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别有深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穿好衣服的牛津走出屋门,连哄带劝的将三个女人赶回了家,现在可不是儿女情长腻腻歪歪的时候。

    她们虽然不愿意,她们还很担心牛津的身体;

    然而,牛津一个颇为严厉的眼神,顿时将她们纷纷给吓退了,依依不舍的离开这里。

    我心中呵呵一声,真是御女有道啊你!

    “仙师,前辈……”

    “谢谢你们及时赶到救了我,先受我一拜。”

    牛津二话不说,俯身便拜。

    “救你是理所应当,先说说具体怎么回事吧!”我道。

    牛津站起身,与我们将所见所闻细细说来,当他清晨赶到山中葫芦口时,那里的地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两侧山崖完全倾颓,像是爆发过一场剧烈的地震,碎石满地,一片狼藉,至于邪魔玄魁已然不见踪影。

    他本想凑近些仔细察看,但也就在那时,他看见了两个骷髅人形的怪物!

    “是堪宗道人前辈和符宗道人前辈……”

    凝舞轻轻暗叹一声。

    牛津继续往下说,当时这两个怪物正在空中盘旋,牛津躲藏起来不敢露头,这一躲就躲了将近两个小时,幸运的是飞天骷髅怪物并没有发现他。

    终于,他找到了逃离的机会。

    骑上破摩托飞驰电池疾行在山中,可没过多久,那空中的骷髅怪物就注意到了他,一路追逐很远,最终牛津拼死才杀了那两只怪物。

    听着他讲述惊险经过,我不由得投过去赞叹目光。

    该说不说,这家伙临危反应还是有的,否则的话恐怕早已经死在山里了!

    牛津苦涩一笑,他并没有多少劫后余生的喜悦,相反却有种浓浓的后怕心悸之感,幸亏没遇到凶兽尨奴,更幸亏没遇到邪魔玄魁,不然他就算有九条命,今天也是回不来了。

    不过……

    现在可不是轻松的时候。

    我将杏树梁里发生的事情说给他听,村长死了,这村子里很快就会出乱子,现在只有靠你出去镇住局面!

    “我?”

    “我哪行啊!”

    “前辈,你未免太高看了我点……”

    牛津缩着脑袋有些心虚,他能够预见到发生什么,但要他出面挑大梁,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底气。

    “不行也得行!村外的邪魔交给我们,但村里可就靠你了。”凝舞严肃道。

    牛津面露苦相,张了张嘴却再说不出推辞的话来。

    我摆摆手,赶他去看看村里的情况。

    那村长以及十几个人的死,还是他小情人的爸爸,这要是不去看看可说不过去,而且村里可不能再生乱子,一定要想办法尽力稳住局面。

    牛津垂头丧气离开,就算再怎么没底气,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幽冥使者那边还没消息?”凝舞问。

    我叹气一声再试试看,以阴间敕令之语呼唤许由现身,不过这一次终于有了回应,小院里幽冥阴气溢散,一个独臂人影自其中快步走出。

    “来了!”我眼睛一亮。

    许由边走边叫道:“催催催,催魂儿呢你,这一有结果我不就回来了嘛!”

    “废话少说,怎么样了?”我忙问。

    许由没好气儿道:“办妥了!商天师已作灵符十八道,并遣飞天高人全速赶来这里,天黑之前就能赶到。”

    “就只有一位飞天高人?”凝舞蹙眉问。

    许由点头:“是的!玄言子坐镇京都,其余五子已经紧急奔赴各地,实在无暇再分神处理这里的事情,接下来就只靠你们自己了,当然……还有我!”

    这可和我们想象的有些不一样,仅仅只有一位飞天高人,如何能够应付得了邪魔玄魁?

    虽说有许由在,鬼灵作祟他可出手帮忙拘魂,但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在应付邪魔和凶兽方面,他可完全帮不上什么忙。

    “那为飞天高人是谁?”凝舞问。

    许由回答:“商天师亲传弟子,景瀚道人。”

    “他!?”凝舞顿时紧皱眉头。

    我好奇问:“既然是真人的亲传弟子,那他应该很厉害咯?”

    “见了你就知道了。”

    凝舞深深看我一眼,这眼神看我的感觉怪怪的,似是别有深意,在表达些什么,但我一时间有些不明所以。

    可确定一点,凝舞与这景瀚道人相熟认识。

    事已至此,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道门五宗面临的压力同样无比巨大,还能分派一位飞天高人已是不易,既有诛魔之法,再加上我和凝舞都在这里,那商天师索性就将此地局面全然托付给了我们,他相信着我们就好似我们相信着牛津一样,不过本质上都是赶鸭子上架。

    天空中乌云浓密,不知不觉又飘起细雨,渐渐越下越大,轰隆雷鸣响彻天地,明明距离天黑还有很长时间,但昏暗的世间已似将入暗夜。

    我们不再耽搁,分头行事。

    我和凝舞互为犄角镇守东西,侍令官许由居中坐镇,以防有鬼灵来袭,而牛津则以牛大师的身份在村子里稳定人心。

    ……

    “关于诛魔,你怎样想?”

    “九杀九镇,命融诛魔,既然需要十八人进行献祭,那就只能找十八条人命来了!”

    “就这样抓十八个人让他们去送死么?”

    “不然呢?媳妇儿……哦不,凝舞,想要成事总要付出牺牲和代价,谁也不愿成为被选择的人,但若能以少数人的牺牲拯救多数人,我愿意背负这身罪孽!”

    “道理我都明白,可是……”

    “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就好,你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想你从前杀伐果断,从不为这种事情为难,怎么如今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

    “我只是不想旁人因我而死,我只是不想亲手害了旁人送命。”

    “傻瓜!事情总要往好处去想,也未必见得就会出现最坏的局面不是吗?或许我们能够凭借实力将那邪魔诛杀呢?”

    “希望如此吧!”

    ……

    仰望苍穹天空,细雨扑面而来,黑云积厚有抹褐红之色在酝酿,那明明应该是夕阳余晖的色彩,此刻却充斥着不详的意味。

    “下雨天,还真是让人讨厌啊!”

    “玄魁……”

    “你差不多该现身了吧?”

    我喃喃自语,手持金府雷龙静静等待,杏树梁周围已被我们布下术数示警阵法,只待邪魔鬼灵现身便能够立时察觉。

    察觉之后呢?

    自然唯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狂风呼啸而过,细雨飘零,吹散的它们宛如风中舞者,颇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突兀地,我心神一震,远望向杏树梁村子,顿时紧皱眉头。

    这群人可真会挑时候闹乱子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