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诛魔不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凭借虚灵土术数凝无形土山隆起,将那一道道宛如巨石般砸落而来的怪物身影挡下,可也正因为此,恐怖的冲击力压迫在我身体上,竟一时牵制我不得不竭力维持术数,从而陷入了僵持中。http://m.zhuishubang.com/

    顾得了头顶,可就顾不得眼前了。

    几乎瞬间,有凶猛攻击狂风骤雨般落在我的身体上。

    我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向后倒飞了数米远,剧烈疼痛袭来,强烈刺激着我每一根神经,不知有几根肋骨断裂,我咬牙强撑精神,倒地之后立即翻身弹起,这一次我毫不保留的施展虚灵火术数,以后天虚灵衍先天真精,伴随一道清脆啼鸣声而起,太阳真火燎原一般汹汹燃起,眨眼间蔓延了整个场中。

    “轰……”

    火势汹汹,*气浪四散,几乎囊括了所有的凶兽分身。

    这些家伙虽然凶猛,但其力量却是远不及本尊,在这大范围无差别的攻击下,凶兽分身接连哀嚎散灭成黑烟。

    “呼!”

    突兀地,小山丘般的恐怖身影撞破火焰,冲至到了我的近前,正是那只凶兽尨奴的本尊。

    我咬牙暗恨,你丫当老子好欺负不是!?

    “白祈,挡住它!”

    我沉喝一声,全身心的再运阴门术数,这一刻我选择相信那龙魂白祈,只消挡住它片刻就好!

    “吼!!”

    雷龙身影自枪身窜出,龙吟频频,一头撞向尨奴的身体。

    可不过转眼间,雷龙便被那尨奴给撕裂了身躯,但白祈的攻击却不仅仅如此,被生生撕裂的龙身尽数化成雷霆,完全将那尨奴的身形笼罩。

    噼里啪啦声响不停,电弧跳跃不止。

    麻痹感暂时令尨奴的动作凝滞,对于我来说,这片刻功夫已然足够,斩妖门术数陡然发动,我周身冲天而起一道精气狼烟,沉声喝道:“斩妖诛邪!”

    我以燃烧自身精元为代价,凝斩妖门祖师诛邪之剑,罡阳正气化作金光巨剑,于尨奴头顶迎头斩落。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唰——”

    金光巨剑劈中了尨奴的凶兽之身,削去了它的半身手足。

    辛亏它于凶险之时竭力躲避,这才避免了被一劈两段的结局,小山丘般的身躯轰然倒地,它仍旧还未死,它正因剧痛而愤怒咆哮,它还想再施手段来杀我。

    我冷漠俯视着……

    这一次,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

    手持金府雷龙贯穿它的脑袋,顺势一搅,那硕大牛头顿时变得血肉模糊,它终于彻底没了动静。

    我松了口气,心神一旦松懈,身形便不由微微摇晃,苍白脸色也泛起病态红晕。

    先是赶路,又是斗法;

    连番消耗令我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了,再加上我如今的修为境界并不如曾经,否则的话这等凶兽还不至于这么难解决。

    缓了缓神,我看向凝舞那边。

    那两个变成了邪魔傀儡的道门高人,虽然很是难缠,但凝舞凭借雷法对他们有克制之用,如今已然将他们压制住了,诛灭他们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此地不宜久留,毕竟这地下还有一只恐怖邪魔呢!

    我提枪向着凝舞那边走去,待帮她解决了这二人,我们就必须尽快设法从这里离开。

    然而……

    我才不过刚走了几步远,便莫名心中一紧,整个人的身体都僵住了。

    我扭动脖子回头看去,只见尨奴的凶兽之身正在徐徐消散,它逐渐化成了一道青色气流,盘旋缠绕不停,而此刻大地裂开的狭沟又溢出股股浓稠黑气,不断融入进那青色气流中,一道牛首人身的凶兽身影在慢慢生长凝聚,很快凶兽尨奴便又重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血红眸子骤然明亮,凶狠目光死死盯着我的身形,它渐渐露出一抹阴森狞笑,轻蔑不已地看着我。

    我目瞪口呆,不由自主吞咽口水。

    丫得它又复活了?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什么怪物!?

    人民币玩家不成?

    充钱了吧你!

    浓稠黑气不停融入它的身体之中,那凶兽之身逐渐隆起,很快就又膨胀成了小山丘一般的存在,它得意狞笑的俯视着我,尽显玩味之色,就像是猫在戏弄老鼠一般的感觉。

    事已至此,只好硬着头皮上!

    不过有了交手的经验,这次我一点不跟它罗里吧嗦的斗来斗去,但凭手中神器金府雷无疑是很冒险的举动,因为凭肉身力量我比不过它,体力耐力我更是远较它不如,唯一有利于我的地方也就是神器金府雷龙了。

    我不能跟它耗下去,因为那样会先把我给耗死;

    我必须速战速决,不给它任何施展手段的机会;

    终于——

    我在以身体承受它凶猛一击的代价下,将金府雷龙再次刺穿了它的脑袋,搅动枪尖,雷霆乍现,剧烈而凶猛的雷爆径直将它炸的粉身碎骨,血肉横飞!

    我剧烈喘息着,脸色苍白如纸,嘴角溢出血迹,每次呼吸都仿佛拉扯着伤口在产生刺激神经的剧痛。

    内脏受损,或许……还伤到了肺叶!

    可是,那明明已经粉身碎骨的凶兽尨奴,又再次徐徐化成了青色气流,另有浓稠黑气再汇聚而来。

    “大爷的!”

    我阴着脸咒骂一声,以金府雷龙激射雷霆电芒,击中那空中盘旋缠绕的青色气流。

    电芒穿透而过,仅仅只是击散了它而已,并不能消灭它;

    雷霆不行;

    那么先天真火呢?

    我竭力运转五行虚灵,挤出一丝太阳真火火苗,弹指向那青色气流射去,“轰”声骤响,可却也仅仅只是焚烧了一些浓稠黑气,那青色气流消散之后又在别处重聚缠绕。

    我彻底愣住了!

    这样都杀之不死,难道你是不灭无敌的吗?

    这岂止是人民币玩家,这简直是穿了无限复活甲,你丫开挂了吧你!

    眼见凶兽尨奴又将凝聚凶兽之身,再次复活,我心中不由得萌生退意——走,必须现在就走,我或许还能够再杀它一次,可是下下次呢?

    倘若我伤势再重,到时就算想走都走不了了!

    强忍胸腔之内的剧烈疼痛,我再顾不得这凶兽尨奴,转身向着凝舞以最快的速度跑过去,她这边的情况虽然比我好上一些,但也相差不多,虽然凝舞能够压制住化身邪魔傀儡的二人,可是打到最后,天雷正法并不能完全消灭二人的白骨之身,她明明占据着绝对优势,但场面却愣是僵持了下来。

    “凝舞!”

    “走!”

    我大叫一声提醒,凝舞也同样心有所感,她也清楚的明白眼下形势。

    诛魔不成;

    唯有设法破阵脱身,才有可能活着离开这里!

    我快步跑到凝舞的身边不运,凝舞立即抽身而退,纤纤素手与我紧紧相握,我们极有默契地同时间施展神行法,联手向着远处而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