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六十章 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牛津的大叫质问,我也不禁心里来气儿!

    我们干的?

    什么玩意儿就我们干的?

    不是我推卸责任,要不是你这个老小子蓄意隐瞒,事情至于会闹到这种地步吗?

    我们确实破了命融诛魔大阵,但那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若不这么做,我和我媳妇儿凝舞都得交代在里面,这一切还不是你这个老小子害得!?

    “哼哼……”

    牛津突然冷笑,对于我的说法不置可否,他冷嘲热讽道:“仙师和前辈真是好大的能耐,现在可是倒好了,山洪爆发,天崩地坏,整个汝天山附近的十里八村全部遭灾,今天这夜里也指不定要死多少人呢!……哼,二位有能耐破阵,怎么就没能耐诛魔了?原来所谓道门也不过就这样而已,死吧死吧,反正死多少人都跟我没关系……”

    “你放屁!”

    “好意思跟我在这儿冷嘲热讽?”

    “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我被他的话彻底激怒了,听这意思,似乎是想把今天灾祸造成的损伤全部栽在我和凝舞的头上!

    真要论责,也是你牛津当负首责!

    这与我们何干?

    退一步说,即便没有我们今日破阵,那脆弱的诛魔大阵又还能坚持多久?届时不灭邪魔再度为祸,同样会重现今日情景,到那时你牛津拿什么去阻止?拿这本破书,拿十几条普通人的性命,你以为就真的能消灭得了远古之时连两位帝君都无可奈何的不灭邪魔了?

    真是痴心妄想!

    牛津被我骂得脸色涨红,他据理力争咆哮道:“你咋知道这办法不行?我阴阳道传人世世代代守着黄土高坡,为的等的就这一天,祖宗留下的诛魔方法怎么会有错!?倒是你们二位,贪生怕死也就算了,还敢破掉命融诛魔大阵?你们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全都是你们的错,要是邪魔把你们吃了,说不定就能撑到山河大阵将邪魔杀死的那一天呢!”

    呵呵呵……

    我真是被这老小子给气笑了!

    真真的!

    全都是我们的错?

    我气急反笑,看着他怒到红脸的样子,嘲讽问:“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的井底之蛙,竟也敢妄言起是非对错了?我且问你,敛藏于阳世间的山河大阵,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为什么每次极阴之地汇聚,献祭几条人命就能平复?”

    “为什么今年有山中凶兽有能耐潜出山河大阵噬人害命?”

    “为什么山河大阵会如此脆弱?”

    “你牛津又知不知道,如今的阳世间究竟都发生了什么大事,世间局面已经到了多么艰难的地步?”

    “你什么都不知道!”

    “倘若我们今天真的葬身于凶兽之口,你真的以为,那山中就能够心满意足的善罢甘休了?你真的就以为能够拖到你解脱的那一天了?”

    “痴儿说梦!”

    我一连问了他很多为什么,这些问题他根本就不可能有答案,他甚至都不清楚这些事情发生的原因,又怎会可能会有答案呢?

    我原本没必要跟他废话,但我实在受不了他的责难态度!

    明明是你这老小子坑害了别人,反过头来竟然怪别人没有按照你提供的死法去死,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你牛津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别人!?

    他愤怒的直喘粗气,牛犊子一样的瞪着俩眼睛。

    可他沉默了;

    无言以对了;

    耍无赖的话没必要说,谁也不是傻子,更何况他的小命还捏在我们的手里,狡辩和强辩更是没有意义,事实如何就是如何。

    所以他只能气呼呼的沉默了。

    我俩都很愤怒,就这么干瞪眼的僵持,谁也不肯退让半步。

    “真是乌鸦落在猪背上,看不到自己黑!”

    “你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你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正人先正己,才有资格去说教别人,否则那就是互相推诿责任!”

    正在仔细研究古书符术的凝舞,突然间开口说话了。

    她先是教训牛津一句,紧接着又教训了我一句,厌烦的神情溢于言表,在她看来,我们是半斤八两,根本没什么两样。

    我冷静下来,瞪了牛津一眼,懒得再跟他斗嘴。

    永远……

    永远都不要去跟一个自私且又弱智的人争辩,否则旁人真的会分不清究竟谁才是弱智!

    “这‘地荒’古籍虽载有灭魔之法,但你知道该怎么运用吗?”

    凝舞抬眸,向那牛津认真询问。

    “这个……”

    牛津愣了一愣,语塞的说不出话来。

    他本想下意识回答,按照书上所记载的方法运用,可就算找来十八个人献祭,难道画上符丢进山河大阵里就可以了吗?

    显然不可能!

    要真这么简单的话,那被镇封的邪魔早该被他师父师祖们给消灭了,哪还会等到今天。

    我凑近过去仔细观瞧那两张符。

    阴门六派亦传有符术,像我自身不说极擅符道之术,但也算是小有造诣了,可是这两张符……

    我下意识以元神之力临摹,以神凝符,可符成之后便就轰然爆散开来,那符法反噬之力震的我元神一片轰鸣,差点没有把我给震晕过去!

    凝舞见我突然脸色发白,身体摇晃,连忙扶住了我。

    她小手放于我胸前,以一缕法力助我抚平紊乱不堪的气血,我这才感觉缓过来了一些。

    “没事吧?”凝舞关心问。

    我摇头摆手,告诉她我没事,我震惊又道:“这符……有点厉害啊!”

    “岂止是有点厉害?”

    凝舞白我一眼,温柔扶我坐下身来,这才又拿起“地荒”古书沉吟道:“此符你画不了,我也画不了,其中隐有大神通运用之法,玄妙非常,怕是……唯有世间法尽头的符宗大能修士才能够作符。”

    “呃……”

    我震惊地一时语塞,难怪我只是临摹了一下,竟然就遭受了符术反噬。

    “想办法先与五宗协会联系,这件事拖不得了!”凝舞严肃道。

    我点点头,确实拖不得了。

    即便是有着诛魔之法,竟然也必须由出神入化境界的高人出手才能成事,由此也可见那不灭邪魔究竟有多么难杀。

    我看向牛津,叫道:“你,过来!”

    “干啥?”牛津瞪眼。

    我不想跟他吵架,也懒得跟他抬杠,我直说道:“在这山里手机没有信号,杏树梁哪里有座机电话?我们要与外界联系!”

    “座机电话?”

    牛津虽然堵着气,但还是很配合的说了几个地方。

    不过……

    他提醒我们还是放弃吧!

    从这场暴雨开始下,村里的电话线路就出现故障了,根本无法拨通电话,别说是我们,谁也不可能与外界取得联系。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等外面都是救援部队进来,到时候或许能有卫星电话之类的。

    我瞬间凝重脸色,等?

    现在做什么都可以,就是没有时间空等,谁知道下面又会突然发生什么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