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快走,离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在这个傍晚,就在我们三人严阵以待的时候,杏树梁内再次爆发了矛盾冲突,起因还是最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问题。

    人总是要吃饭的,而那将近二百口受灾逃难而来的村民,却正面临着没饭吃、没地住、没衣服御寒的境地,细雨飘零,越下越浓,连续两天的雷雨天气让这片地区的温度骤降了十度左右,明明是初夏季节却好似秋寒来临。

    想要稳定人心,就必须要解决吃饭穿衣居住;

    可牛津又哪里有这个能耐?

    那不是一个两个人,也不是十个二十个人,受灾村民再加上受伤急需救治的人足足二百有余,就算是一座米山面山也能很快就给吃光了!

    之前时,有人就这么提醒过村长;

    村长想到的办法是自救,带领受灾的各乡村民去打通洪流封山道路,可是一场山崩,十几人殒命,彻底砸灭了人们想要外逃的希望,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山外的救援部队能够快些到来。

    但谁又能确定被困死这里的他们,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得到救援?

    一天已经过去,村里与村外仍旧是无法取得联系的状态,倘若还要再坚持一天的话,所有人首要想到的就是自己和家人。

    起初,村长已经召集村民,将粮食集合起来供应大家先解决吃饭问题。

    但仅仅只是解决了一顿而已,村长就死了,杏树梁的村民再不愿拿出自家粮食出来,牛津牛大师在村里求爷爷告奶奶,好不容易讨来了些粮食,但面对二百口子受灾村民这还是不够的,于是乎一场暗中谋划的抢劫行动开始,首当其冲遭劫的就是村里小卖部超市。

    这小卖部老板趁闹灾发横财,良心败坏,有之前参与斗殴的受伤村民心怀怨气,勾结了二十几个人砸门抢店,当牛津赶到主持局面的时候,已然有人在混乱中被打死了!

    死者,正是小卖部的老板!

    被洗劫一空的小卖部,一片狼藉,牛津看着地上鲜血横流的男人,以及那些受伤的家属,顿时不由得怒火横生。

    利器伤命,腰窝处明显被人捅了四五刀;

    有人趁着混乱,携怨杀人;

    这小卖部老板固然有不对的地方,但何至于为此丢了命?

    而且还是那别有用心的人在伺机报复!

    幽冥使者许由凑到近处,御使拘魂索,将那枉死的魂魄拘出体外,死去的人意识到发生什么事后,当场痛哭流涕、懊悔万分,许由面无表情看着这一幕,允他最后逗留再看一眼家人,这便就要送他入幽冥地府。

    “鬼差大人,我死的冤啊!”男人嚎哭道。

    许由却道:“那枉死魂魄不知几何,谁人不冤?”

    “可我是被人杀的啊,难道你不应该去抓杀人凶手吗?你不应该为我主持公道吗?我冤啊!我惨啊!”男人大哭着叫道。

    许由反问:“我为什么要为你主持公道?”

    这一问,却是把那男人给问愣住了,杀人者都不去管,那这还有没有天理可言了?

    “命数既有天定,因果自有轮回。”

    “所谓天理,并不是我身为阴差的职责范畴,现在……你该入幽冥了。”

    许由说完这番话,便就送这鬼魂入幽冥。

    他不能在阳世间继续停留,尤其是不能在现在这个时候逗留,说不得他会不会突然怨心凝聚化生鬼灵,更说不得他这鬼魂受邪魔影响,而成为了被操控的鬼灵奴隶。

    “不!”

    “我不要!”

    “我不去地府,我要报仇,我要跟我的家人在一起!”

    “我要留下,我要留下……”

    枉死鬼魂惊恐的大喊大叫,他拼命挣扎拘魂索,想要从这里逃出去。

    但既有幽冥使者在,哪里是你这小小鬼魂能够反抗得了的,在那声嘶力竭的喊叫中,男鬼被拘魂索强制束缚,送入雾霭氤氲中的羊肠小路,眨眼间便就消失不见。

    而另一边,乱象还在继续;

    牛津怒气腾腾的去找那些受难灾民理论,胆敢抢劫杀人,无论如何都要他们给出交代来,并交出杀人凶手!

    但结果……

    当牛津赶回村委会时,一众受灾灾民正在分吃的喝的,其中不乏有老小孩子。

    理论注定是枉然的,受灾难民甚至反问牛津,“难道那丧良心的狗东西不该死吗?这些吃的喝的是可以拿来救命的,可他呢?他竟然囤着不卖,所以他该死!”

    “他该不该死我不知道,但杀人就该偿命!谁动的手?是男人就给老子我站出来!”牛津怒吼道。

    一时沉默,没人承认更没人站出来。

    受灾难民们沆瀣一气,摆明了就是要维护杀人者,他们都认为杀得好,杀得对,偿命?为那狗东西偿命?

    他也配!?

    面对这些多人的口舌争辩,单凭牛津实在是寡不敌众,甚至到最后,有好些青壮年男人站出来反要牛津给出答应他们的御寒衣物,这天儿越来越冷,大人还能够撑着忍忍,但老人和孩子怎么受得了?

    牛津简直怒到发笑,砸店抢劫,杀人害命,你们竟还好意思继续提要求?

    杏树梁并不欠你们的,救你们是出于好心,帮你们是出于好意,这份好心好意统统被你们拿去喂了狗,若是不给又如何?难不成你还要挨家挨户再抢不成!?

    你们究竟是人;

    还是畜生!?

    这一通咆哮大骂暂时镇住了场面,所有人面面相觑,不敢再对视牛津的严厉目光。

    甭管咋说,杀人就是犯罪,就是不对,这无可辩驳!

    牛津再次沉声问道:“到底是谁动的手,谁下的刀子,给老子我站出来!”

    “牛大师,可我们也要活命啊!”人群中有人喊道。

    “是啊是啊,我们也是没办法才这么做的。”

    “要不是那人赖,我们也不至于去抢,先赊着欠着他不愿意,我们又能咋办。”

    “明明是杏树梁的人心黑,山里遭难,不互帮互助就算了,还落井下石,凭什么现在来怪我们!”

    “就是就是!”

    “你们答应给吃的喝的用的,结果到现在都没影,那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

    “说的对!我们没错!”

    “就是!没错!”

    ……

    一人大喊,附和声此起彼伏。

    无论牛津咋说咋讲,就是没人出来认这个罪,他们抱定了法不责众的理儿,死活不认账,谁又能有什么办法?

    牛津气急败坏,真恨不得一人给他们一耳光,将这些熏了脑子的家伙都给打醒。

    始终跟在牛津身后的许由心有所感;

    他紧皱眉头,出声提醒:“牛津,快走,快离开这里!”

    牛津被吓了一跳,他身边明明没有人,却不知是谁在他耳边说话,幽冥使者许由情急之下,拽着牛津的衣领将他一直拖出村委会的大门。

    而就在这时,大门口外几十个人手持武器,气势汹汹冲了过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