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回旋的余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状似飞鹰一般的巨大身影,如利箭飞掠而下,那刺耳啸声响彻天际,直达九霄,待到近处时才发现竟是一个半人半骷髅的怪物,浑身黑气缭绕不散!

    而地上,一辆旧摩托七拐八扭的来回机动,在湿滑地面犁出道道痕迹。

    牛津咬紧牙关,死命拧着油门。

    他不能停下,一旦陷进泥窝里那他就插翅难逃了,他唯有保持住速度的惯性,才能抓住逃出生天的希望。

    完美的侧身飘移,顺利躲过俯冲而下的恐怖黑影,可还没等牛津松口气,另一道黑影抓住机会狠狠撞在了摩托上,伴随着巨响,牛津也被撞飞出去,狠狠摔一个泥坑里。

    眩晕,头脑昏沉,耳朵里一片嗡鸣;

    牛津强撑身子从泥坑里爬起,可紧接着一个人形怪物飞冲而来,扼住他的喉咙,再次把他摁进了泥坑中。

    牛津拼命挣扎,手脚乱蹬,但却根本反抗不了那铁钳般的手掌以及巨大无比的力量。

    “嘿…嘿…嘿……”

    诡异笑声传来,它露出很满意的笑容。

    在它手掌钳下的鲜活生命正处在溺亡边缘,很快就会窒息,很快就会被泥浆灌进嘴里,而他的魂魄很快就会归它所有了!

    濒死边缘,牛津反倒冷静了下来;

    他憋住胸口的那一口精气,使出他修自阴阳道的传承法术,左手掐日君诀,右手捏月君诀,猛地抓住那钳着它喉咙的骨手,再奋力交错,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明明坚硬无比的骨手此刻竟然应声而断,挣脱压制之后,牛津的身体陡然从泥坑中弹起,手诀凝合为一,成伏魔杀鬼诀,直指那人形骷髅怪物的胸前。

    “砰!”

    一点金光骤然自指间引爆,巨响轰鸣,在他面前的人形骷髅怪物在猝不及防之下,被牛津凝诀双手戳中胸口,瞬间便四分五裂的爆炸开来。

    无数碎骨乱飞,散落满地。

    牛津剧烈猛咳几声,一口又一口的鲜血吐出,他的脸色由涨红到惨白,紧接着又浮上一抹异样的病态红晕。

    然而——

    本应粉身碎骨的骷髅怪物,那些粉碎的骨头缓缓飘起,有一缕缕黑气在控制着所有的骨头缓缓聚合,就在牛津的面前又开始汇聚成人形。

    牛津咬牙切齿的破口咒骂一声,而这时,身后那只怪物再次袭击而来。

    牛津想躲闪应对,但身体根本就动不了。

    “老子跟你们拼了!”

    牛津大吼一声,咬破舌尖一口真阳溅吐在手掌,倾尽他的精气骤然拍在胸口上。

    而那里,正有着三师敕令灭邪符!

    “轰——”

    三师之力磅礴涌出,克阴灭邪之力骤现,化为汹汹紫色火焰腾然而起,其中因由白色雷火闪烁不止。

    宛如天火一般的火焰四散,如有灵性分前后将那两个骷髅怪物的身体笼罩,浓郁阴气似油遇火,霎时间被彻底引燃,愈演愈烈,蒸腾*的温度令空气都隐隐有了几分扭曲。

    “嗷……”

    凄厉嚎叫响起,两个火人扑腾不停,在发疯般的痛苦挣扎着。

    那一寸寸骨骼在消融成黑气散去,它们拼命的想要用阴气扑灭紫色烈焰,可越是如此,反倒越会引得火势凶猛,终于两个人形怪物轰然倒地,身体呈焦炭飞灰散灭,一缕缕黑烟在空中渐渐飘散。

    牛津神情愕然,有些没想到神令符竟然这般厉害!

    幸亏还有这道符存在,他才能够捡回一条小命,否则这两个杀不死的怪物今天非把他给吃了不可!

    “呵呵呵……”

    “哈哈哈哈!”

    牛津咧嘴大笑着,死里逃生的感觉真是够爽!

    强撑着虚弱无比的身子,走到破摩托之前,只是粗粗看一眼就能够判断,这辆跟随了他多年的老伙计今天算是彻底交代了。

    没了摩托代步,那就只能靠步行走回去。

    牛津微微喘息着,他抹掉嘴角的血迹以及脸上的泥浆,迈起坚定步伐向杏树梁赶回去。

    ……

    当我和凝舞找到牛津时,他整个人已经撑到了极限。

    宛如乞丐模样的他,浑身泥浆掺杂血迹,看起来很是肮脏不堪,那脚下的步子像是灌满了铅一样,每走一步都艰难无比。

    “仙师,前辈……”

    牛津见到我们,不禁露出劫后余生的兴奋笑容,可也就是这心神一放松的功夫,他眼前一黑整个人轰然倒在地上。

    这可把我和凝舞吓了一跳,连忙赶过去查看他的伤势。

    虽没有致命伤,但他受伤可是不轻,尤其是他脖子上有一道清晰无比的青黑於印,他的喉咙受了伤,说话声音沙哑无比。

    “邪魔玄魁已经破阵而出,凶兽尨奴也不见了踪影……”

    “他应该……”

    “他应该是昨夜逃出的,引动山洪,吞噬人命,食取生魂精魄,接下来恐怕就要袭击杏树梁了……”

    牛津说完这番话,便就彻底昏迷了过去。

    我和凝舞互看一眼,无不面色凝重,先救人要紧,我背起牛津的身体,施展神行法我们原路返回杏树梁。

    “楚天,我们……我们造孽了啊!”

    “这并不是我们的错,你不要胡思乱想!……前有皇者人殷封天,这才会导致山河大阵削弱,而邪魔玄魁的破阵出世是迟早的事情,与我们并无直接的关系!”

    “可是,可到底是因我们才害死了那么多的人啊!”

    “凝舞,容我说句不好听的,这些人的命数早已有定,他们必然会在这场天灾之中,就事论事而言,这与我们真的毫无关系!……现在要紧的,是要抓紧时间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如果真像牛津说的,邪魔玄魁会袭击杏树梁的话,我们到时候该怎么阻止他,又该怎么诛灭他!”

    “会真的毫无关系么?”

    凝舞语气落寞,充满自责,那美眸中波光闪动,尽是懊悔内疚之色。

    当然必须毫无关系了!

    面对那种必死境地,除非我和凝舞死在里面,才不会引动这场罪孽因果,但是凭什么!?

    我不管凝舞是怎么样想的;

    我不能死;

    她也不能死;

    为此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承担任何后果,而现在这种形势局面虽然很严重,但也不是没有弥补的机会和可能,只要我们能够将那邪魔玄魁诛灭,这一切就还有回转的余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