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坏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逃出那名曰“命融”的山河大阵之后,我怀拥着虚弱无比的凝舞运神行法,快速消失于起伏山峦。

    其实我的情况并不比凝舞好多少,甚至我所受伤势,远比她还要重得多。

    只是……

    作为男人,在自己女人虚弱无力的情况下,就算拼着性命我也要撑起来保护她。

    茫茫黄土高原,不知去处;

    我紧皱着眉头,当务之急是先找个地方养伤,再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上禀道门。

    可是又该往哪里?

    在这山坡坡上手机没有任何信号,不论休养伤势也好,联系道门也好,都不是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的!

    “寻个附近村落吧!他们肯定有联系外界的座机电话!”凝舞有气无力的提醒我道。

    我点点头,眼下也只有这样了。

    不过也在这时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那位牛津牛大师……哪去了?

    他并没有守在葫芦口等我,难道是自行离开了么?

    我打定主意,就去找他!

    这个老小子绝对有事情瞒着我,从前后发生的事情分析来看,他似乎像是故意引我们进入那命融诛魔大阵中的,他的身上绝对有着猫腻!

    ……

    在那汝天山附近有一个大村集,它叫杏树梁。

    说它大,其实也并没有多大,不过数百户人家而已,但在黄土坡坡上这可已经是不小的村集了。

    一条街道贯穿村集南北,这就是它的主干道。

    在稍显偏僻的一座农家小院里,牛津骑着旧摩托风尘仆仆的赶回家中,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疲惫的长长出了一口气,一路颠簸可是把他给累的不轻,不过他此刻的心情却似是很不错,吹着口哨脱去褪色发白的牛子外套,又打来一盆水拿着毛巾进行洗漱。

    将整个头浸入大脸盆里,他憋着气享受清凉凉爽,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只小手袭向了他的腰窝,从背后抱住了他,紧紧贴着他的身体。

    牛津浑身一激灵,拔头而出,不停甩着露珠,他下意识想要挣脱那只小手。

    然而——

    小手抱得很紧,根本挣脱不得,调皮的咯咯笑声响个不停。

    “你你你……你这是干啥啊?”

    牛津抹了抹脸,终于是看清了面前女人,顿时就面露出苦相。

    “不干啥,想你了!”那女人盈盈笑着。

    牛津苦笑更浓:“白天化日的,咱能不能注意点影响,等晚上再说?”

    “晚上?我可等不了……”

    女人贴近着牛津的身体,那明明一身的汗臭味,却因极其浓郁的雄性荷尔蒙味道,而令她愈发的着迷,甚至是有些不能自已。

    女人声音酥酥的问道:“小牛哥儿,你刚说日啥来着?”

    “阿香,你听岔了!我说是白天化日,不日啥,啥也不日!你能不能先松开手,咱们好好说话啊?我跟你讲讲这几天我都干嘛去了吧?绝对让你大开眼界!”牛津赔笑不已,想岔开话题。

    叫阿香的女人顿时凑得更近了,她转过正面贴着牛津的胸膛问:“这样也可以好好说话的呀?你想说什么都好,我听着呢……”

    “你这样还让我咋说啊!?”牛津低头看着她哭笑不得。

    阿香突然妩媚一笑:“那我们先进屋里再说,走吧!”

    “阿香阿香阿香,寡妇门前是非多,咱这样会让人嚼舌头根儿的!……晚上,晚上好不好?我等会可还有急事儿呢!”

    “啥急事儿?你除了火烧屁股一样急着去找晴丫头之外,还有个屁的急事儿!”

    连推带拉的进了屋,反手关门。

    “等会就放你去找晴丫头,你现在听话,乖乖的……”

    “这这……这大白天的我不习惯啊!”

    “小牛哥儿……”

    “干啥?”

    “你刚想说什么来着?现在说给我听吧?”

    “阿香你又想听啦?”

    “嗯呢!”

    “那你听归听,别再脱我衣服了可好?把手也放开,可好?”

    “不好!你快点说嘛!办事儿的时候不妨听的……”

    痴痴欢笑传来,那欢声笑语。

    虽然院门关了,堂屋门也闭上了,但从牛津骑摩托回来,阿香就扭着屁股悄摸跟上,这杏树梁村子里就有人注意到了,几个半大不大的少年孩子趴在门缝上,挤着头往里观瞧,竖着耳朵仔细聆听,生怕错过哪怕任何一丝令人心潮澎湃的叫声。

    “阿香嫂又来找牛津哥摸骨算命了!”

    “狗屁算命!你是傻?没见过配人,你还没见过配猪么?”

    “实话说,阿香嫂的身材超级好,皮肤也好!那小手比小女孩还滑嫩,特别柔!”

    “说的跟真的一样,你见过?你摸过?”

    “嘿嘿嘿,不是我吹牛,我偷看过,也找机会摸过她的手!”

    “真的假的?”

    “快说快说!”

    几个小孩精虫上脑般异常兴奋,听着那若有若无的动静,意淫着脑海里的一幕幕画面,这便就是他们的整个躁动青春期。

    ……

    也就在这天傍晚,整个黄土坡坡的天空突然出现了异象。

    有浓厚黑云不停积聚,逐渐飘起小雨,很快变成暴雨,又变成瓢泼大雨,轰鸣雷声乍响不停,似是恐怖怒吼在回荡于天地之中。

    本应处于旱季的大山乡村,突然迎来一场及时雨,这无疑令所有人都很兴奋!

    杏树梁,许多村民从家里走出,畅快的淋雨欢呼,不少老人甚至是跪在地上感谢上苍怜悯,一场大范围的降雨可以大大改善山村里的生活环境,而且庄稼粮食的收成也同样有了保障,这如何令他们不高兴呢?

    可渐渐地,情况有些不对劲!

    这场大暴雨从傍晚直到天黑,愣是没有任何停歇的意思,甚至那天空黑云越聚越厚,简直像是压在了人的头顶上一样,每一次雷鸣闪烁都令人心神惊恐不已,宛如是苍天动怒!

    牛津赤着胸膛,站在雨中,皱眉头眺望远方,始终纹丝未动。

    “坏了……”

    “坏事了!”

    牛津喃喃着,目子里难掩恐惧神色,他明明意识到了什么,但他却如何都不能相信,这一天竟真的就发生了!

    暴雨从傍晚到天黑,又到午夜,又到黎明,这才渐渐力歇几分。

    可是,灾难却才刚刚开始。

    山洪引发泥石流,肆意席卷摧毁着一切,那所过之处一片狼藉,幸亏杏树梁村子的地势颇高,这才能够幸免于难,但其它的一些村庄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单单是这一夜便就不知有多少人无辜枉死,活埋于家中,溺死于泥水,被困于山上。

    单单是泥石流,且还就罢了;

    后半夜,被连绵雨水彻底打湿的黄土高原上,又迎来了剧烈的地震,这不但加剧了山洪泥石流所造成的伤害,山体震动滑坡,大地裂痕遍地,彻底将那幸存的人们逼至了绝境。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