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盛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几十人都是杏树梁的村民,牛津全都认识,为首当前的几个人身上还有伤,他们是枉死小卖部老板的亲戚家人。

    或执菜刀,或拿砍柴刀,或持镐头,或举棍棒,或拎铁锨……

    每一个人手里都拿着武器,气势汹汹向村委会走来,他们每个人的精气神似乎凝在了一起,戾气浓郁,在这乌云浓密的阴暗天空之下,仿佛是一群恶魔正在不断走来。

    看到这一幕,牛津身体不自觉的抖了抖;

    他被这群人的凶恶气势给吓到了,浑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这群人是来干嘛的,自然不言而喻,但光是想想那后果他就连汗毛都竖了起来。

    牛津硬着头迎上去,赔笑问:“磊哥、堂子,你们……你们这是要干啥啊,有话咱们好好说嘛!”

    “跟你没关系,滚!”堂子一瞪眼,凶恶无比。

    吃了瘪的牛津险些没对被推搡摔倒,他小心翼翼的赔笑更浓,在人群里终于看到了一个长辈,他连忙大叫招呼:“六叔,六叔六叔,这么做可不合适啊,您您……您相信小牛子我的话,就把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好不好?我保证跟你们一个交代,行不行?”

    “这件事你处理不了,也不用你处理。”

    “以怨报德,杀人偿命!”

    “行凶的人该死,其他人都不能再留在杏树梁,今天我就要撵他们滚!”

    那位半白头发的六叔脸色阴森,隐有黑气缠绕,就好似是鬼一样,说出来的话更是令人不寒而栗。

    “六叔,不能这么做,你们大家冷静冷静,好不好……”

    没等牛津说完,突然一只大手拎住了他的衣领,那位磊哥凶神恶煞的凑近牛津,阴森道:“牛津儿,你可是杏树梁的人,胳膊肘朝外拐?你想当叛徒不成?别再在这里碍手碍脚,否则老子连你一起收拾了!”

    一句话说完,猛地奋力一推,牛津踉跄好几步跌坐在地上,这股力道着实有些大的不像话!

    牛津呆愣住了,这时候即便想拦也已经拦不住了!

    一群人经过牛津的身旁,如同压抑的猛兽一样继续向村委会大院里走去,牛津咬着牙,还想拦住他们再说些什么,可这时突然一只手按住了牛津的肩膀。

    牛津回头看去,正看到一脸凝重的许由。

    独臂空空的袖子迎风飘荡,脸色凝重的许由提醒道:“这件事你确实已经管不了,趁现在赶紧去把你想保护的人都藏起来,免得再遭受牵连,这是你眼下唯一还能做的事情。”

    “呃……”

    牛津失神微愣,彻底慌了神,他已经意识到了后果,可他不甘心让那可怕事情的就这么发生。

    牛津急道:“您……您难道就不能管管吗?”

    “阴间不理阳间事,阳间不问阴间鬼,一界自有一界的规矩,我问不了也管不了。”许由轻轻摇头。

    牛津叫了句:“可他们明显不对劲啊!……对了,他们肯定是鬼上身了,他们绝对是受到控制了,这难道你也管不了吗?”

    “他们的神智确实受了影响,但他们并没有被鬼上身,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出于他们自身的选择,自作孽不可活,如是而已!”许由认真道。

    牛津不甘心的说:“可是……”

    “没什么可是!”

    许由突然瞪他一眼,打断了他的话:“该提醒的我已经提醒了你,还能救下几人就全看你自己了。”

    话音刚落,许由的身形突然消失不见。

    牛津足足愣了有几秒钟,他终于回过神来,他咬着牙不甘心的望向村委会,终于他还是从地上爬起身扭头跑开。

    “啊!!”

    凄厉惨叫声此起彼伏,嚎叫痛哭更是不绝于耳,响彻在暗夜下的杏树梁里。

    不用看,也能想象到村委会里变成了怎样的修罗场。

    那里是地狱;

    令牛津逃似的躲离那里;

    可为什么就会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虽说吃喝问题难解决,但以杏树梁家家户户的储量,撑上一两天绝对没什么问题,山外的救援部队肯定正在开进,只要撑过这段时间大家就都能得救,但是为什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莫名有种感觉,仿佛有无形大手正在控制和操演着一切!

    那个家伙需要这场人间惨剧;

    需要这些人都去死;

    想到这里,牛津便不寒而栗,如果是有鬼魂作祟,他还能想想办法解决,但这种事情他如何能应付得了?

    他唯一还能做的就是尽可能逃离这里!

    细雨渐浓,有股粘稠感,刺鼻腥味扑面而来,竟好似是……血一样,牛津摸了摸脸上,又看了看掌心,恍惚中有错觉凭生,天空正在下着血雨,自己正置身地狱!

    ……

    黄昏时,惨剧横生;

    杏树梁村民持凶器攻入村委会,大肆行凶杀戮手无寸铁的受灾村民,这是一场报复行动,更是一场戾气的盛宴。

    鲜血染红地面,又逐渐被雨水冲刷干净,可它冲刷不去那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怨气在积聚,怨念在发酵;

    堆满了尸体的村委会,成了阴邪之力最好的滋生之地,而幸存的人就好似恶魔般在遍地尸体中伫立身体,他们昂首悲愤嘶吼着,啸声如同凶魔之怒!

    这是一场没有胜利者的战争,一方人多势众,一方手持利刃;

    最终,人多的一方将人少的一方吞噬,可邪恶种子已然萌生并发芽,并未因人的死去而消散,相反它变得更加浓郁了起来,它仿佛具现成了鬼灵依附在人的身上,人的心中。

    这件事并没有结束,这件事才刚刚开始……

    幽冥使者许由站在雨中,发出一声浓重长叹,可他所能做的,就只是将这些枉死魂魄尽数拘入幽冥,不使它们于此地化生鬼灵。

    ……

    真正的邪魔还没出手,可人心中的邪魔却已然恐怖如斯!

    我远远看着,没有插手其中;

    凝舞也在远远看着,亦没有插手其中;

    天空浓厚黑云的隐藏下,也有一道轻蔑目光正在饶有兴趣的俯视着,那眼神仿佛在看着一出好戏,那凶威笼罩并锁定了我与凝舞的身形,这种僵持的状态令我和凝舞不由得全神戒备,一时间无暇再顾及杏树梁里发生的事情。

    终于,它像是看腻了,目光渐渐移到我们的身上,霎时间凶威更盛!

    它……

    便就是命融诛魔大阵所镇封的不灭邪魔——玄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