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场面失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牛津接住叠成三角的黄符,神情顿时古怪不已。

    “前辈,真要作符的话,我自己都能画,压根儿就用不到你的符。”

    听到这么说,我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住!

    这可是我阴门行人派秘传的神令符,是你那野路子鬼画符能比得了的?况且,你牛津才几个道行,略比神棍强上那么一点罢了,又能和我楚天比得了的?

    不要正好,把符还我!

    凝舞拦住了我,认真与牛津道:“拿着吧,若真有意外的话,这道符或还可救你一命。”

    牛津这才意识到什么,将神令符收下贴身存放,不敢再有丝毫怀疑。

    天色渐亮,暴雨渐歇;

    牛津不知道从哪讨来一件雨衣套上,蹬响那辆破摩托之后,在雨中泥泞路上渐渐驶出杏树梁。

    等待,接下来又是等待;

    前世也好,今生也罢,我最讨厌的就是等,相比较于等待,我更喜欢主动出击。

    这种落于被动的局面,让我感觉很不爽!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修行即为修境,修境亦是治心,枉你已达元神现的修为境界,竟然还这么坐立不安的,心性难定,这就是火候不够,知道么?”

    凝舞闭着眼睛,面色沉静,绝美容颜上始终是淡然神情,那心境之镇定真是远非我所能比啊!

    我挠挠头,虽然心中不耐,但还是强行镇静心神运调息之法。

    可才刚过不大会儿,院门就被拍的一阵急促乱响。

    紧接着,有个女人闯了进来,扯着嗓子在叫牛津的名字,这声音有点熟悉,似乎就是昨天出现过的那个衣衫不整的女人阿香。

    她冲进屋里,见只有我们,不由得情急问:“牛津呢?”

    “你找他有什么事?”我皱眉问。

    那阿香顿时气恼瞪眼:“有什么事跟你们说顶用么?你们到底是谁,赖到现在都不肯走!?”

    我瞬间阴了脸,什么叫赖着不走?

    这女人阿香仔细打量起来,颇有股子成熟女人的韵味,那泼辣感更是吸引人,只是这玫瑰带刺可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牛津天一亮就出去了,你如果有事可以先跟我们说。”凝舞睁开美眸,淡淡道。

    阿香看向凝舞,顿时不由得眼睛一亮,可随后眼睛里又闪过一抹自惭形秽的无名妒火,她自认姿色不输于任何人,看是在注意到凝舞那美到极致的容颜时,不禁有种挫败感油然而生。

    “跟你们说顶用么?你们又管得了杏树梁的事么?”

    “你且先说来听听。”

    凝舞懒得理会她的妒火,再问一遍出了什么事。

    阿香张了张嘴,还是尽力压下了脾气,毕竟这村子里确实出事了,可还没等她来及说,院外又传来焦急的呼喊声。

    “牛津哥……”

    “村里出事了,你快去看看啊!”

    这次来的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女孩,约莫有二十来岁,那长相清秀水灵,性子柔和,看着就一副可人儿模样。

    而她,正是俏寡妇阿香口中的晴丫头!

    见家里只有我们,那晴丫头也不禁慌了神,经过这俩突然冒出来的女人一解释,我和凝舞这才了解杏树梁出了什么事儿。

    一夜暴雨过后,出山进山的道路尽数被封死;

    周遭受灾的村子有很多,受灾的村民那更是不计其数了,单单是失踪的人粗略估计就有上百人,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停的增加,至于伤亡情况也是同样严重,本来山洪爆发地势较低的村子村民就往山上跑,可是突如其来的地震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为避洪,才迫不得己上山;

    可突然的地震,让那山上的人再也无处可躲;

    黄土坡坡上本就水土流失严重,面对这样雪上加霜的情况,简直就是把人往绝路上逼,一时间虽然还不知道还能有多少人幸存,但恐怕……又要死很多很多人了。

    天亮之后,地震停了,暴雨也停了,附近受灾的人一股脑就都逃来了杏树梁。

    他们是来求助的;

    更是来求救的;

    杏树梁村长尽量组织村里壮年劳动力,出发赶去救人,可就在村长他们走了之后,那些因受灾逃来杏树梁的人就和本村村民起了冲突矛盾,甚至都动上手了!

    冲突的原因很简单:吃的、喝的、用的;归咎起来就这三个原因。

    而那打架的地方,正是村子里的小卖部超市。

    阿香和晴丫头着急来找牛津的原因,就是想让牛津赶紧过去看看,毕竟他可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牛大师,多少还有那么些威望,现在村长不在村子里,也就牛津出面能够镇得住局面了!

    “牛津他离开多久了?”凝舞蹙眉问我。

    我想了想:“差不多四个小时。”

    “那他应该回来了啊,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凝舞悄声又问。

    我也紧皱眉头,这么久都没有回来,确实有可能出事了。

    以杏树梁距离山中葫芦口的距离,而且牛津是用摩托代步,一来一回四个小时应该是够的,既然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那很可能就是遭遇了破阵而出的邪魔玄魁和凶兽尨奴。

    凝舞突然站起身,我问她做什么去,她说她要先在村子里看看,然后再去山中找那牛津。

    我也起身:“咱们一起去吧!”

    “你留下养伤,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可以。”凝舞道。

    那怎么行?

    且不说男人女人的问题,单单就说你是我媳妇儿,我也不放心你一个人再进山中啊!

    况且,也不能给对方逐个击破的机会不是?

    我已经拿定主意,不容凝舞再拒绝。

    当即,我们和阿香还有晴丫头一起离开家中,向着村子里的出事地点赶过去。

    时间差不多是上午十一点,外面暴雨已停,但黑压压的乌云依然未散,云层很厚也很低,完全遮蔽了阳光,压抑在人的心头上,那仿佛随时都会再降一场大暴雨。

    淅淅沥沥的雾蒙细雨随风飘荡,道路泥泞。

    阿香她们在前,我们跟在后面,在杏树梁里走了一会儿便来到穿过整个村子的那整条小街,而此时街上聚集的人可不少,呼喝争吵辱骂声闹个不停,人群中央正有两拨人在动手互殴。

    简单了解过情况之后,就是有人来小卖部超市拿东西却不给钱引起的。

    一方辱骂,死穷鬼想白吃白喝不给钱;一方叫喊,丧天良的狗东西竟然坐地涨价,趁着闹灾发横财。

    于是乎双方斗的头破血流,场面一度控制不住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