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势在必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家灵堂,我腰系孝布为亡故的苏友道前辈敬香,并行师礼叩拜。

    这位前辈伯父曾不知多少次帮过我,阴门六派正因还有苏友道这样的前辈在,才能撑起末法传承的脊梁,才能不使传承断绝,于情于理,我都亏欠于苏友道,更亏欠于苏洛依。

    而今,不肖弟子方小白卷入凶杀之事,我身为方小白的传法师父,自然有着无法推卸的责任。

    我是来请罪的;

    我更是来承诺的;

    当着苏友道前辈的在天之灵,我楚天发誓,绝对会查清楚事实真相,为苏伯父报仇雪恨,给灵媒派江阴苏家一个满意交代!

    庄严肃穆的叩拜之后,我站起身来看向苏洛依,而她也正在看着我。

    四目相对,沉默无声;

    我们彼此的情绪都很复杂,有很多话想说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这突如其来的一场重大变故令我们之间竟凭生了一些隔阂。

    我……

    是她杀父仇人的师父;

    这种身份这种话听起来就觉得刺耳无比,更遑论真切的发生在我们身上。

    望着苏洛依消瘦的身影,苍白的脸庞,以及那明明异常虚弱的心神,却强硬坚定的目光,我不禁很是有些心疼她。

    为什么……

    为什么就会发生了这种事情?

    偏偏不是别人,偏偏是苏友道前辈,偏偏是苏洛依的父亲呢?

    我俯身半跪在苏洛依身前,我郑重无比的与她说:“我一定……一定会查清楚这件事,如果真是方小白行凶杀的苏伯父,我会亲手押他到苏伯父灵前,让他认罪伏诛,给你一个交代!”

    那双漂亮眼睛里,眼圈泛红,渐渐水雾积聚,默然落泪。

    我知道;

    这几天里苏洛依承受了太多;

    我更知道,她将会是怎样的痛苦和自责,如果不是为了我,更如果不是因为我,又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造成这样的遗憾……

    望着她在无声哭泣,我告诉自己我应该做些什么!

    她……

    需要一个依靠!

    我摒弃胡思乱想和那些顾忌,我向她张开我的怀抱,将她拥进我的怀里,她需要一个坚实的臂膀,而这是我所能够给她的。

    终于,她放声大哭起来;

    那哭声很委屈,像孩子一样,那哭声很悲伤,令我也不禁心酸的湿润眼眶。

    我暗暗对自己发誓,我绝对会给她一个交代!

    她哭了很久;

    眼泪打湿了我的衣服,更淌进了我的心里。

    一着倾泻情绪,她的身体更加虚弱了,那柔弱的样子像是一阵风都能伤了她,我不敢再耽搁,立即施法御器虚境环,将她的那部分人魂送回她的身体中,她依旧沉浸在感伤里,似乎对此并没有察觉。

    渐渐地,哭声渐止;

    她哭累了,她很疲惫的倒在了我的怀里,她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人魂归位还需时间融合恢复,昏睡过去才能更好的让她休养,尹素兰关心着苏洛依的情况,我摇摇头告诉她没事,不用担心。

    在尹素兰的指引下,我抱起苏洛依柔弱身躯送回她的房间。

    我与尹素兰嘱咐,苏洛依的情况不是三两日能够康复,但只是悉心养着就不会再有问题,这段时间就拜托给她照顾了。

    尹素兰郑重点头答应,让我放心好了。

    为昏睡的苏洛依盖好被子之后,我轻抚她的苍白脸庞,不由得再次叹息,我默默道了声对不起,这便就准备离开苏家。

    “你要去哪里?”尹素兰忙问我。

    我回答:“做事!”

    “这么多年都没有你的任何消息,你又究竟去了哪儿?”尹素兰情急问我。

    我看向尹素兰,认真道:“曾经事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现在回来了!……如果洛依有什么事,你一定通知我,我很怕这傻丫头会选择偷偷一个人去报仇,所以你可要看好了她,也照顾好了她。”

    “我知道的!”尹素兰点头答应。

    我回头又深深望了苏洛依一眼,这便就要离开。

    “楚天……”

    “怎么了?”

    “你……你也照顾好自己,千万别再死了。”

    听到尹素兰的关心,我露出一抹笑容来,我郑重道:“放心吧,我既然回来了,就是那些人该付出代价的时候!”

    离开苏家,我再次消失于茫茫夜色。

    尹素兰望着我的背影,怅然许久,莫名有些幽怨哀伤,更有些难言的失望。

    “我的傻妹子,既然明知缘分尽了,那你还难舍什么?”

    “姐,他还会回来的对么?”

    “回来也好,不回来也好,总之都不会是为你,别再胡思乱想了。”

    “我好羡慕他们啊……”

    “羡慕什么?”

    “羡慕他们还跟二十年前一样,羡慕他们还是那么年轻,羡慕他们没有任何改变,而我们……却已经老了……”

    “这或许就是命吧!”

    “是啊,这就是命吧,曾有过一段缘分就已经足够,他从始至终都不是我的,更不会属于我的。”

    “傻妹子,自己心里清楚就好。”

    尹素兰长长叹气,默默擦掉眼角泪水,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禁笑出了声来。

    “笑什么?”

    “笑我自己啊,都已经是这把年纪了,竟然还情不自禁的念着他。”

    “倒也是,以咱们的年龄,看起来都可以当他妈了呢!……我说素兰,别再想了,老牛想嫩草,你也不嫌害臊!”

    “姐!我可也是年轻过来的!而且我现在并不差,有什么害臊的?”

    “哟哟哟,真思春了就该考虑找个合适的,现在你已经见了他,是不是也该死心了?”

    “嗯……死心了!”^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鞤^」

    「^首~」

    「^发~」

    又是一声叹息,不过这叹声却轻松了很多。

    尹素兰已经能够释怀放下,只是,那卧室里昏睡的傻丫头却未必能够这么简单释怀放下。

    ……

    命运纠葛,纠葛命运;

    似有一只无形大手,在刻意安排着一桩桩事情的发生,令这段本该界限分明的关系,变得越来越模糊,纠缠也越来越说不清。

    我无暇胡思乱想,我还要继续做事,有很多很多的事就等待着我。

    见过苏洛依,还她人魂;

    那么接下来……

    是时候该去京都了!

    自道门占宗太上长老神机子陨落,神归时空长河之后,当下坐镇京都的便是为占宗掌教真人玄言子,那么理所应当凝舞的妖狐内丹也在他的手中。

    而且,顺道还可以问问关于方小白的消息,见一见东凌仙子。

    总之无论如何,妖狐内丹我一定要取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