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山河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叫牛津的男人,明年便就三十岁了,他正是附近十里八村的村民。

    如他所说,他是一位法师!

    而且是黄土坡坡上非常知名的牛大师,他所修为古时阴阳道传下的法术,但要问起他的传法上师是谁,这他可就说不清楚了,因为这混口饭吃的衣钵还是从另一个神棍大师手里接过来的,师父压根儿没来及教他什么东西,就撒手归西,跟阎王爷喝茶去了。

    简单地说——

    一无传承门派;

    二无上师传法;

    三无授戒守规;

    打十几岁的时候开始起,牛津就继承了牛大师的名号,且不说他究竟有没有真本事,但他确确实实就是一个野路子法师,说是神棍都是客气的。

    “你说,是你先到这里来的?”简单了解过后,我皱眉问。

    牛津不停点头:“是啊!”

    “你来这里做什么?”我又问。

    牛津理所当然回答:“当然是驱邪捉鬼啦!……前辈,您到这儿来,不也是为这个吗?”

    “就凭你!?”我满脸狐疑古怪。

    牛津顿时不乐意了:“您这话是几个意思,瞧不起人啊?凭我咋了,人不可貌相,我也是有真本事的人,否则我怎得担起牛大师的名号?”

    我懒得跟他废话,听他在这儿给我吹牛。

    我直截了当的与他询问,有没有见到两男一女来过这里,又知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前辈,原来您是要找那三位仙师啊?”

    “早说嘛……”

    “这事儿你还真问对人了,我虽然没见到他们,但我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牛津嘿嘿一笑,与我道。

    “你知道!?”

    我不禁惊喜,忙道:“快带我去找他们!”

    牛津连连点头答应:“行行行,那个前辈,有没有好处费啊?随便赏点什么呗?”

    “好处费?”我阴下脸来。

    牛津笑眯眯道:“对啊,找个向导也要给钱的吧?况且您还是修道的前辈,这相见既是有缘,也应该留下一段缘法的嘛!”

    “我给你个大耳刮子信不信!?”

    不由分说,我押着这牛津就抓紧时间赶路,大爷的我们出生入死诛灭邪魔,你还腆着个胖脸好意思张口要好处费?

    若是真有凶兽邪魔出世,附近十里八村都得等着尸横遍野!

    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况且……

    老子兜里也是没钱!

    “前辈,没钱给东西也成啊!”牛津苦着脸道。

    我狠狠瞪他一眼,老子这有祖传的一套降龙十八掌你要不要,不然先赐你两掌尝尝滋味儿?

    要是打得不疼都不带给你算数的!

    最终,牛津在我威逼之下还是老老实实带路,我是想到竟会遇到这么一个滚刀肉一样的人物,不过也有幸他给我带路,这可为我节省了不少的时间。

    约莫两个小时之后,我们站在青黑色山脊上,眺望远处由复杂地形拢成的山谷。

    “穿过这葫芦口,后面就是阴气积聚不散的地方,之前的三位仙师就是进到了那里去。”牛津指着远处与我道。

    我紧皱眉头,从元神感应上看,此地阴气浓如雨云,聚而不散,却是大凶之地。

    “你能确定他们就在这里?”

    “确定!他们肯定就在里面,我哪敢骗前辈您呢?”

    “那走吧!”

    “前辈前辈,我就不跟着您去了吧?这个地方太邪乎了,里面不但有厉鬼更有凶物,这要是到时候有个好歹,您还得分心保护我,我……我那个就不跟着添乱了。”

    牛津殷勤似的赔笑,直摇头,死活不肯走进那里面。

    我想了想,还是点头:“也好,那你在这里等我。”

    “前辈,那我预祝您马到成功。”牛津长长松口气,脸上都笑开了花。

    留牛津在这里等候,我纵身从山脊上跃下,施法御神行之术,借风托着身子向前滑行,随后一个翻身完美落地,再继续向前狂奔而去。

    牛津望着我的背影,殷勤笑容渐敛,转而变得皱眉忧愁。

    那带有浓浓担忧意味的眼神,一改之前的轻佻,他远远眺望着葫芦口后的山谷,眺望着被山谷完全遮挡了阳光的阴森之地,许久之后,他发出长长一声无奈叹息,喃喃道:“尽人事,听天命,且看命运造化,希望你们不要怪我。”

    ……

    葫芦口足有上百米远,两侧山峰高耸如山崖,若在古时战场这里可是绝佳的伏击之地。

    我以神行法狂奔而去,一头撞进了里面。

    甭管这里是不是有伏击,但若凝舞身陷其中有危险,我就必须要冲进去救她!

    百米距离,转眼即逝;

    当我真正进入其中之后,像是突破了一层虚无的屏障,我立即便反应过来,这里乃有山河阵法!

    我心中一惊,立即回头看去,可身后……根本无路!

    原本是宽不过几米的葫芦口走廊,山峰高耸如崖,此刻却是变成了一望无际的黄土高原,地形起伏,千沟万壑,有燥热的风卷着黄沙吹来,一片凄凉之景。

    我顿时眉头紧皱,心脏都在狂跳不已。

    这里怎会有山河阵法?

    而且范围这么大?

    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这山河阵法与我一直所布下的虚灵结界有很大不同,不似色界穿行,可为什么突兀挪移了空间?

    靠!

    这是什么人在此留下的通天手段?

    “嗷……”

    状似癫狂的凄厉狂嚎突然传来,有浓郁阴气夹杂在风中向外弥漫。

    “轰咔!”

    奔雷乍响,银蛇耀亮天际,蜿蜒劈落在地表。

    这法力波动……

    是凝舞正在施雷法!

    我无暇再去想那些不解疑惑,挥手间召出金府雷龙,拔腿向着正在激战的战场冲去。

    远处几公里之外,凝舞身形狼狈,正陷入苦斗。

    她无法摆脱追兵纠缠;

    更无法从这里脱身离开;

    面前与她生死相搏的人,正是与她一道前来诛魔的道门前辈高人,只是如今……他们已经不配再拥有道门传承弟子的身份,他们已然被邪魔侵蚀心神,被邪魔控制其身,他们成了邪魔的奴隶和附庸,反向着凝舞大下杀手。

    “两位前辈,晚辈凝舞这就助你们得以解脱。”

    “不辱五宗道门之名。”

    凝舞略显苍白的绝美容颜凝重无比,美眸中雷芒闪烁,她望着面前两位前辈高人,徐徐长吸一口气息,沉息入腹,骤然间运转庞大法力,再起凌厉雷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