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药石无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说为诛灭邪魔玄魁,我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凭借手中所获得,似乎这代价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既然有温玉寒心髓助我恢复伤势,秦无衣就不再打扰我,她知道我急着离开,所以很是温柔体贴的离开了房间,我坐在地上盘膝运转调息之法,待感觉精神饱满了之后,我徐徐睁开眼睛,并手中掐诀口喝阴间敕令之语,唤来幽冥使者许由。

    房间里幽冥阴气渐浓,许由的身影凭空走出,并一把向着我扑了过来。

    “楚天……”

    “老子还以为你丫死来呢!”

    “楚天楚天……”

    许由搂住我的脖子,一阵哭喊,又哭又抱又亲的。

    辛亏这家伙只是独臂,否则我真推不开他,我抹掉脸上他残留的口水,不由得一阵嫌弃恶心,我狠狠瞪他一眼,你丫什么毛病,没发现你这家伙竟然还有这种癖好。

    “这是哪?”

    “你怎么会在这儿?”

    “为啥你突然没信儿了?”

    “既然没事,怎么就不跟人通个消息,你知道大家为你都快急疯了吗?”

    ……

    许由开口就是一连串的问题,我倒是想通个消息,可我压根儿就没有任何机会,回想起那噩梦般的十五天我现在都还有点心有余悸。

    “闲话以后再说,凝舞呢?”我问出最关心的问题。

    许由迟疑一声:“香狐妃她……”

    我抓住许由的衣领,情急的冲他叫道:“凝舞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快说,倒是快说啊你!”

    “别急别急,我这不是正要说呢嘛!”

    “香狐妃她在麻衣坊养伤呢,她没有出事,只不过……”

    许由唉声叹气。

    “你丫得能不能说快点!”我瞪着眼睛催促。

    许由脸上尴尬,快速简练的将凝舞的情况说了一遍。

    凝舞确实没出事,但要说她没事也不准确,自十五天前凝舞被许由带进麻衣坊之后,她就一直处于元神蒙昧的昏厥之中,她受雷法反噬而重伤,这大家都能够看出来,只不过她所受的伤势很怪!

    “怪?为什么说怪?”我忙问。

    许由摊手无奈道:“药石无效,你说怪不怪?明明半缘已经尽心尽力施以灵药,但凝舞却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真是奇了怪了!”

    药石无效?

    这怎么可能呢?

    回想起当日的情况,我与凝舞齐运法术阻止邪魔玄魁袭击杏树梁,也就是那时凝舞不惜耗损修为境界施展出了雷法,从而才会受到了雷法反噬,当时我并没能够来及仔细察凝舞的伤势,而且我及时与她用了黄芽归元丹,我本以为这样应该没事了,可谁想凝舞竟然一直伤重未醒。

    会与那邪魔玄魁有关吗?

    “你们可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我强迫自己冷静,又问。

    许由沉吟道:“我是不知道,不过据孟沐说……许是邪魔之力造成的,但他们有仔细察看过香狐妃的伤势,最后也并没有发现什么。”

    “我要去见凝舞!”我认真道。

    许由诧异:“现在?”

    “不然你以为呢?当然是现在了!”我瞪了他一眼。

    许由连忙提醒我:“现在可不行,现在不方便,你若真想去麻衣坊的话,也只有从特定的几个地方才能开启通道门户。”

    “这是为什么?”我皱眉。

    许由叹气道:“你还不知道吧?这世间已经快要乱套了……”

    在这十五天的时间里面,整个世间不知道爆发了多少场鬼界入袭的事件,道门五宗伤亡惨重,社会上频频爆发诡异的伤亡案件,也令整个社会都人心惶惶的,另有消息据说,瑶池仙境之中频现远古凶兽,所有的修行传承宗门都被那些妖邪压制的几乎到了不敢出山门的地步。

    说起来也是邪了,这些凶兽杀之不绝,屠之不尽,其中有些远古凶兽的实力甚至比飞天高人还要厉害几分,想要将之诛灭不付出代价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此之外,阴门六派传承也陷入了艰难境地。

    “阴门怎么了?”我心中稍惊。

    许由叹气直摇头:“怎么倒是没怎么,就是实力不济,面对鬼灵为祸时无力抵挡而已,闹出了不少丢人笑话。”

    “伤亡情况呢?”我问。

    许由呵呵一声:“等你回去就知道了,总之……很惨!”

    我沉吟皱眉,以阴门六派如今的形势局面,根本无力应付鬼界侵袭世间,不消多说,一只邪灵就足以令整个阴门有伤筋动骨的危险,而在偌大的鬼界邪灵又算得了什么?甚至就连魔灵都不稀罕!

    之前侵入阳世间的清尸王不正是一只魔灵吗?

    “对了,还有件事……”

    “什么事?”

    “苏洛依的父亲苏友道死了。”

    “啥玩意儿!?”

    我腾的从地上站起身,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许由:“苏友道死了?怎么死的?被谁杀的?”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有些人说……可能和方小白有关。”许由被我吓了我一跳,弱弱回答。

    我凶神恶煞的瞪着眼睛,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丫得……你丫得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现在才说!?

    苏友道死了,而且很可能跟方小白有关,难道是方小白回到了阳世间,并且出手杀了苏友道?

    “凭什么这么认定?”^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鞤^」

    「^首~」

    「^发~」

    “现场有行人派五行虚灵术的施法痕迹,而且还是高深的五行先天真精术数,能拥有此种境界的行人派弟子,总共也不过就那么几位!……欧少卿自然不可能,李宗国已入鬼界,段不凡并没有能力施展,你又彻底失踪了,唯一的可能……也就只有方小白了,而且道门方面确定了方小白自鬼界进入阳世间的消息,据说妙法门东凌仙子也来了,很可能就是为方小白而来。”

    听着许由的分析,我不由得脸色阴沉。

    照这种情况看,确实也只有方小白最有可能杀人,只是他为什么要杀苏友道?

    “苏洛依呢?”我问。

    许由回答:“她离开了麻衣坊,回去苏家为父亲苏友道守灵去了。”

    我心情差到爆炸,苏洛依有伤在身,这种事情应该先瞒着才对,不过转念想想,这么大的事情谁又敢瞒着苏洛依?

    可以预见,苏洛依是一定会为苏友道报仇的!

    我紧握拳头,暗恨不已,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才刚洗清了一点点方小白的嫌疑,竟然就又发生了这种事情,倘若真是方小白杀的人,那以后我还怎么却面对苏洛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