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地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情况的突然恶化,令牛津也始料未及,可他只是山中一小小的阴阳道传人,所修所继承还都是自学的,这要是画个符驱个邪抓个小鬼儿那还勉强凑活,但面对这么大一个摊子,他哪里有能耐解决?

    好在,道门高人来了,道门仙师也来了。

    于是乎他只能故技重施,遵循着师父留下的老方法,继续送人头进入山中。

    一方面,他心里还抱有侥幸希望,万一道门仙师能够诛灭邪魔呢?

    令一方面,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寄希望于如此之后,那山中邪魔怪物就不会在出来害人。

    牛津跪在地上,哭喊着认罪求饶。

    “为什么你不将其中内情与道门来人说个分明?若是他们有所准备,又怎会被凶兽给嗜杀了?”凝舞神色阴沉,有怒火在美眸中隐现。

    牛津无奈道:“道门高人并没有问我啊,而且我了解的也并不是很清楚,这种事情我咋跟他们说……”

    “怎得就不能说了?单凭你的所作所为,我现在就能将你当场诛杀,形神俱灭!”凝舞嗔怒不已道。

    牛津被吓了一跳,哪敢再辩解什么。

    他苦着脸向着我这边看过来,那意思是想让我帮他说说话,我恨恨瞪他一眼,你这老小子痴心妄想,坑别人就算了,差点把我和我媳妇儿也一块儿坑了,这岂能轻饶了你!

    “要不杀了算了!”

    “如此,也能告慰枉死正道修士的在天之灵。”

    我认真点头,火上浇油一把。

    凝舞冷哼道:“我正有如此打算!”

    我嘿嘿一笑,既然心有灵犀,那还等什么?

    正义既在眼前,只要杀了这个老小子,便能够唾手可得,如此便宜的事情可不干白不干!

    “不是……”

    “二位……”

    “你们不是真的想杀了我吧?”

    牛津彻底傻眼了,浑身都在忍不住发抖,他不想死他更不能死,他现在正活得舒坦的时候,怎么能就这样死了!

    “谁还能跟你开玩笑不成?”

    “可别怪我们,这都是你自己自作孽所得恶果,等杀了你之后,我们还要设法诛杀那不灭邪魔玄魁。”

    我笑眯眯的与他道了一句。

    牛津惊恐的瞪大眼睛,一个闪念犹豫之后,他突然起身拔腿而逃。

    但在我和凝舞的眼皮子底下,还能让你这老小子溜走?

    龙吟声骤现,金枪后发先至钉在了门上,彻底挡住了他的去路,随后一道雷霆霹雳激射而出,正击中在牛津的后背上,他触电般身体剧烈抖了抖,然后就直楞愣的摔倒在地上。

    我向着他走过去,拔下钉在门板上的金府雷龙,俯视地上的牛津。

    “有遗言么?”

    “有!我不想死啊……”

    “好的,遗言收到,你准备上路吧!”

    “等等,等等!……我有话要说,我还有话要说!”

    “有话就说,就屁就放。”

    “仙师,前辈,我我我……我有办法杀了能那邪魔玄魁……”

    “扯淡!”

    我轻飘飘白他一眼,好笑道:“就连飞天大能修士都陨落于邪魔之手,就凭你?你又能有什么办法?”

    牛津忙道:“这是我阴阳道师辈代代相传下来的办法,也只有这个办法,才能杀得了邪魔玄魁,只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能用罢了,我说的都是真的啊!”

    “你先说,到底什么办法?”我催促道。

    “我……”

    “我给忘了……”

    “我先找找,二位等我找找!”

    牛津撑起麻痹的身子,一步三摇的开始在房中翻箱倒柜,他足足找了好半天,麻痹感虽然渐渐消去,可他的额头上却是见了汗,他焦急的喃喃着:放哪去了,这到底是放哪去了……

    我和凝舞互看一眼,不禁微皱眉头。

    这牛津的作态模样不像撒谎,但小小山中自修的野路子修士,真的会有消灭远古邪魔玄魁的办法吗?

    若真的有,怎得以前不用,非拖到了今天才拿出来?

    “找到了!”

    “我找到了!”

    牛津手里拿着一本线状古籍,那书页泛黄脆弱的甚至不能用力触碰,仿佛随便一揉都能将它给揉成粉碎了。

    牛津与我们说,这是他师父传下来的古书,他就是凭借这本书来进行修行的。

    古书封面斑驳自化,全称已不可见,能分辨的仅有“地荒”二字。

    在最后几页,绘画有一副很抽象的插图。

    上书——九杀九镇,命融诛魔。

    插图里共立有十八道黑色柱子,林立各方,而被这些柱子围困着的是一只体型庞大的魔物,画中仅描绘出了魔物的眼睛,其形体酷似人形,其余之外一片黑色。

    之所以说这魔物体型很庞大,因为那插图里表示丘陵的起伏线条,以及代表柱子的棍状物,在魔物的面前都显得很小。

    由此对比,固显庞大!

    至于诛魔方法,则在最后两页,这两页分别各画了一道符,符眉符脚符阵排列各不相同。

    牛津神色落寞的开口道:“我师父临终时曾给我留下过一段话,如果有一天山中邪魔出现,天崩地坏,就借十八人血肉身魂献祭,以此二符行法,将那山中邪魔彻底消灭!”

    血肉身魂献祭?

    那也就是说要用十八条人命啊!

    我有些目瞪口呆,向这牛津忍不住问:“你丫到底修的是啥传承?这么邪乎?不对!……此阵此邪魔,自远古之时便就存在,你这所谓的阴阳道又才传了多少代?难道你们还是这里的守阵人不成?”

    “前辈这就有所不知了,守阵人啥的我不清楚,但我阴阳道确实有着大来头!日本阴阳道,这前辈听说过吧?我师父说,那就是从我们这儿传过去的一条小分支而已,真要论起辈分来,他们还要称我一声老祖宗呢!”牛津有些得意的说道。

    我嘴角抖了抖,你这牛皮还真是吹的清新脱俗,令人无法反驳的呀!

    理由虽牵强,志向也挺好;

    但你这个老祖宗人家日本阴阳道却未必肯认,首先你得打到小日本服气,那你自然而然就是他们爷爷了,甚至都不用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小日本就是这种德性。

    凝舞秀眉微蹙,神情认真,她在仔细研究着那两道书上所画之符。

    现在还说不好牛津嘴里的话是不是真的,但可以暂饶他不死,不过这交代还是要继续的,我让他有什么说什么,包括所修传承的历史以及关于邪魔玄魁的所有一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