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用药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失去意识之后,我陷入了深沉的昏迷中,即便是我的元神也完全处于了封闭,我反复做着同样的一场梦,重复着同样的事情。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在梦里,那是一个无止境的黑夜;

    我回到了幼年的时候,惊恐害怕的在逃跑,眼前是熟悉却又陌生的村子,像是北邙村,又似乎有些不像,我不能停下,我躲过一个又一个的地方,躲避着那些如影随行般游荡的身影。

    我完全看不清他们的长相,但我知道,他们正在四处寻找我。

    追逐;

    与被追逐;

    这似成了一场猫和老鼠的游戏。

    每当我被发现时,那诡异的狞笑声顿时回荡在整个夜色中,他们似恶魔般发疯追着我,想要将我给杀了,将我给吃了,我惊恐万分的不停逃跑,可不论我怎么努力,最后都逃不出他们的魔掌,最终被他们给撕了个粉碎。

    我亲眼看着自己被生撕活剥,亲眼看着他们吞噬我的血肉,那残肢断臂以及醒目的鲜血,溅洒的到处都是。

    终于,他们吃完了;

    但他们似乎还意犹未尽,他们咂着嘴巴,他们突然间向我看过来,再次露出了诡异的狰狞狞笑,而这场梦境便又开始了下一场的轮回。

    我不知道我究竟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轮回,以至于到最后,我逃跑在满是鲜血碎肉的村子里,那些死去的人都是我,却也已经不再是我,身后的恶魔们永远对活着的我最感兴趣,永远像是吃不饱的怪物在一遍又一遍吞噬我的血肉,啃食我的身体。

    终于,我实在无法忍受,我鼓起了自己此生以来最大的勇气,我不再甘于害怕逃跑,我冲着他们大喊质问。

    “你们到底是谁啊!?”

    稚嫩孩音回响在村子里,周遭突然安静下来,气氛更是在逐渐凝固,越发显得可怕和诡异。

    那些人影一个个走出,聚在一起。

    他们看着我,眼神直勾勾的,而这时从人群里走出一个青色脸庞的男人,他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诡异笑容,他目光贪婪似的盯着我,我终于认出了他那熟悉的五官脸庞,以及这十八道人魔身影都是谁,我心神惊颤的尖叫出了他的名字:“牛津!!”

    ……

    蓦地从梦中惊醒,我浑身已然起了一层冷汗,湿透了身上穿着的衣服。

    视线渐渐从模糊中清晰,我奇怪不已的看着周围,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身在何处,我想坐起身来,可是胸口处的剧烈疼痛霎时间泄尽了我所力气,顿时又是一层冷汗密布,疼的我脸色一阵苍白。「^追^书^帮^首~发」

    “去告诉小姐,这位楚先生醒了。”

    “好的!”

    年轻医生取下听诊器,向身边的小护士吩咐着,小护士听命飞速跑出房间。

    不大会,便见秦无衣冲进了房间里。

    “何医生,他的伤势情况怎么样?恢复的如何?”

    “不太理想,仍需一段时间的观察,现在就怕楚先生醒来之后,会因情绪波动和随意行动,影响伤口的愈合。”

    “这都三天了,伤口还没愈合?”

    “是的!而且并不排除需要二次手术的可能!”

    “用药吧!让他继续睡!”

    “好的,小姐。”

    ……

    秦无衣与年轻医生一阵交谈之后,当即作出了继续用药的决定,而这药物是促进我睡眠的,只有这样才会影响我身体伤口的愈合。

    但是……

    老子现在不能睡啊!

    都三天了?

    转眼都过去三天了?

