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玄言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先生这边请,您的座位在这边。”

    “你……认识我?”

    “请。”

    漂亮空姐面带职业微笑,走在前面为我引路,穿过商务舱径直来到了头等舱,而那里秦无衣正在等我。

    “嗨~”

    “你怎么会在这儿?”

    “辛亏我在这儿,不然我还不知道下面人竟然只给你安排了商务舱呢!”

    “坐哪不是坐,能达到目的地就好。”

    “那怎么行!用现代话说,你可是超级英雄呢,还要等着你来拯救地球,怎么能连头等舱都不给坐?”

    秦无衣俏皮玩笑着,那空姐也不禁多看我一眼,露出了别有深意的笑容。

    我脸上有点尴尬,超级英雄?

    可拉倒吧!

    敢问谁见过我这样式身无分文的超级英雄,人家都是又变异又科技的,比不了比不了。

    “你也要去京都?”

    “是啊,家里召我回去一趟,处理一些私事。”

    “秦家?”

    “对!”

    “小若,这秦家……究竟什么来头?你又为什么突然成了秦家的女儿?”

    “你想知道呀?”

    “想!”

    “偏不告诉你,这是我的秘密。”

    秦无衣俏皮笑容更浓,与我卖着关子就是不说,我露出好笑神情,仔细看她,由衷地感觉小若的变化真是大。

    沉默一会,她突然又说话。

    “楚天……”

    “嗯?”

    “如果哪天我需要你的帮助,你还会像以前那样奋不顾身的来帮我吗?”

    “当然了,不论现在还是以前,你都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朋友么?呵呵……”

    “怎么了?”

    “没怎么,来,敬朋友。”

    秦无衣举起高脚杯相邀,我与她碰杯饮下红酒,她神色稍有些落寞的叹了叹,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一路无话,不过几个小时,我们便来到了繁华无比的首都。

    下了飞机之后,有人正在机场等候接机,秦无衣微皱眉头有些不耐,但没有表示什么,来人上前与她悄悄说话,她先是有几分讶异随后蹙眉更浓。

    “楚天,看来不用我送你了,祝你一路顺风。”

    “这话什么意思?”

    “等下你就知道了,我先回秦家了,拜拜~”

    这丫头又给我卖了个关子,她故作轻松的与我挥手再见,跟那几个秦家人一道离开了。

    望着她的背影,我不禁皱起眉。

    小若表面看起来风光无限,但其实却也有着许多无奈的地方啊!

    关于她的事,她不愿意多说,我也不方便多问,现在的她与以前不同,她已经可以为自己的事情作主见拿主意,我相信等有需要时她自会向我开口。

    就在她们离开后不久,几个西装革履的人快步来到我面前。

    “请问是楚先生吗?”

    “我是。”

    “我们是来接你的,请跟我们走吧!”

    “跟你们走?去哪儿?”

    我皱眉打量他们,在这京都我可不认识什么人,而且他们看起来衣服下的肌肉鼓鼓囊囊的,明显一个个都是练家子好手。

    “到了你就知道了,请吧!”

    我本还狐疑的想着要不要去,然而几个人却已经把我围在了中央,那眼神瞪的跟铜铃一样虎视眈眈,仿佛我要是敢拒绝配合,他们就会立即动手拿下我一样。

    这样一来,我想不去也不行了啊!

    小若刚离开时的话中意思,应该就是指这个,我倒也好奇究竟是什么人消息那么灵通。

    出了机场,一辆黑色商务车正在等候。

    上车迅速驶离,这些人带着我七拐八绕的穿过京都,来到隐藏在繁华国际大都市中的清幽宁静一角。

    高墙大院,绿竹清脆,古色古香,阁楼前有一块烫金匾额,上书——钦天监。

    在等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道门占宗真人掌教玄言子。

    见到他,我不由得笑出声来。

    我说谁那么大能耐,能够摸得清我的行踪消息,原来竟是这位坐镇京都的大能高人前辈,以他神念烛火遍布京都的修为境界,有心要查我找我倒是真的不难

    “见过占宗真人前辈。”

    我拱手以礼,恭敬地与玄言子打招呼。

    “客套了,坐吧!”

    二十年过去,原先正值壮年的玄言子,此刻竟然已经满头银发,如果不是看他精神抖擞,恐怕还会以为他是垂暮老人。

    “一晃二十年,实在没想到我竟还能再见你楚天。”

    “这么说来,你当该就是师尊神机子预言的那位诛魔人咯?”

    玄言子神情淡淡,开门见山问我。

    “蒙正道神印护佑,我侥幸活命得以入轮回转生,至于是不是诛魔人我不知道,但我肯定会竭尽所能诛杀皇者人殷。”我回答。

    玄言子抬眼又问:“那么……魔尊汨罗呢?”

    “二十年前轮回时,魔尊汨罗已从我的元神中剥离,并没有随我一起入轮回。”我道。

    “你说剥离!?”

    玄言子紧皱眉头,凝重神情:“它并未被你给诛灭么?”

    我摇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或许已被诛灭,又或许没有,但总之已经不在我身上。”

    “哎……”^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鞤^」

    「^首~」

    「^发~」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

    玄言子重重叹息一声,外面的世界顿时风雨萧瑟,稀疏而起,他又道:“楚天,你现身京都,肯定是为了香狐妃的转世而来吧?”

    “是的,希望前辈能还我妻子凝舞的妖狐内丹。”我恭敬道。

    玄言子幽幽道:“她既是凝舞,却也已不再是凝舞;正如同你既是楚天,却又与楚天不同一样,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

    “我明白,可我更要救她。”我坚持道。

    玄言子听到我的话,神情没有丝毫意外,他像是早已预料到我的来意。

    自文祖圣师仓颉以及神器河图洛书被上界收走之后,占宗大能高人以大神通术的灵台推衍之能便再无干扰,想来他也应该已经推算过关于我和凝舞的事情,或许也正是这个原因,那太上长老神机子才会留凝舞于符宗传承修行雷法。

    “若论起诛杀不灭邪魔玄魁之功,我理所应当归还你妖狐内丹,用以救羽宗雷法弟子凝舞的性命。”

    “但楚天……”

    “一旦妖狐内丹重归于凝舞,你可想过后果如何?”

    “以凝舞此世修行,此世心性,她也未必会愿意接受你如此做,你又可有想过?”

    玄言子开口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