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牛津的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坏事了!”

    “这次可真是出大事了!”

    “咋就会这样了呢?”

    “不应该呀!”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牛津赤着胸膛站在杏树梁外的山脊上,整个身体已经完全被雨水浇的湿透,但他却浑然未觉,失神地眺望着面前山洪暴发,又忍不住远望葫芦口所处位置的方向。

    山中漆黑一片,所见茫茫,那是漆如墨般的黑暗。

    雨水打在脸上有生疼之感,雷声轰隆不停,但比起云层中的怒吼,面前山洪的咆哮才是真的骇人,面对大自然的力量,人在其面前显得是如此渺小。

    与天斗?

    呵呵,怕是立时便会被碾的粉身碎骨!

    强如传说中的神话人物,也只能以顺势疏通导流的方式,尽量避免产生最坏的恶果,又遑论如今的现代人?

    牛津没想过与天斗,他有自知之明,只是他却不愿见眼前最坏结果的发生。

    他很恨,很怒,很生气……

    明明他已经尽最大努力去阻止,可为什么……为什么还是变成了这样,为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你!”

    “都尽了什么所谓努力?”

    “可否说来听听?”

    我和凝舞鬼魅般突然出现在牛津身后,这可把他给吓了一大跳,那脚下一滑差点没有跌进泥石洪流中。

    牛津忙稳住身形,连滚带爬的远离崖边:“你你你,你们……”

    “我们怎么了?”凝舞冷哼。

    牛津眼珠一转,赔笑道:“没怎么没怎么,仙师,前辈,你们怎么会来了?我还寻思着要不要去找你们呢!”

    “找我们做什么?”凝舞又问。

    牛津嬉皮笑脸道:“等不到你们,当然要想办法找你们了,这要是万一出了什么事可咋整?您说对不,仙师……”

    “废话少说!”

    我俯视着他,弯腰凑近,冷笑不已问:“现在,最好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都说出来!”

    “说什么?”

    “什么事情?”

    “前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咋听不明白啊!”

    牛津还在故意装糊涂。

    我微笑着看向身旁,温柔与凝舞问道:“对于不肯老实交代的人,该怎么办好呢?”

    “用刑太麻烦,直接五雷轰顶吧!”凝舞一瞪美眸,顿时有雷芒闪烁。

    而这时,天空乌云中骤起轰隆之声,有闪电雷霆疾闪而过,登时将整个夜空映照的明亮不已,也映照在凝舞那冷若寒霜的脸上。

    牛津下意识退后两步,可身后已然是崖边。

    回头看一眼洪水滔滔的泥石流,再看向眼前人,牛津露出欲哭无泪的神情来,他哭喊道:“仙师息怒,仙师息怒,不是……二位到底想让我说什么呀?”

    “死到临头不自知,还敢嘴硬?”

    “看来,是得给你来点真格的啊!”

    我哼哼一声,跺脚间引动山川地气,大地在莫名虚晃,竟是想将牛津从这崖边掀翻入泥石流中。

    牛津身子一软,连忙趴在地上,连站都不敢站了。

    “我说我说……”

    “二位手下留情,我全都说,能不能别动手了?”

    “妈呀!”

    “掉进去会死人的啊!”

    牛津扯着嗓子大叫惨嚎,终于是肯交代事情了。

    凝舞冷哼一声,我面露笑容;

    早这么配合不就行了?

    还非得动手,吓唬吓唬你才肯说?

    我和凝舞收手停止施法,那牛津心有余悸的从地上起身,苦着脸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

    说归说,不过还要先换个地方;

    毕竟这暴雨不停,待在雨中谈话可不像那么回事,而且我和凝舞身上都有伤,还需要寻个地方休息才好。

    “去你家!”我道。

    “我家?”

