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向死而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凝舞与我发信息的那天,五宗协会三位麒麟组修士正准备再进入山中。

    三人各擅其道,明玄道人破邪障,洞真道人除煞局,凝舞则主持雷法诛凶魔,以三人联手合力还能解决不了此地的鬼灵和极阴之地?

    明玄道人背手言道:“不用再多此一举与幽冥阴倌联系,既不是两界门户开启,又何必询问于幽冥?”

    “阳世自有阳间法,阴间自有阴间律,此地之事乃远古大凶为祸,尚属阳间法的范畴,有我等三人已经足够,莫再作耽搁了。”洞真道人也赞同言道。

    两位前辈都如此认为,凝舞也不好再坚持意见。

    于是乎,三人当天便就进入了山中。

    起初时一切顺利,他们也在山中遭遇了强大的邪魔鬼灵,那并非一头,而是接连三头邪灵,但可惜前来诛魔的乃是道门高人,尤其是凝舞的一手雷法其威更甚,几日未见,明显修为境界又有所精益。

    邪魔伏诛,煞局便破;

    山中数处极阴之地的问题均被洞真道人以堪宗神通术,引地气山川龙脉,凝阴阳调和之力,重立风水格局,破去阴煞积聚。

    洞真道人自信言道:“此法可保百年无患。”

    虽然他们还未找到远古大凶的踪迹,但接连破除煞局的顺利,却也让他们信心倍增,想当然的便也认为即便真有大凶魔兽,应也不难对付。

    出发,前往最后一处极阴之地;

    凝舞与两位道人作好完全准备之后,再次进入了山峦之中,也正是这一次令他们遭遇了险情。

    从始至终,他们都未能找到大凶之兽的踪迹。

    但是……

    他们却见识到了那封印大凶之兽的庞然阵法术式!

    以千里地气龙脉为基,合纵连横,共立九杀九镇十八道阵法阵基,当他们步入这以天地为阵法的大阵中后,明玄道人和洞真道人的脸色终于是变了,二人几乎同时间认出了这是何种阵法,此为远古之时传说用以镇封不灭邪魔的诛魔阵法,名曰——命融!

    远古之初,三界未分;

    当时有一些强大无比的邪魔根本难以消灭,杀之不死,那是真正意义上的与天地同寿,永存不灭。

    后来天尊帝君与人皇陛下商议,联手施以命融诛魔大阵,效仿创世神灵身化万物之神异,将那一头头不灭邪魔永镇天地,令使邪魔之身躯化山川,邪魔之百骸凝丘陵,邪魔之血液聚湖泊,反哺阳世间的天地灵气。

    现在已经无从想象当时是何种的神奇大神通法术,总而言之,天尊帝君和人皇陛下做到了!

    可真正令人惊恐万分的是——

    传说,竟然为真!?

    “不会错的,不会错的,此阵绝对就是命融诛魔大阵,那远古之初玄穹高天尊与人皇陛下合力布下的大阵,绝对不会错的……”

    明玄道人一时心神失守,竟不停喃喃自语起来。

    他脸色苍白,神情骇然,眼神惊恐,双手都在忍不住的阵阵发抖,相比较于识出这诛魔大阵的震撼,他更震撼于真人玄言子预言所指的远古大凶出世,竟是传说中的不灭邪魔!

    “这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单凭我们何以能够杀死不灭邪魔?”

    “就连天尊帝君和人皇陛下,都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阵法封禁,我们又何德何能可以诛杀了这邪魔啊!?”

    “逃!”

    “快些逃!”

    “我们快离开这里!否则晚了就走不掉了……”

    洞真道人的表现更是不堪,俨然已被破了道心,再无法提起诛魔斗志。

    凝舞秀眉紧蹙,美眸中闪过一抹雷芒,唇齿轻启沉声低喝道:“二位师叔!我辈修道士,遇邪魔为祸,岂可不战而逃!?”

    一声拷问,直印入两位道人的识海。

    霎时间犹如雷声轰隆,雷鸣乍响,强行压制下二人的恐慌情绪,这才让他们能够冷静一些。

    “这并非不战而逃,而是……”

    明玄道人冷静下来后,却也仍面露绝望之色,他让凝舞以元神观之这片山峦,自然一切便知。

    凝舞不解,但也照做;

    以元神之力观想山峦,此地面貌逐渐皆入识海,起初倒还不觉有什么特异,但随着凝舞观之越广,绝美容颜竟也渐渐失了几分血色,那震撼之情几乎溢于言表。

    一副仿佛以山河为笔触的巨画浮现;

    一人身形惟妙惟肖现于识海;

    道道青黑色山脊,宛如浓稠画迹,描画出一人盘坐身影,他身披黑袍,五官朦胧,头戴缠帽冠冕,目光邪异,炯炯有神,似正在冰冷发笑。

    凝舞心神一震,连忙退出元神观想,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

    “那……那是什么!?”

    “凝舞师侄,现在你明白了吧?我们……正身处那远古大凶邪魔之体所化的肉身山峦中,我们也陷入了命融诛魔大阵里!”

    明玄道人绝望而笑道。

    “走,现在就走!或许我们还有逃出这大阵的机会!”洞真道人再次惊恐催促道。

    明玄道人癫狂笑着:“进来容易出去难!况且,那凶魔又岂会肯放我们离开?”

    “那不然怎么办啊?”洞真道人急道。

    “走不了,也躲不掉,既如此,当然是留下舍身诛魔了”

    “二位师叔……”

    “事已至此,请不要再轻言临阵脱逃,唯有向死而生,我们才有机会真的离开这里!”

    “谁若能活着出去,还请第一时间将这里的事上禀道门五子。”

    凝舞周身雷芒隐现,神情坚定,不见丝毫动摇。

    她所修之雷法,本就为摒弃男女之情以成大道,而今又岂会再让这恐噩情绪动摇了心神?

    明玄和洞真见此,不禁微愣,随后面露羞愧之色。

    正如凝舞所说,这种情况之下,唯有向死而生,舍身诛魔,方能谋夺一线生机,即便最终真的会身殒此处,我辈修道士亦无愧于道门传承!

    ……

    “靠!这到底是什么鬼玩意儿!?”

    “卫星地图拍下的不应该是起伏山峦吗?可这怎么……怎么看起来那么像是一个盘腿坐着的人?”

    “大爷的!”

    “这诡异笑容,怎么看怎么让人心里发毛!”

    “未免太像了吧!?”

    我盯着手机里的卫星地图,不停放大缩小仔细确认,可不论怎么看怎么像,以至于最后我深深确信那绝对就是个人。

    可是,山形地势怎会汇成了人形?

    难不成山也成精了!?

    我紧皱眉头,心里不好的预感愈加强烈,从五宗协会那里打听来的消息,凝舞正是去了这片山峦附近,而直到现在我也始终联系不上凝舞,我不知道这两者是不是有什么关联,我也由衷的希望最好是不要有关联。

    我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了,可是……我还需要一些时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