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动崆峒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我觉察到身后的凝舞有危险时,凝稠乌云中显露出的黑袍身影,已然向凝舞扑了过去。

    它整个人一展黑袍,如同苍鹰展翅般完全笼罩住凝舞,这情景就好像一层黑气溢散的黑布,盖住了被虚境环保护的凝舞一样。

    凝舞美眸冷漠,生死之际,绝美容颜上并无任何惧色;

    头顶的淡金色屏障光罩很快被黑布遮掩,那一道道如有灵性的黑气似是触角般,恶心无比的向着屏障下渗透,凭这件神器竟然挡不住邪魔玄魁的侵袭。

    “雷法修士,其神纯净。”

    “拿你助我元神恢复伤势,最是适合不过,我既是被你所伤,也当该用你的肉身炉鼎来偿还。”

    玄魁并未显露本尊长相,但这阴森无比的声音却是渗人无比。

    “邪魔尔,着实该死!……枉你玄魁机缘造化,得以幸生,竟却不知痛改前非,天道必诛你!”凝舞冷漠道。

    “天道?”

    “哈哈哈……”

    “你这女娃娃,又岂知天为何物?又岂知天在何处?”

    “妄言天道,殊不知天道早已断绝!”

    玄魁轻蔑冷哼,幽幽又言道:“待吾从这里脱身,待吾另立天道,吾会留你一缕元神陪伴于我,让你好好见识见识究竟何为天,又何谓天道!”

    “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凝舞嗤笑一声,美眸里嘲讽意味甚浓。

    玄魁邪笑一声:“看你这女娃娃似乎也不只是简单凡胎,留你陪伴,最是恰好不过,现在弃暗投明,吾免你受炼魂之苦,吾亦可许你王母之位。”

    “凭你这邪魔,也配!?”凝舞神情骤冷,终于动了怒。

    “哈……”

    玄魁刚想得意猖狂的大笑,可突然间笑声戛然而止。

    “给我破!”

    “吼!!”

    一杆紫金色的长枪突然刺来,雷霆霹雳凝成锐利枪锋,凌厉无比的刺破了邪魔玄魁的那身黑皮。

    “嗤啦……”

    枪锋势不可挡,瞬间破开了笼罩着凝舞的浓稠黑气。

    “什么!?”

    “你怎会……”

    玄魁震惊一声,如同苍鹰收拢翅膀一般,顿时将黑袍完全缩了回去,它的身形不断后退,它想重新隐入云雾之中。

    我压抑着阴沉脸色,大吼道:“老子的媳妇儿你也敢耍?看我不把你打到亲妈都认不出来!”

    一片奇异青光瞬间从我身体上激射而出,将那猝不及防的黑袍身影笼罩,以正道神印禁锢空间之力,彻底封死了玄魁的退路,令它这元神无法逃离,更无法躲闪。

    “崆峒印!?”

    玄魁惊骇不已,认出了这件神器是为何物。

    我仗着手中枪势未尽,脚下猛踏一步,跃起身形再度凶猛刺出,锐利神枪仿佛突破了空间,眼看着就要命中这邪魔的身躯。

    “拢!”

    玄魁瞬间回神,口中再喝一字真言。

    有玄妙的大神通法力汇聚而来,完全拢住了突刺的枪势,就仿佛有一只无形大手扼住了我的身形,下一瞬间有强大移转之力爆发,我所身处的这片空间眼看着就要发生了移转。

    但你岂会以为我就没有丝毫准备?

    那你也未免太小看我楚天了!

    在那移转之力爆发瞬间,撒手撤枪,我完全把金府雷龙舍弃,突兀地金府雷龙就消失了不见,莫名又在远处出现。

    我阴森狞笑着,一把扑到邪魔玄魁的身上。

    握手成拳,挥拳便打,拳头狂风骤雨般落下,势要把它的脸给揍开花!

    不过……

    奇怪的是,我明明每一拳都落到了实处,这个家伙仍旧是黑袍笼罩身体,完全看不清他的长相。

    “你的脸呢!?”

    “砰!”

    狠狠一拳砸落,打了个结结实实。

    “你丫得难道没长脸吗?”

    “砰!”

    又是狠狠一拳砸落,打了个明明白白。

    以崆峒印神威融于拳锋,这一拳恐怖之威当初可是灭了鬼界血奴的阴身,然而对付这邪魔玄魁,我足足接连暴揍了它十几拳,可这家伙愣是仍旧没有死!

    我暗暗心惊之余,也对至宝神器崆峒印有了清晰认识。

    这件传说中的正道神印,其神异玄妙之处还是在于能够废立人皇之位,单凭它自身的神威若论诛魔之用,可远远比不上废立人皇之位的那份不可思议。

    终于,这件不完全受我操御的神器罢工了!

    我狠狠一拳砸落,就如同打在了棉花上,完全没有任何的着力之处,更没有对玄魁造成任何的伤害。

    我愣了愣;

    玄魁也愣了愣;

    不过我可远比他反应快多了,纵身后跃拉开距离,我默运己身精气施展五行虚灵术,借虚灵冰封禁,借地气锁链缚身,令使虚灵火衍变先天真精,于冰块之中彻底引动太阳真火。

    伴随清脆鹤鸣响起,金色炽热的火焰汹汹燃起,完全将玄魁的邪魔身影吞没于火焰之中。

    与此同时,我御器施法,召回金府雷龙,全神戒备着。

    成败在此一举,若还杀他不死……

    那我可就真的没办法了!

    正在我竭力控制太阳真火焚烧邪魔之身时,元神感应中突然一空,那邪魔玄魁竟然突兀的消失不见了!

    不但如此,四周原本凝稠的乌云也立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无踪。

    我大惊失色,连忙抬头望去。

    只见那高空之上,乌云仅剩下的薄淡一层,雨势已经彻底停歇,甚至远处的地方还露出了繁星夜空。

    虽没能杀了它,但到底是重伤了它!

    幸亏我没有太过依赖于神器崆峒印,这才能够打了它一个出其不意,否则的话我哪能占得这么大便宜,还重伤了它玄魁?

    我在望着它;

    它藏身在云层中也在看着我;

    这家伙犹犹豫豫的不肯走,显然是对我们还有想法,我额头冒汗,但强壮镇定与他对峙,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示敌以弱,只有这样才震慑住对方,令它不敢再轻举妄动。

    僵持的时间很短,因为有人终于赶了过来;

    只见夜空中有一道虹光遁来,那是一位飞天高人正在御器施法——符宗真人商天师的亲传弟子景瀚道人,你可终于是赶到了!

    许由还告诉我说,他会在天黑之前抵达,谁想竟然这么的姗姗来迟!

    见有飞天高人赶至,邪魔玄魁彻底断了杀我们的念想,因为它失去了飞天的优势,它再不敢继续逗留下去,它操控着淡薄的乌云遁离而去,这位不可一世的玄魁帝君竟然真就这么落荒而逃了!

    “景瀚道人,快拦住它!”

    “莫使邪魔逃离!”

    我情急大吼一声提醒,那道虹光稍稍迟疑之后,立即向着空中乌云追逐而去,一道金光符箓凝化金甲天兵,瞬间劈落在淡薄乌云之上,可这么做并没能留下邪魔,最终还是让它遁离了这里,而虹光也果断放弃了追逐,转而向我们这里飞来。

    我眉头紧皱,脸色沉了沉;

    什么情况?

    搞什么鬼?

    如此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你景瀚道人竟然不全力出手诛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