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帮了大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凝舞一直关注着我这边的情况,以伤搏命打的有多惨,这根本就不用多说,倘若是换成她来对付这凶兽尨奴,恐怕能杀它一次便已是极限,更不可能再杀得了它第二次。★首★发★追★书★帮★

    所以,在我跑向她的时候,凝舞就已经明白我心中所想。

    纤纤素手主动伸出,与我紧紧相握,我们二人既有默契地同时运转神行法,联手施法向着远处逃遁。

    而身后——

    两具白骨身影凌空飞行,他们的身体血肉消融了大半,看起来异常恐怖,活似飞天干尸一样;

    地面上,万马奔腾声轰隆作响,密密麻麻的凶兽身影犹如浪潮般汹涌前行,那数量单单是看一眼就令人阵阵头皮发麻;

    “楚天,你伤势如何?”

    “暂时还死不了!你呢?你受伤严重吗?”

    “轻伤而已,并无大碍,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照这种情况下去,我们根本不可能离开这里!”

    “能不能的只要试过才知道,先设法破阵吧!”

    “想破此阵,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楚天你有没有想过,命融诛魔,乃是天尊帝君和人皇陛下所布下的封印大阵,旨在能够彻底诛杀不灭邪魔,若是因我们破阵而导致诛魔失败,那我们岂不就酿成大祸了吗?”

    “你怎会这样想?”

    “难道事实不是如此吗?”

    我与凝舞以神识传音,于元神之中进行交流。

    听着凝舞的反问,我不禁微微皱起眉头,事实确实是如此,但总不能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现在就束手待毙,被困在这阵法里等死吧?

    诚然,破阵既有将邪魔释放而出的可能;

    但若要以我们付出生命为代价,来守护这诛魔大阵,我心里却是一百个不愿意;

    不为别的,为凝舞我便就不愿意!

    可是话却不能这么直白的就与凝舞说,以我这傻媳妇的脾性,那肯定会认为修持道门传承之法,自当以天下为公,若能诛魔于此,死有何惧,得其所哉!?

    你问我怎会了解的这么清楚?

    因为前世的我就是这么想事情,这么做事情的!

    “事实当然不是如此了!……我们不能被耗死在这里,还有很多很多事需要我们去做,此其一;命融诛魔大阵已然失去效用,虽然不知原因是什么,但从此战能明显看出,不灭邪魔并未能够被诛灭,此其二;倘若我们真的为此而牺牲,最终这大阵又被破,不灭邪魔仍旧出世,那我们岂不是白死了,此其三。免-费-首-发→【追】【书】【帮】”

    “这么考虑事情,并不是因为我贪生怕死,而是觉得如此死法并不值得,倘若那被困的邪魔乃是皇者人殷,我楚天第一个愿意身先士卒,拉他与我陪葬!”

    “而且,玄言子灵台推衍有言,远古大凶出世乃不可避免,所以我们不能就这么白白的牺牲!”

    “你懂我意思么?”

    这种说法多少有点狡辩的嫌疑,但为了能够消去凝舞的顾虑,我只能跟她这么说。

    凝舞沉吟之后,又问道:“可如果因为我们的原因,而令这不灭邪魔提早出世,那许多无辜丧生的人命最终就都要算到我们头上了!这其中看似没有分别,但其实分别极大,我不愿因我之故,而致使世间遭受罹难,你又明白么?”

    “话可不能这么说!”

    “换个角度想想,两位道门高人已被邪魔所操控,倘若我们也死在这里,那这不灭邪魔的消息岂不是就无人可知了?”

    “到时邪魔出世,而道门又没有准备,那才真的会生灵涂炭!”

    “你不能因为不愿意担责,就放任苍生遭受罹难,图那么一个清名又有什么用?”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们注定要替许多人负重前行,也注定终有面临选择的时候,这其中真正的分别,在与你是否愿意去救更多的人。”

    “媳妇儿,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我露出一抹宽慰她的笑容,我知晓她心中的心理压力,因为曾几何时我也与她一样。

    “诡辩!”凝舞瞪了我一眼。

    我嘿嘿嘿一笑,既然她不再坚持己见,那也就代表着是被我说服了,肯听人劝就是好事,我真怕她会傻傻的非要做什么以身殉道的事情。

    “诶?不对!”

    “什么不对?哪里不对?说出来我再给你开导开导!”

    “谁是你媳妇儿!?”

    “呃……”

    “你刚叫谁媳妇儿!?”

    “别打别打,逃命呢,逃命要紧,姑奶奶手下留情,能不能先记账,要不你存个档也行啊……”

    ……

    一路追,一路逃,紧咬在屁股后面的尾巴始终不愿意放过我们。

    渐渐地似乎成了猫捉老鼠的游戏,那凶兽尨奴乐此不疲的对我们进行着追杀,而我和凝舞竭力寻找着能够破阵离去的地方,我们作了一些尝试,但最终却都以失败而告终,想要离开这命融诛魔大阵,还需找到那阵法薄弱之处才有可能成事!

    就在我们有些绝望的时候,我忽然想起进入这里的葫芦口走廊通道。

    那里,应该就是离开的关键!

    我拉着凝舞的小手,带她回到我刚进入这大阵的地方,我与凝舞互视一眼,点点头,这便就开始联手施法破阵,成败全然在此一举了!

    她凝神静气,运转五雷天心正法;

    我沉息入腹,竭力调动金府雷龙之威;

    “五雷天罡,奔雷现!”

    伴随凝舞娇声沉喝,凭空顿起旱天炸雷,轰然劈落在金府雷龙之上,以雷霆之力灌注入枪身之中,整杆紫金长枪顿显雷霆毫芒,其威势骤然提升一个层次。

    “破!”

    舞长枪,御神器,枪出如龙,直击虚空;

    “吼!!”

    自枪身上窜出一道完全由雷霆凝聚的龙形身影,它栩栩如生,龙身游动,般的裂纹,濒临破碎。

    阵法门户果然出现!

    我心中一喜,而凝舞虚弱喘息,也不禁露出一抹欣慰笑容。

    这记雷法耗尽了她的法力,她小脸苍白,身形虚晃,似是就连站立都有些站立不稳。

    我连忙拥住她的身体,让她依偎在我怀中。

    凝舞稍稍一惊,本能的就想要抗拒,我垂眼教训她一声:“别动,都什么时候了还分这个那个?我带你走!”

    运神行法,御神器而行;

    我怀抱着凝舞,尽力护住她柔弱的身子,一枪撞碎空间屏障,其后则是峭壁山崖,长达百米的窄窄走廊,凭空跳出这片空间,落地之后脚尖轻踏,犹如凌波而走,我们两个人头也不回地快速离开这里。

    而身后,兽潮群影愤怒咆哮不已,争先恐后的挤在那破碎屏障之处。

    可就在这时,一道道湮灭之力席卷而来,波纹般在空中掀起涟漪,凶兽尨奴的分身沾之立时化为粉末消散,这可把它们给吓的不轻,一众分身连忙潮水般退散而去,尨奴本尊缓缓走来,很是不甘地望着我们离去的背影。

    那破碎的空间屏障逐渐修复合拢,逐渐敛去其后的另一方世界。

    “尨奴,莫追了!”

    “真是颇为有趣的一对人儿,放他们走脱倒也无妨,他们已经帮了大忙了。”

    源自地下,传自九幽的苍茫之声再度响起,那语气很是饶有趣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