够向人皇献祭出己身,照这么设想的话,人皇动念间岂非即可摄取亿万魂者鬼灵?

    难怪阎君陛下与我言道,若不能持正道神印废去人皇之位,便就绝无可能杀得死他。

    可即便是我手持有正道神印,又安然能够废去他的人皇之位?

    如今,这正道神印还并不完全受我操御,能够动用其部分威能已是我的极限,即便是我有心想要去做,却也根本无力能够做到。

    “哎……”

    长长一声叹息,叹尽无奈。

    我停止御器黄泉台之法,元神身心渐渐退出神像灵印,感受着己身魂魄的细微成长,我突然想到凝舞收回玉龙雪山神庙之中神识灵印的情景,那因感召神迹而建立的神庙被供奉了上千年之久,该是聚集了怎样的信仰之力?

    难怪事后凝舞莫名性情大变,许是一时无法从那“神灵”超脱的目光走出来。

    毕竟,我们并非真正的超脱神灵;

    即便保持元神清明,以冷眼旁观,可终究也会受其影响心境。

    “龙门神阁下,您怎么了?”

    “为什么叹气呀?”

    烛女突然跳到我身旁,眨着大眼睛冲我好奇询问。

    “我说,你这样让我很是有点不习惯。”我一脸古怪的与她道。

    烛女奇怪问:“哪里不习惯?为什么不习惯?”

    “你还记得你曾经是什么样子么……”

    我想了想,与烛女稍稍描述了下她曾经的模样,那种目中无人的凶厉,那般高高在上的狰狞,那自负为神灵后裔的超脱,那睥睨芸芸众生的高贵,曾经的她与现在的她完全是两个人,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是这样么?”

    烛女旋身一变,整个洞穴里陡然间妖风大起,凝成一股恐怖的黑色飓风。

    飓风之中半人半蛇的身影若隐若现,伴随尖锐刺耳的狰狞嘶吼,飓风霎时间四散而去,露出一个人面蛇身,身长数米,无足却有着双手的恐怖怪物,那张人类面孔上的神情,轻蔑阴冷,五官精致,露着诡谲阴森的狞笑表情。

    “吾名烛女,乃天地造化而生,神灵烛阴之后裔,汝胆敢冒犯吾之神威!?”

    “嗤……”

    狰狞人面上獠牙毕露,冲我吐着猩红长舌,甚是恐怖无比。

    那股凶威压迫着我的心神,霎时间令我汗毛倒竖,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我几乎不加思索召出金府雷龙紧握手中,举枪于身前,遥指烛女的恐怖身影。

    “咯咯咯……”

    清脆悦耳的笑声尽显调皮,那怪物身影一旋身又化为了绿裙少女的模样。

    她冲我掩嘴笑个不停,模样很是可爱。

    我微微愣了愣神,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没好气儿的收枪而立,严肃无比的瞪着眼睛。

    常年打鹰,今儿个反被鹰给啄了眼;

    没想到我竟被这丫头给耍了;

    好气又好笑之余,我心中又不禁很是意外,如今的烛女确实已经与往昔不同,怖相本相收放自如,这表明着她修为的精进,现在的她已经不仅仅再是那只凶厉无比的怪物凶妖了!

    “龙门神阁下赎罪,我只是想与您开个玩笑而已。”烛女俏皮笑着,施礼与我赔罪。

    我瞪了她一眼,没好气收起金府雷龙。

    既是玩笑,我哪里能跟她一般计较,就算看在她有所成长的份儿上,我也不好责怪她什么。

    “对了,有件事提醒您一下。”

    “什么事?”

    “这两天里您的手机时不时响个不停,许是有人有事找您,您快看看吧!”

    “什么玩意儿!?”

    我听她这么一说,不禁大叫出声,连忙掏出自己的手机来,同时又问道:“已经过去了两天?你确定已经过去了两天?”

    “确实是两天呀!”

    “修行中不知岁月,这很正常的。”

    “我第一次行鬼修之法时,晃神间世间消逝了三年岁月呢!”

    烛女俏脸上神情认真地与我解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