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独守灵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最后安排过鬼界的事之后,我便就准备离开这里了,秦无衣关心的问我想去哪里,想先办哪件事?

    我告诉她,我要先去苏家找苏洛依。

    “苏家?看来你已经知道苏家发生的事了?”秦无衣蹙眉问。

    我点头承认,不止是苏家,这十五天以来发生的大小事,许由都尽可能的告诉了我。

    “原来如此,你还真是不闲着,竟然偷偷见了幽冥使者,我本还想着晚一些再告诉你。”秦无衣既生气又无奈的看我一眼。

    你个傻丫头,这些事情是能瞒得么?

    我又说:“苏友道前辈枉死,我应该去吊丧悼念。”

    “外面疯传,苏友道是被方小白杀死的,你这个时候去,很不合适宜的啊,就不怕与那苏家人起冲突吗?”秦无衣蹙眉道。

    我心中暗叹,认真道:“如果真是方小白动手杀的苏友道,那我更应该现身赔罪。”

    “既然你都决定了,那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我来帮你安排吊唁的事情吧!”

    “于情于理,我也应该送上一份心意。”

    秦无衣主动揽下这件事,听意思似乎是想和我一起去。

    我婉拒了她的好意,这种时候我并不适合大张旗鼓的现身,鬼界肯定正在四处搜寻我的踪迹,一旦发现我的下落,他们绝对会追杀而来,到时候无辜牵连到别人可就不好了。

    “你要自己一个人去?”秦无衣问。

    我点头:“对!”

    “那……我还能帮你什么吗?”秦无衣有些失望问。

    我笑了笑:“你已经帮我很多了。”

    ……

    深夜,苏家灵堂;

    苏洛依披麻戴孝守在灵柩前,她俏脸上挂着清晰泪痕,漂亮眼睛红肿,脸色苍白,可怜的模样着实令人心疼无比。

    她明明身体很虚弱,但她却态度强硬的坚持在这里,不愿起身离开。

    她在恨;

    也在悔;

    父亲苏友道自幼不知给了她多少溺爱,任由着她的性子行事,幽冥枯守二十载,一朝回神,未曾想竟就与父亲苏友道阴阳两隔,她甚至没能够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她总以为……

    没事的,时间还有很多,想要人前尽孝的机会还有很多。

    可谁能想到,人说没竟然就没了。

    眼圈泛红,又有泪珠决堤般涌落,苏洛依无声哭泣着,任那无尽的悲伤汹涌袭来,疯狂折磨着她那懊悔的心。

    “爸……”

    “女儿不孝……”

    “您如果在天有灵,见一见我吧……”

    “女儿回来了,回来看您了,我求求您了,见一见我吧……”

    漂亮眸子渐渐合闭,那睫毛轻颤,两滴晶莹无比的泪水滑落脸颊,滴落在她那像孩子般不安扣弄指甲的小手上,溅起一片水花。

    她抿着嘴,无声抽泣,孤寂身影独守灵堂,像是个无助的孩子一样。

    “洛依……”

    尹素兰走进灵堂里,来到苏洛依的面前,心疼地与她说:“你都已经守了两天两夜了,去休息休息睡一会儿吧,再这样下去会伤了神的。”

    苏洛依轻轻摇头,情绪很坚定:“我没事,我在这里守着我爸,等我爸回魂回来。”

    “苏伯伯他……”

    尹素兰话到嘴边,却实在无法开口讲述那个事实。

    苏友道之死,已然魂飞魄散,守灵七日也守不回来他的回魂,注定了只能是一场空等。

    “妹妹,节哀顺变,顾着身子才是要紧。”

    尹素兰语气一变,像是换了个人,这是她姐姐鬼灵尹素梅的声音,就听她又道:“如果你再有了好歹,那该由谁去为苏伯伯报仇?听话,别再伤心了,一定要振作起来,那方小白是楚天的徒弟,为苏伯伯为楚天为阴门,我们都要不惜代价将方小白给杀了!”

    “我知道的,我都明白。”

    “你们放心吧,我没有事,我要在这里守着我爸爸。”

    苏洛依执拗的不肯离开。

    尹素梅轻叹一声,索性也不走了,与苏洛依一道守在灵堂中。

    这对姐妹很担心苏洛依的身体,她们知道苏洛依身上有伤,留她一个人在灵堂里,可实在是放不下心来。

    凌晨已过,灵堂中稍显阴寒;

    正沉浸在悲伤里的苏洛依心有所感,突然抬头望向屋外夜空,她纠葛的喃喃一声:“该面对的总要面对,到底还是要见的啊……”

    “唔?”

    “嗯?”

    鬼灵尹素梅惊动,也惊醒了尹素兰,她问:“洛依,你刚刚说什么?”

    “素兰,去门口迎接他吧,他来了,不要惊动了家人。”苏洛依落寞道。

    尹素兰不解:“谁来了?”

    “楚天!”苏洛依心痛的道出名字。

    “楚……楚天!?”

    尹素兰很是难以置信的去往家门口,打开院门,坐立不安的等待着。

    “姐姐,洛依她说楚天来了?我没听错吧?”

    “没有,她说的就是楚天!”

    “可楚天……楚天他不是已经死了么?这都已经二十年了,楚天怎么会突然又活过来了?”

    “谁知道呢,妹妹,你不也一样忘不了他么?”^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鞤^」

    「^首~」

    「^发~」

    “我跟他的缘分早已经尽了,从二十年前那洞天福地的分别时,缘分就已经尽了,我虽然忘不了他,可我并没有奢望什么,姐姐你是知道的。”

    “你把你的身子你的心,全都给了他,真甘心就这样放弃了么?”

    “曾拥有过,这就足够了,还有什么甘心不甘心的?我们姐妹这辈子的宿命已经注定,强求只会徒增烦恼!倒是洛依妹妹她……她还深陷在里面,我真怕她会被楚天给伤透了心。”

    “哎!那个造了孽的男人啊!”

    尹素梅和尹素兰姐妹共用一个身体,她们原本是黑袍姬之身,后来蒙得苏友道施法所救,化成鬼灵的姐姐尹素梅这才得以存生。

    如今二十年过去,她们已然是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

    只是,尹素兰却再没有找过任何一个男人。

    ……

    夜色下,有人影似鬼魅般走来,一步一晃,转眼百米,很快便就到了近前。

    我搭乘飞机,马不停蹄赶来了这里。

    我知道苏洛依感应到了我的到来,她的部分人魂就在我手中,所以她正在等我,我收拾心中情绪,该面对的总要面对,这无可逃避。

    “尹素兰……”

    我认出了那院门口正在等我的人,我缓缓走到她的面前。

    “楚…楚天……”

    “真是楚天!不对啊,他为什么这么年轻?”

    “楚天……”

    尹素兰快走两步到我身前,她仔细打量着我,眼睛渐渐湿润,一时很难接受更难以置信。

    “洛依在吗?”我撑起笑容问。

    尹素兰擦过眼泪,道:“在,她正在灵堂等你。”

    “我去见她,也为苏伯父凭吊。”

    “等等……”

    尹素兰叫住了我,她眼神复杂的望着我,轻叹之后将手里的孝布为我系在腰间,她轻轻又道:“跟我来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