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两个办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五雷天罡,天心正法,妖邪伏诛,神霄诛魔!”

    伴随凝舞一道娇声沉喝,霹雳电弧在她周身隐现跳跃,如电蛇般向外散射蔓延,天空中雷云弥漫,雷声轰隆,道道银色光芒划亮天地之间,延伸向天边远处。

    “灭!”

    “轰——”

    五道水桶粗般的巨型雷霆蜿蜒劈落,似巨蟒般噬咬向两人身影。

    而那两人神色木讷,面对明明足以令天地变色的恐怖雷法,他们却是面无表情,状似傀儡。

    *光芒瞬间将两人身形吞没,世间一片苍茫白昼之色,刺目无比,亮的让人睁不开眼睛,看不清任何事物,眼睛虽然不可见,但元神神识可见其中情景。

    只见,在巨蟒雷霆噬咬而下的瞬间,两位道人本能施法抵御。

    一人运符宗道术,掷金光符箓唤神甲天兵护体;

    一人运堪宗道术,聚天地灵气凝护体金光神铠;

    剧烈的爆炸声响犹如恐怖闷雷一般,声传天地,地动山摇,就连空间都在莫名震撼,疾卷的狂风掀起阵阵气浪四散波卷。

    待刺目白炽敛下,露出凌空而立的身影。

    即便雷法已经如此强悍,可他们二人竟然还是没有死,护体的神甲天兵消融大半,只余下半截身子,同样的,明玄道人的半截身子也是血肉模糊,甚至是焦黑一片深可见骨,可即便如此,他仍然虚空而立,目光在死死盯着地面上的凝舞。

    另一人洞真道人的情况要比他严重的多,以天地灵气凝成的护身法术,并没能够保护得了他的肉身。

    他几乎大半部分的身体血肉都在强大雷霆之下消融了,整个人宛如粼粼白骨在直立行走,缕缕黑气不停自他周身散发,双目之中被血色完全充斥,俨然已经彻底化成了邪魔。

    “不愧是飞天高人……”

    “如此,都杀你们不死!”

    “可惜啊可惜,明明拥有高深的修为境界,心境却这般不堪,最后竟被邪魔操控了身体,可惜亦可悲!”

    凝舞微微喘息,呢喃不停。

    不过虽然还未能够诛灭了这两位高人,但看他们的情况已然身受重创,即便沦为邪魔傀儡,也无法再施展道门术法,亵渎道门之名。

    “咻——”

    突然卷,一道凌厉劲风陡然袭来。

    那身影好似瞬移一般,几乎是突然出现在了凝舞身后十米处的位置,它有着人形却状如野兽,前人手后牛蹄,爬地而行,浑身呈古铜之色,头部是一整个牛头,獠牙毕露,双眸血红,牛角粗壮而尖锐,鬓毛根跟倒立如同尖刺,正是一只远古大凶之首!

    它偷袭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正在凝舞施法已尽,余力未起之时,而这时的凝舞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击能力。

    一抹狰狞狞笑渐露,双手宛如利爪,血盆巨口噬咬,利箭一般扑向凝舞的身体。

    凝舞注意到了它,但却无法作出反应;

    那距离在一寸寸的不停接近,下一秒可以预见,便就是血肉横飞、生啖活人的情景。

    “白祈!!”

    我已经竭尽全力赶来,但距离凝舞仍旧稍远,眼见凝舞即将身殒凶兽利爪之下,我再顾不得许多,倾泻而出身体精气,奋力将手中金府雷龙猛然掷出,同时大吼一声龙魂白祈的名字。

    紫金枪激射而出,后发先至;

    “吼——”

    龙吟声骤起,雷霆之力弥漫而出,整杆金府雷龙在飞行途中化形为龙形之影,那小山的身躯在空中腾卷游动,瞬间咬中了凶兽的身影。

    “嗷呜……”

    幻化龙形之影噬咬着凶兽,狠狠钉在了地上。

    它惨嚎连连,疯狂挣扎,手蹄乱蹬,它拼命想要挣脱金府雷龙的压制,手脚将地面犁出一道道痕迹,可它却始终都无法脱身。

    这一幕令凝舞震惊不已,一时间竟没回过神来。

    而此时,凌空而立的两个人影突然飞落,向着凝舞俯冲而来,以身为矛,以人为器,生猛扑向凝舞的身体。

    “哼!”

    我手中掐诀不停,默运虚灵土术数,扰动一方地气龙脉,轰然间托起无形重锤,反击向那二人身影。

    “砰!”

    闷声撞击响起,他们顿时被撞飞了出去。

    我终于狂奔到凝舞的身边,在她的身后站定身形,我大口大口的拼命喘息,这一路急行军简直要透支了我的体力,不过我终于是及时赶到了。

    “没事吧?”

    “受伤了吗?”

    我喘息不已的冲凝舞关心询问。

    “你……”

    “你怎会来了?”

    凝舞回眸,眼角余光望我,隐隐有感动的情绪闪过,竟有水雾积聚而起。

    “当然是赶来救你了!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我还算是个男人吗?”我咧嘴一笑。

    凝舞收回视线,故作生气地哼了一声:“谁是你的女人!”

    “嘿嘿嘿……谁是谁心里知道!某些人啊,就是嘴硬,其实心里可是美滋滋的很呢,还总是装作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我故意调侃,舒缓紧张气氛。

    凝舞气呼呼道:“我看你是又皮痒了!讨打是不?”

    “先留着力气,等以后再打!……话说,这里是怎么回事儿?那两个是道门高人吧?”我正经问。

    凝舞也认真道:“他们被邪魔侵蚀元神,操控了身心,如今依然成了邪魔傀儡!……楚天,你不该来这里的,这里太危险了。”

    “有你在的地方我就会在,危险?嘿嘿嘿,危险常伴吾身,我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呢!”我又忍不住不正经一句。

    凝舞噗嗤一笑:“怪不得你总是一副短命相,原来如此呀!”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与命相斗,其乐无穷乎?”我嘿嘿一笑。

    凝舞紧张的心神轻松不少,又道:“当心些,别哪天真死了。”

    “放心,我还要陪你白头到老呢!”我笑道。

    凝舞哼声道:“嘴欠,等你先渡过此劫再说吧!……当务之急,我们应该先离开这里。”

    “此处乃有山河大阵,你有办法离开么?”我凝重问。

    凝舞沉吟道:“两个办法:一,诛灭控阵邪魔;二,强行破阵离去。”

    呃……

    听到这话,我不禁微微一愣!

    这丫得也算是办法?

    不论是前后哪种,都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

    若能诛灭邪魔,又怎会被困于此,若能强行破阵,又怎会被困阵中?

    所以这办法不是跟没说一样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