    凝舞可还在麻衣坊呢,我还不知道她现在情况怎样呢,我不能再睡了,我要起来去找凝舞。

    “呃……啊……”

    我嘴唇蠕动不停,却发不出任何的一个音节。

    而那边,秦无衣看着我,根本就不管我在说些什么,年轻医生已经给我的注射点滴中打入了药物,这药物的药效贼快,没两分钟我又昏死了过去。

    进入梦乡之后,又是恐噩梦境的重复。

    哪怕是我明明知道这个梦,哪怕我明明知道这十八个人是谁,可是我仍旧无法摆脱惊恐和害怕,梦里幼年的我只能不停逃跑,在被吃复活又被吃之间不停轮回,他们疯狂折磨着我的精神,吞噬着我的血肉身体,一遍又一遍。

    ……

    又三天后,我幽幽醒来。

    还是那个床上,还是那个年轻医生,只不过五六个小护士正用小手帮我换下衣服,擦拭身体,并活动四肢运动,以防止肢体出现肌肉萎缩的情况。

    她们的动作很轻柔,像是在抚摸,她们的动作也很专业,不大会儿的功夫就已经都累的娇喘连连。

    “何医生,这次情况怎么样了?”

    “目前来看还算不错,估计不需要二次手术了,不过伤口愈合实在缓慢,还是要再观察观察。”

    “知道了,用药吧!”

    “好的。”

    年轻的何医生又拿着针剂走来,并开始往点滴中加入新的药物成分。

    喂……

    还用屁的药啊!

    我不想睡,我不能睡,我要去找凝舞,我不要再做噩梦了啊!

    秦无衣轻轻叹息,站在床头关心不已的望着我,那眸子里的目光充斥情愫和担心,有异样的光芒在闪动个不停。

    昏昏然睡去,又是上一次的重复和轮回。

    ……

    三天又三天,我再次幽幽醒来。

    “何医生,这次呢?”

    “还是得继续再观察观察,他这伤势实在太奇怪了!”

    “我明白,用药吧!”

    “好的。”

    听着这两人的对话,我此刻简直欲哭无泪,你们丫的什么情况,搞什么鬼,老子没事儿了,用个屁的药啊!

    住手!

    快住手!

    我情急的瞪着眼睛,试图移动身体阻止他,可这却也更加坚定了他们用药的决心。

    昏昏然睡去,再次恐噩梦境轮回。

    ……

    第四个三天,我又醒来了。

    “何医生,用药吧!”

    听着秦无衣的吩咐,我已然彻底崩溃和绝望了。

    救命啊!

    放我出去啊!

    有完没完了啊!

    就算是囚禁也不带这样囚禁法儿的吧?

    我不想再做噩梦,贼恐怖了啊,我要去找凝舞,我要去找我媳妇儿!

    秦无衣!

    秦小若!

    你……

    昏昏然睡去,还是那场轮回。

    ……

    第五个三天,我再次醒来。

    不要说了!

    用药,对吧?

    敢情你这庸医除了观察观察,药人昏迷之外,你丫狗屁都不会啊你!

    用用用,赶紧用;

    我还就不信了,分明知道那是场恐噩梦境,为什么就不能摆脱,为什么就不能反抗,我这次无论如何都要直面恐惧!

    “何医生……”

    “秦小姐,伤口愈合良好,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已经没有隐患了。”

    “那不用再用药了吧?”

    “不用,下午我会安排拆线,应该是没事了!”

    “辛苦你们了。”

    秦无衣打发走医生和护士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她走到床边坐下,漂亮眼睛里的眼神莫名有些幽怨之色,她在注视着我,并为我的双臂和双腿肌肉做着舒张按摩。

    咦?

    不用药了!?

    我高兴的简直想欢呼叫出来,可开口却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

    她明白我的意思,也知道我想问什么,她柔声解释道:“今天是第十五天,我知道外面发生了很多大事,我也知道你着急离开这里去解决那些事,但是楚天啊……你真的不能再这个样子拼命下去了,你看嘛,这个世界没有你不也一样在照常运转吗?”

    “我明白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在某些时刻起着某些关键的作用,但如果在那之前就拼没了命,那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