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联系鬼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等?

    不行!

    绝对不能就这么空等下去,葫芦口中的山河大阵现在是什么情形还不确定,但从眼下发生的天地异变来看,恐怕情况只会愈发的刻不容缓。

    我凝重脸色,急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与那牛津吵架归吵架,拌嘴归拌嘴,但无法否认,如今的这场灾难确实与我和凝舞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自然我们也有着无法推卸的责任。

    大道无私,根本不会问你缘由如何;

    譬如说,哪怕一个人明天他就要死了,可你今天杀了他,那你就是杀人凶手,这一点无可辩驳!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扭头狠狠瞪了一眼那牛津。

    若不是你这个老小子坑人,事情怎会弄到这种局面,平白无故一口大黑锅扣到了我和凝舞的头上,想想都觉得冤的慌!

    牛津见我瞪他,也回瞪了我一眼。

    嗨哟喂……

    你还有脾气了?

    要不是顾忌凝舞在这里,老子非把你屎给打出来!

    这些年来你们师徒坑害了多少人,那又该是多少冤魂,人在做天在看,我们如今有无法推卸的责任,但别以为你这老小子就可以逍遥法外了,自有因果轮回会让你自食恶果!

    “当务之急,还是必须要跟五宗协会取得联系。”

    “救灾救人也好,诛邪杀魔也好,这都是拖不得的事情。”

    “牛津,你在村子里想想办法吧!”

    凝舞沉吟着,与那牛津认真说道。

    “我……我尽量试试吧!”牛津皱眉为难,但还是点头答应。

    凝舞又道:“邪魔为祸在前,我辈修道人理应诛魔为先,至于是非对错,且留待诛魔之后再另说。”

    “是,仙师。”

    牛津态度恭恭敬敬,又道:“那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先在村子里问问看看,碰碰运气吧!”

    屋外,倾盆大雨;

    哗啦啦的大暴雨将天地连接,那雨声极大,哗哗作响,并伴有雷鸣轰隆传来,外面的夜色本就黑暗,如今更是浑浊和朦胧,什么也看不清什么也听不到。

    牛津随便找了个东西披在身上,一头便扎进了暴雨之中,转眼便被吞没了身形。

    “楚天,你的伤势如何?”凝舞美眸看向我,关心问。

    我笑了笑,摆手说没事。

    与那凶兽尨奴的激战并不轻松,我现今身体断了几根肋骨,并被震伤了脏腑,不过万幸的是断裂骨头没伤到脏器,否则的话我可就真的惨了。

    凝舞从身下取出一只瓷瓶,递到我手上。

    她告诉我这黄芽归元丹能够助我恢复伤势,让我不许借口拒绝,更不许不接受,眼下情况紧急万分,没有多少时间能够留给我们疗伤,所以能多恢复一点是一点。

    可是,丹药都给我了,那你怎么办?

    她说她并无受外伤,只是因法力耗尽导致一时体虚而已,并无大碍,相比起来我才更需要这丹药。

    这我哪能接受?

    丹药就这么多,要用自然我们两个人一起用。

    “拿着!”

    “吃!”

    凝舞一瞪美眸,其声严厉,略显凶恶。

    我被她给吓了一跳,怯怯接过瓷瓶,乖乖听从命令服下丹药。

    “以后不许再婆婆妈妈的,听见了没?我不喜欢!”凝舞见我听话服药,瞪着漂亮眼睛与我认真提醒。

    我露出笑容来,有模有样的躬身道:“遵命,老婆大人。”

    话音刚落,气氛骤然凝固。

    我心头一跳,这不小心可说秃噜嘴了,小心翼翼抬头,正对视着凝舞冷若寒霜的眼神。

    “谁是你老婆?”

    凝舞逼近过来,那目光带有压迫性,一时有些恐怖。

    “那个……”

    我缩了缩脑袋,心里发虚道:“谁是我老婆谁心里知道。”

    “为什么不直接说是我呢?”

    “楚天……”

    “来,今天我且给你个机会,表白吧!”

    凝舞绝美容颜上挂着森冷假笑,明明很美很迷人,却也让人不寒而栗,总感觉像是有股子危险在不断逼近。

    “表……表白!?”我诧异不已。

    凝舞笑容更浓,点头道:“既然你那么想撩我,今天我满足你的心愿,快点表白吧!”

    我心里顿时更虚了,不能说,打死也不能说!

    谁先开口谁先死!

    而且看这架势,我这要是真表白了还不被自家媳妇儿狠狠羞辱一番,恐怕羞辱都是轻的,后面还有一顿胖揍在等着我呢!

    “不闹了不闹了……”

    “咱先养伤办正事,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件大事没做,先不跟你说了。”

    我逃似的从凝舞压迫性的目光下离开。

    想套路我?

    没门!

    我是不会给你说明你我关系的机会的,更不会给你拒绝我的机会,否则以后我还怎么缠着你?

    而且,我确实还有件大事没来及做!

    虚境环我已经到手几天了,徒弟李宗国和女鬼叶若妍也已经进入鬼界几天了,因为我着急赶来救凝舞的原因,一直都没来及与他们取得联系,趁着现在有时间,是应该先问一问他们在鬼界的情况。

    凝舞以手扶额,蹙眉问我:“你为什么会让自己的徒弟进入鬼界去送死呢?”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我微笑反问,又解释道:“以李宗国当时的情况,入鬼界是他最好的选择了,一行固然凶险,但总好过白白自斩己身,这时节正是用人的时候,在没有发挥应该发挥的作用之前,谁也不能轻言生死,而且我也不愿他傻傻走上我的老路。”

    凝舞笑了,又问:“那你觉得,我们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想听虚的,还是想听真的?”我抬眼问。

    凝舞道:“自然想听你的真心话。”

    “真心话就是:我楚天,乃诛灭皇者人殷的关键,未能废去他人皇之位,消灭他法相本尊之前,我绝对绝对不能死;而你凝舞,你最应该发挥的作用就是坚定站在我的身后,有句名言说,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不是吗?”我坏笑道。

    凝舞微蹙眉头,似有些生气,她瞪我一眼,倒懒得与我计较了。

    我笑容更浓,双手与胸前虚划成圆,以御器之法操御神器虚境环,幽冥阎君陛下曾提醒我,这一入鬼界立即就会被皇者人殷所感知,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只开启一道两界通道门户,先确定徒弟李宗国的位置和下落,取得联系之后方便下一次沟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