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回到麻衣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如论如何都想不通,凭方小白的性情,怎么就会跟邪魔为伍?

    我向玄言子追问,那当年……

    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这件事说起来既简单又复杂,简单在于事起有因,也该有此果,复杂在于人心险若山川,饶是传承修士,终究未得解脱,终究受私情私欲所困。”

    玄言子摇头轻叹,露出惋惜之色。

    他说,单凭方小白之天资,放眼世间天下无出其右,短短不过数月的时间,便已修至修渡苦海劫的关口,渡过此劫数便就能踏进出神入化的境界,而这亦是世间法尽头的成就。

    可惜啊……

    可惜造化弄人,却铸成了如今局面。

    当年道门五宗听闻瑶池仙境的消息之后,五子真人便就立即动身赶往,但终究还是晚到了一步。

    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方小白,已然是血染双手。

    一众瑶池仙境修士,不知几人身殒方小白金府雷龙之下,更不知几人彻底形神俱灭,被方小白施以狠辣雷霆手段斩杀,道是一场围追堵截的追捕,但实则却渐渐演变成了血海深仇般的追杀。

    待众高人联手困住了他之后,走投无路的方小白被皇者人殷凭借神器人皇印接引而走。

    即便是五子真人,也无力阻挡这一切的发生。

    众目睽睽下,方小白向人皇俯身拜礼,彻底成了邪魔的一份子,玄言子扼腕叹息,据他灵台推衍得知,方小白应该与皇者人殷有过秘密的接触,而当时的那种情形、那种局面……就仿佛是整个道门将方小白推到了对立面,迫使他堕落为了邪魔。

    这令人疑惑不解,更令人无法接受;

    明明是你方小白其心志不坚,与邪魔蝇营狗苟,叛逆师法不过是迟早的事情,可你偏偏还要大闹瑶池,以受害者的身份投靠邪魔,好似是整个世间逼迫的你一样!

    此种行径,令人不齿;

    此等弟子,不要也罢;

    时也,命也,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与其追究起因,倒不如踏实办事,为阴门清理门户才是要紧。

    “那你知不知道,方小白与皇者人殷到底接触了什么?又发生了什么?”我皱眉问。

    玄言子摇头:“这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不过还重要吗?”

    “重要!我要弄清楚,小白他为什么会这么做!”我认真回答,坚定想法。

    玄言子却是笑了:“那之后呢?”

    “之后……”

    我一时语塞,没能回答上来。

    玄言子又道:“之后你仍旧还是要杀他,仍旧还是要清理门户,不是吗?既然如此,再追究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世间大乱,鬼界来袭,许多许多人都会因此而死,甚至是直接因他方小白之故,比如说灵媒派高人苏友道,你楚天难道还要在这种时候,重拾昔日的师徒情分之谊吗?岂不幼稚可笑!”

    我被玄言子说的无言以对,他话不错,不论原因苦衷如何,最终方小白还是要杀的。

    打从他在众目睽睽下向邪魔人殷俯首称臣开始,他就已经罪该万死。

    “我当诱饵,前辈有几成胜算拿下方小白?”我面无表情问。

    玄言子沉吟之后,道:“若无意外,许有八成。”

    “那前辈具体需要我做什么事?”我又问。

    玄言子道:“亮明身份,与他对峙,逼他现身,即便他会怀疑这是个陷阱,也会心甘情愿的跳进来。”

    “可万一引来了其他神魔将怎么办?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我的行踪一旦被人殷知道,他肯定会不惜代价的想要来杀我!到时候,你们又挡得住吗?”我笑了笑,苦涩道。

    玄言子却是反问:“你怕了不成?”

    “我不是怕死,而是怕你会弄巧成拙。”我直言道。

    玄言子大笑出声:“哈哈哈,这一点你大可放心,若是灵台推衍会出差错,我也不会坐镇于京都了!……我有办法能够让那方小白先得到你的消息,而这才是你需要去做的事情。”

    “前辈,你刚说的要求条件,只有这一个,对吧?”我再次确定问。

    玄言子摇头:“不,这才只是开始!……以后需要用你时,道门会与你传达敕令,而你不能抗拒不从。”

    需要用我的时候?

    我阴下脸,那我成什么了?

    受你道门五宗约束管制的傀儡吗?

    “你可以不答应。”

    玄言子再次露出运筹帷幄的笑容,那老谋深算的样子实在令我反感!

    说是能不答应,但我哪里有能够选择的余地!

    他简直是吃定我了!

    “楚天……”

    “非常时期,必然要非常手段!”

    “我与你有此约,并非有意钳制你,而是希望你届时能够不吝援手,那能够救下一个人的性命,便也是一桩功德造化,不是吗?”

    玄言子长长叹息,终究是与我说了句掏心窝子的话。

    我思来想去,最终还是答应。

    应对鬼界汹汹来袭,道门五宗的压力很大,所以一切可动用可聚集的力量,道门都必须尽可能的利用到,这是他们的顾虑所在。

    从另一方面说,凝舞现在是羽宗雷法修士,即便没有与玄言子的条件,我又能袖手旁观的不管么?

    我相信,玄言子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

    “请前辈吩咐安排吧,具体都需要我做什么事?”我无奈道。

    玄言子很满意地点头道:“先做一件小事,去一个地方,在那里……”

    ……

    刚离开钦天监,我的行程就被彻底规划好了。

    玄言子特意许我半天时间,让我将妖狐内丹送于麻衣坊,送到凝舞的手中,我直到这时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位占宗大能高人竟然什么事都知道。

    就好像是……

    我在他面前就没有丝毫的秘密可言一样!

    ^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鞤^」

    「^首~」

    「^发~」

    这感觉令我很不爽!

    毕竟,谁没事儿就受人窥探,受人操控,谁都会心里极度不爽!

    以阴间敕令之语,召来幽冥使者侍令官许由,我们又用老方法以元神出窍经幽冥地府进入了麻衣坊,我再次来到床榻上的凝舞身旁,她仍旧是昏迷不醒,仍旧是面露着些许痛苦之色,像是正在受着无止境的煎熬。

    那绝美容颜,楚楚可人,我心犹怜。

    我御器神器虚境环,释放出凝舞前世妖身的妖狐内丹。

    这苦修数千年的妖狐内丹,与凝舞自身有着奇异无比的呼应,内丹自然而然飘飞落入凝舞的口中,立时有磅礴妖气恐怖外溢,一只九尾狐虚影在凝舞的身体上若隐若现,甚是狰狞。

    “半缘,肉身炉鼎接受内丹妖元弥补,会让凝舞的身体立时崩溃么?”我不无担心的开口问。

    “不会的,天爸!”

    半缘仔细观察着床上的异象,沉吟又道:“妖元内丹,含凝舞前辈一世妖身修行之力,怎会反噬己身呢?要说影响的话,恐怕还真有那么点儿……”

    “什么?”我问。

    半缘苦笑道:“以后的凝舞前辈,恐怕就不再是纯粹意义上的人类了,而且……估计也修行不了雷法了。”

    我沉默下来。

    不管凝舞是什么,她都始终是我的凝舞,是我的妻子!

    或许她会怪我的吧……

    但为了能够救她,我已经顾不得这许多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