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献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牛津为了活命,这次终于再不敢有所隐瞒。

    我渐渐也听明白了,也有些理解牛津的想法和苦衷,他确实已经尽了努力,更多时候是不得已为之,若是注定面对两害相权的局面,自然唯有取其轻才是正理。

    谁也不想将自己的生命交于别人去做取舍,但有些时候,却注定了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选择的权利。

    普通人也好;

    修行人也罢;

    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神与魔之间,天与地之间,那许多许多人或主动或被动,都只能寄希望于别人的取舍。

    谁也不想成为被牺牲的一部分;

    可是……

    总要有人去牺牲的,不是吗?

    ……

    一本沧桑斑驳的“地荒”古籍,似乎在无声诉说着难言的传说和故事,那是很久很久的很久以前,已然完全被遗忘埋没在时空长河中的故事。

    而不灭邪魔玄魁,正是曾经的主角之一。

    匆匆岁月流逝,苍苍数千年,现在很难说清楚当时都发生了什么,唯一能够确定的结果,便就是不灭邪魔被玄穹高天尊帝君和人皇伏羲陛下联手合力将其镇封,以命融诛魔大阵化邪魔身躯为山川河流,反哺于天地之间。

    这玄魁,并不是唯一被如此对待的强大邪魔;

    但他,却是一位比较特殊的不灭邪魔;

    若谈起特殊在何处,便就要从玄魁这个魔神说起,牛津所知晓的也并不太多,只道是听师傅言起传说,他是曾经能够与玄穹高天尊竞争天帝帝君之位的神灵,事败之后便被贬为了魔神,从此他那法相本尊就被镇封于了这里。

    后来,不知从何时起,阴阳道一脉便就在这黄土高原上兴起传承。

    他们唯一的传承任务只有一条,保持传承不灭,待在这贫瘠黄土之内,哪里也不要去,哪里也不能去,等待着某一天可能会用到他们的时候。

    这份责任,不知禁锢了多少先辈的命运;

    就好像是牛津的师父一样,从始至终、哪怕经历过可怕战火、哪怕年年食不果腹,他老人家也从未离开过这里。

    既然这般苦,可为什么不舍弃掉这份责任呢?

    是啊!

    为什么呢?

    牛津苦笑着也说不清楚,更说不上来,谁也不是圣人,他相信师父曾跟他一样想过,让那些狗屁神话传说统统都玩蛋儿去吧!

    可真当要离开的时候,他又反悔了……

    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告诉他和提醒他,他不能离开,也不该离开,犹豫的心将脚步灌满了铅,沉重地迈不动丝毫,最终又都留了下来。

    留下,就要面对问题;

    就要解决问题;

    他一直都知道山中会有极阴之地凭生,这片高原千沟万壑,就似是张开的噬人巨口,如若不吞噬掉几条人命填饱肚子,它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是对邪魔的妥协,但他却无法拒绝这种妥协;

    因为他没能力去消灭邪魔,倘若任由事态发展以至于鬼灵化生,那可就不是简单几条人命就能够应付的了!

    时间久了,这种妥协就形成了一种默契。

    不想让鬼灵为祸害人?

    可以;

    拿人命来交换!

    牛津不止一次的见过师父曾在夜里偷偷抹泪,痛哭不已,他说他是罪人,他说他该死,可他却又还不能死,这活生生的世间于他而言……宛如地狱,他无从逃脱!

    直到牛津接过传承衣钵,他才真切明白师父的无奈是多么无奈,那悲痛又是多么的悲痛。

    今天;

    现在;

    历历代代师辈们如履薄冰般担忧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听得到天穹怒吼吗?

    那正是邪魔兴奋贪婪的啸声!

    它要离开了,它要破阵而出了,现在就算再怎么不愿,也只能作最后的尝试,那结果会是成功还会是失败,这牛津也不知道,但牛津知道……他又不得不替别人作出选择取舍,决定由谁该去死了……

    牛津神情落寞不已,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像是泄尽了所有的精气神。

    我微皱眉头问:“倘若没有今天的事,你又以为你还能与它妥协多久?你又觉得,它还要吃了多少人才能真的满意?”

    “我不知道……”

    牛津摇摇头,唉声叹气又道:“不过师父生前一直坚信着,这种罪恶不会再持续太久时间了,命融诛魔,早已彻底将邪魔之身躯化成了山川河流,哪怕是它的不灭元神,也应该是到了最后消融的时刻!……不过嘛,我是不相信他说的疯话。”

    “疯话?”我奇怪不已。

    牛津与我解释道:“那大概是十几年前的时候,天地突然就变得不同了,葫芦口背后的另一片世界也突然出现,从那时开始师父的精神状态就变得有点不正常,甚至一年比一年严重,他经常疯疯癫癫的胡言乱语,现在这种情况的发生不就印证了他当时所说的尽是疯话么?什么邪魔快彻底死了,什么阴阳道传人的宿命可以解脱了,都是狗屁!现在还不是老样子?而且情况比以前还更厉害了呢!”

    我恍然明白过来,牛津口中所说的天地变得不同,当该是皇者人殷举行封天仪式之后造成的天地剧变。

    而那场变故,也间接使得这里的命融诛魔大阵削弱了威能。

    “另一片世界突然出现?什么意思?”我向牛津确定又问。

    牛津认真与我道:“前辈,我所说没有一句假话!……那葫芦口地形以及葫芦口内的另一片世界,都是在十几年前突然出现的,我师父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我也在这里生活了小半辈子,当年的那场天地异变我至今还记忆犹新,每次想起来都是心惊胆战。”

    突然出现的?

    果然……

    一如我所猜测,皇者人殷更改界规,封天之后,这场剧变也间接影响了阳世间的许多地方,这命融诛魔大阵就正是其中之一!

    我就说嘛,之前的时候我还很奇怪。

    天尊帝君和人皇陛下联手合力布下的山河大阵,怎会就这么明显的摆在那里,而且道门五宗一直以来竟然都没有发觉!?

    用脚后跟想想,这都不可能!

    现在终于有了解释,原来它是十几年前突现于世间的,至于远古之时的神魔封印传说,道门不知情或者知情了并未作深思联想,所以才会大意疏忽了,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前辈……”

    牛津回过味儿来,试探问:“我是亲眼看见你们进去的,可是……你们是咋出来的?”

    “咋出来的?自然是破阵出来的!”我没好气儿回答。

    牛津腾然从地上起身,大叫道:“啥玩意儿!?你们……你们破了命融诛魔大阵?原来,原来这都是你们干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