    牛津瞪大眼睛,连连摆手:“我家不行,我家那个……不是很方便。”

    “少废话,赶紧走!”我瞪他一眼。

    威逼之下,牛津只能老老实实配合。

    于是乎,我们从这山脊上离开,在夜色下七拐八绕的去往杏树梁牛津的家中。

    牛津时不时偷偷瞧我们一眼,震惊之余又不禁羡慕。

    暴雨虽大,却不能打湿我和凝舞的衣裳,那砸在脸上都有疼痛感的雨滴,在距离我们头顶一尺有余的地方就被无形之力挡下,滑落向两旁,仿佛有把无形的雨伞在我们挡雨一样。

    厉害啊!

    不愧是高人!

    牛津心中赞叹羡慕,这种匪夷所思的手段,简直有点超乎他的想象,他很想问问我们是咋做到的,但欲言又止的犹豫之后还是放弃了。

    “不该问的别问,不该问的别问……”

    一路上他都在呢喃不停,我和凝舞倍觉好笑,同时对于他这个人又多了几分了解。

    这个山中神棍知道的东西不少,但真本事嘛……

    还不够看!

    来到杏树梁之后,路上一片泥泞狼藉,我们直接去了牛津的家中,直到这时我这才收了虚境环的防护之力。

    牛津快步跑进里屋,一巴掌拍在一个光不溜秋的女人屁股上,嚷嚷着叫醒她。

    两人一顿拌嘴争吵之后,女人心不甘情不愿的穿着内衣披上衣服,从牛津的家中冒雨离开,那临走时还不忘狠狠瞪我和凝舞一眼。

    凝舞神情尴尬,躲在我的身后;

    我见她俏脸微红,强忍着笑,又逗了她两句:“你说,他们刚刚在家干嘛呢?”

    “讨打不是!?”凝舞抬眸,生气瞪眼。

    我心里乐开了花,不过还是识趣住嘴,调戏也适可而止,否则的话会闹得很难堪的。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仙师,前辈,请坐请坐。”

    牛津穿上衣服,又着急忙慌跑出来,搬凳子倒水的伺候我们。

    一通忙活之后,他拘谨紧张的站在我们面前。

    我手指敲着桌子,道:“我们来问,还是你自己说?”

    “请前辈问吧,我有啥说啥就是了!……不过,我知道的也确实不多,很多事也是出于无奈,希望仙师和前辈不要怪罪。”牛津灿笑回答。

    我呵呵一笑,开始问话。

    “那山河大阵中被镇压封禁的是谁?”

    “传说中的邪魔——玄魁。”

    “这里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了吧?”

    “不是!从我师父,师父的师父,师父的师父的师父……这种事情每隔几年、十几年就会发生一次。”

    “为什么引我们进入其中?你想陷害我们!?”

    “不是不是不是,仙师们和前辈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诛灭邪魔么?我只不过是顺手带路而已……”

    “顺手带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还不肯实话实说?”

    我猛地一瞪眼,拍案而起。

    牛津扑通一声跪下了,哭喊着解释:“那个……我也真的是没办法啊,师父临终时候就是这么交代我的,我也只能这么做了啊!”

    按照牛津所说,这山中极阴之地出现的情况,在数百年以来早已经频繁多次。

    他师承至今的主要任务,便就是解决那极阴之地。

    而解决之法,便就是类似于献祭一样,引人进入山中,陷于大阵之内,极阴之地慢慢就会消散,从而恢复平静。

    只不过……

    近些年来情况突然变得不一样了!

    首先,极阴之地频繁出现,今年更是严重,甚至是一连出现了五处;其次,有凶兽怪物从山中冒了出来,啖血肉,食生魂,之前道门赶来的一些高人就是死于这凶兽之手。

    所以,他才会引我们去解决这只凶兽怪物。

    他说他并不是有意害我们,而真的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倘若我们能杀了凶兽怪物,那自然皆大欢喜,又倘若不能,但如果凶兽怪物已经吃饱了,也就不会再作祟害人了,这便是一切的原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