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联系幽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人群中央的两拨人斗的头破血流、不可开交,看热闹的人不少,但却没人敢上前阻拦,这种局面俨然已经控制不住了。

    我和凝舞见此,微皱眉头。

    这种事情不太好管,那小卖部老板坐地涨价,趁闹灾发横财,这种举动固然利欲熏心、道德败坏,但另一方想白吃白喝白拿东西,那也同样不对,不是吗?

    虽说逃灾时顾不得携带财物,没钱付账这情有可原,但以此为借口要强抢,这可也说不过去!

    凝舞看不下去了,她想出面喝止这两拨人。

    我拦住她,轻轻摇头,咱们一不是杏树梁村民,二不是警察,所以还是不要插手比较好。

    村里有村长,他会来主持局面的!

    “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凝舞沉着脸,似有些生气。

    我苦笑反问:“不然呢?难不成你还想冲这些村民施以雷法吗?以势压人吗?那不成了持法邪淫乡里了?牵扯到利益纠纷和分配,这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解决的,这次你就听我的吧!”

    凝舞沉着脸犹豫之后,还是暂压下了怒火。

    “再这么打下去的话,搞不好可是会死人的啊!”一旁晴丫头焦急道。

    阿香皱眉问:“村里有没有人去通知村长?”

    “我也不知道,应该有去通知吧……”晴丫头也不能确定。

    “什么叫应该?”

    “我去找村长他们!”

    阿香打定主意,这就要离开杏树梁去找村长,可还没等她走,村口呼啦赶回来一群人,为首领头的正是杏树梁的村长。

    村长回来了,村民们就有了主心骨。

    这场混乱的互殴立即得到控制,强行拉开双方之后,村长问明原由,狠狠训斥了那小卖部老板,骂他是丧良心的玩意儿!

    天灾已经这么严重,你还想掀起人祸不成?

    气恼的小卖部老板和他家里人,指着村长的鼻子大骂他胳膊肘朝外拐,一怒之下,老板回家锁死店门,这生意他不做了!

    这件事既结束了,却也没有结束。

    受灾的村民仍需要安顿,吃的喝的用的这都要很多东西,杏树梁虽然是一个大村集,但这个“大”也只是相对而言,村子里根本就没有能够供给这么多人的吃喝准备,一时间要安顿那么多人单凭杏树梁可安顿不了。

    村长大声喊话,稳定人心,说着大家齐心协力抗震救灾,等待外面的救援。

    不得不说,这很有用。

    逃难赶来杏树梁的受灾村民很快也得到了暂时安置,总之吃饭的问题是得以暂时解决了,东家借西家凑一通忙活之后,所有灾民都先填饱了肚子。

    有村委会的人悄悄提醒村长,这么下去可不是办法,必须要提早准备才行!

    “准备什么?”村长问。

    那人低声情急道:“这么多张嘴那得吃多少东西?这要是万一打不通封山封道的路,怕是会出乱子的!”

    村长闻言,不禁深深沉默下来。

    而这时,我和凝舞已经离开了杏树梁,既然村里局面已经稳定,也就用不到我们再操心。

    我们走在山外寻找牛津的路上,既然这个老小子良心发现,我们也不能就这么对他不管不顾,而且那山中葫芦口的情况必须得到确定,毕竟……一旦若是邪魔凶兽破阵而出,那整个杏树梁恐怕就危险了。

    高原山上,土路泥泞;

    泥石洪流虽然已经停歇,但那些坑坑洼洼的地方,活似一个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陷阱,要是一不小心陷进去,绝对逃都逃不出来!

    天空云层压抑,有淡淡阴气在弥漫,明明是大白天本应阳气*,可现在竟然一片阴寒。

    “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凝舞微蹙秀眉,担忧道。

    我皱眉点头:“这么下去的话,撑不到晚上怕就会有鬼灵化生的吧!”

    “楚天,你试试能不能借幽冥传讯,这里的情况必须要尽快通知五宗协会,不能再耽搁了。”凝舞认真道。

    我眼睛顿时一亮,竟然把这茬给忘了!

    现代通讯方式虽然不行,但仍然可以联系幽冥啊,只要找个人将消息带去五宗协会,道门一定会赶来驰援的!

    停下神行法,我以阴间敕令之语呼唤幽冥使者。

    不大会,幽冥招引铃声出现,雾霭氤氲中出现一条羊肠小道,那侍令官许由的身影疾驰而来。

    “有事快说,我忙着呢!”

    许由一露面,就急促让我有什么事赶紧说,他还要赶回幽冥。

    我从凝舞手中接过“地荒”经,转交到许由手里,并且认真严肃的告诉他,不论他有什么急事儿,都一定先把这件事给办妥!

    邪魔玄魁现世,凶兽尨奴为祸;

    那九杀九镇的山河大阵被破在即,务必要尽快通知五宗协会,上禀符宗真人商天师,以这古籍最后书页的两道符术作符十八道,并遣飞天高人向这里驰援。

    “什……什么玩意儿?”许由听完我的话,手都抖了抖。

    我催促一声:“具体怎么回事以后再说,你快去快回,我们等着你的消息。”

    “可我上哪去找商天师啊?”许由叫道。

    我瞪眼说:“你丫就不会想想办法?救人如救火,如果晚了,我们可能都得交代在这里!”

    “屋漏偏逢连夜雨,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许由一连呢喃好几声,踏上羊肠上路这就要返回幽冥,可突然的他回头看向凝舞,惊异道:“香……香狐妃!?”

    “还不快去!”

    我抬脚踢在他的屁股上,许由身形踉跄消失于羊肠小路。

    许由走了,这件事眼下只能寄希望于他。

    我和凝舞行走这一道,远远曾见那山中信号基站倒塌损坏,半淹在泥水洪流之中,许多原本应该竖立的电力风力设施,尽数都被这场山洪暴雨和地震摧毁了。

    这种情况下,要是能有信号才是见鬼了。

    “走吧!”

    凝舞轻轻叹气道,我点点头,重新出发。

    越是靠近山中葫芦口的位置,天空乌云越是浓厚,仿佛就在头顶触手可及的地方,恐怖的压抑感笼罩心头,令人有种难以呼吸之感,就好像天快要塌下来了一样。

    ……

    “咻——”

    一前一后两道黑影正在空中疾驰,他们速度极快,状似飞鹰一般俯冲而落,并散发出诡异阴森的刺耳啸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