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九十章 诛方小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知道,这妖狐内丹既能救她,也能害了她,但除此之外我还能有别的办法么?道门五子又能有办法救她么?”我反问。

    玄言子摇头:“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并不能真正的夺天地造化,凝舞之伤也并非体外之伤,药石无医,恰如你当年被魔尊汨罗魔识缠神的情况,除她自救之外,只唯一还有个解决办法。”

    “什么办法?”我忙问。

    玄言子看着我道:“以身诛魔,以法询道,自斩己身,便能解脱。”

    自斩己身?

    放屁!

    我腾地从座位上起身,脸色阴沉无比说道:“玄言子前辈,二十年前为成全于世间,我和妻子凝舞便就是自斩己身入的轮回,而今天,而现在,你难道还想让我们再牺牲一次不成!?”

    “为大道尔,区区牺牲算得了什么?”

    “占丹羽符勘,道门五宗弟子不知多少人也,这些年来奋勇诛魔,舍生忘死,那默默牺牲的人数甚可撼动泰山之巅!”

    “其殉道之心,其诛魔之志,上可感召天地,下可告慰生灵。”

    “你楚天若连这个觉悟都没有,又遑论诛魔人?”

    玄言子淡漠反问。

    “实话说,这诛魔人我还真不乐意当!”

    “不瞒玄言子前辈,在我遇到凝舞之前,我从没有想过要持正道神印诛灭人皇,我更没有想过什么以身殉道的觉悟。”

    “诛魔与否,是我自由,绝非我的义务和责任。”

    “现在,我只想救我的妻子凝舞!”

    我索性跟玄言子道出了我的真实想法,如果不是遇到了凝舞,今天的这场见面根本就不会发生,之前我就一直拿自己当个小角色,我无力去力挽狂澜,更不想去力挽狂澜。

    若说三界崩坏,与我何干?

    我从始至终就只想当一个小角色而已!

    “楚天……”

    “不得不说,我欣赏你的足够坦诚,但若如此,你觉得我还会给你妖狐内丹么?”

    玄言子注视着我发问。

    “前辈若是不给,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挥手间召出金府雷龙,顿时间整个阁楼里龙吟频频,啸声激荡,妖风凭空而现,鼓荡席卷。

    而这时,天地间发出一声奇异嗡鸣!

    以钦天监为中心,一座庞大无比的山河大阵应激而启,脚下京都的千里地气龙脉如魂觉醒,泰山压顶一般束缚在我的心神上,那恐怖的大阵威能似能将任何一切邪魔诛灭!

    “真是后生可畏,你要在这里与我动手么?”玄言子好笑问我。

    我额头见汗,身体像是动弹不得了,这座山河大阵与远古命融大阵有些不同,但毫无疑问也是强大无比,凭我现在想要破阵简直跟痴心妄想没什么两样。

    “此天命古阵自道门修复以来,还是首次受外力所激发。”

    “别说是你楚天,即便是我等五子,也无法硬撼大阵神威,你可真是够胆大啊!”

    “既然你不愿做诛魔人,那么楚天……”

    “你说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先杀你取正道神印?而后再让凝舞自斩诛魔,以全大道呢?”

    玄言子似笑非笑的与我问道。

    我心神骇然,这一刻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自己可真是妥妥的上门找死,且别说这坐天命古阵,即便是我与玄言子一对一,我都未必是人家的对手。

    现在可好,瓮中捉鳖了!

    “我和凝舞究竟犯了什么错,要被你们这样接连的拿来当牺牲棋子?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们!?”我不甘心的怒吼道。

    玄言子轻轻摇头:“俗话讲,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三界遭劫,谁人又能够独善其身?命运机缘如此造化,注定了你与凝舞将会被推到风口浪尖,即便不愿殉道,你又以为你能够全身而退么?远的且先不说,单说眼下,凝舞身为雷法修行弟子,其心性之坚,必会选择舍身诛魔,届时你楚天又该如何自处?”

    “我会阻止她!!”我嘶吼着,竭力御使神器,意图挣脱大阵束缚,

    “别白费功夫了,若引得大阵神威将你绞杀,我可也救不了你。”

    “冷静下来,听我一言。”

    “这妖狐内丹并不是不能给你,但你得答应我一些条件。”

    玄言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目光深邃,那神情就像是一个老狐狸在打什么主意。

    “什么条件?”我问。

    玄言子笑容更浓:“先收了金府雷龙可好?”

    我想了想之后,还是照他的话收了神器,毕竟我现在受制于人,打又打不过,主动权都在人家的手里,说什么我也只能先听着。

    玄言子施法撤去天命古阵,他并没有真的想要杀我。

    刚刚他那么说,似乎是想提醒和警告我,不要以为有正道神印在身,就可以持神器而自重,要挟道门五宗,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禁来气,没想到竟被人家给来了个下马威呢!

    “这世间已经乱了,我不欲杀你,也没有杀你的必要。”

    “正道神印既选择于你,那这便就是你无法摆脱的宿命,无论你愿意与否,接受与否,最终你都将会不得不去面对那些问题。”

    玄言子怅然叹息,那语气也是意味深长。

    “你想要我答应你什么条件?”我没功夫听他说这些废话,直接又问。

    玄言子收敛情绪,与我道:“首要一点,诛灭人皇麾下神魔将方小白,为你阴门六派清理门户。”

    “你知道小白的下落?”我惊讶问。

    玄言子点头:“略知一二,但我需要你做一件事,这件事也只有你能来做。”^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鞤^」

    「^首~」

    「^发~」

    “什么事?”我皱眉,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玄言子笑了笑,道:“充当鱼饵,引君入翁,让那藏身于世间的方小白现身,若你能够将他诛杀最好,若你不能,道门五宗会合力将之诛灭!”

    果然——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是师徒相残的局面了!

    “有一事想请教玄言子前辈。”我道。

    玄言子道:“请讲!”

    “阴门灵媒派传人苏友道,真的是小白杀的么?”我认真问。

    玄言子道:“据我以灵台推衍得知,非是方小白亲手所杀,但苏友道的死确是方小白一手造成,不但如此,如今云山市发生的种种鬼灵袭击事件,其背后都有着方小白的影子。”

    “也就是说……他绝对脱不了干系?”我落寞问。

    玄言子点头:“正是!”

    “我不懂,当年方小白为何会被逼得到了走投无路,叛逆师法的地步?他乃是佛门高人转世,自有菩萨力福报通伴身,怎么就会跟邪魔为伍?当年究竟还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我情急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