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鬼手刺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将凝舞托付给半缘照顾,暂时留在麻衣坊养伤,而我在道门玄言子的命令下正式启程出发,前往C市先办一件小事。

    事情虽小,但却也与我息息相关。

    玄言子神秘笑道:“此行小楚道友可遇故人,待见到他时,代我向他问好,告诉他若有求于道门,可尽管开口。”

    这个他究竟是谁,玄言子并没有跟我明说,只道是等我见了人自然就知道了。

    ……

    C市,天色深暗,未见明月,乌云浓厚,似是一层阴霾笼罩了天空。

    一袭白大褂的潘承宇手中端着咖啡,站在窗户前眺望着阴暗天色出神,微微流露出几分不耐神色。

    “承宇……”

    听到身后有人唤,潘承宇转身看到一个探头探脑的漂亮女孩。

    她看起来年岁像是未成年,娇小玲珑,生着一张有些胖嘟嘟的娃娃脸,浅棕色的秀发间有一缕暗金色,像是故意漂染来的,这样的女孩给人第一印象就是个叛逆小丫头,然而她在潘承宇的面前却是老实规矩的很。

    潘承宇苦笑问:“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啊?”

    “人家给你来送饭嘛!吃饭咯~”

    漂亮女孩俏皮一笑,拎出来手中的饭盒,小步快跑的来到潘承宇面前,邀功似的与他说着自己都带来了什么好吃的。

    “在这里吃吗?”

    “你还真是心大啊,你不会怕吗?”

    潘承宇努努嘴,透过无菌室的窗户能够明显看到里面正躺着一具男性尸体。

    “不就是尸体嘛,又不会跳起来咬人,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就算它真的会跳起来,你也会保护我的嘛,嘻嘻嘻……”漂亮女孩俏皮笑容更浓。

    潘承宇乐了,笑道:“玉珠,我发现你还真的是与众不同啊,明明对于女孩子来说很嫌弃讨厌的东西,你却都不放在心上!你说你究竟是神经大条呢,还是脑子里缺根筋呢?”

    “哼!”

    “哪有你这么说自己女朋友的!”

    金玉珠哼哼哼几声,故作生气地噘着嘴,但她还是动作麻利的将饭菜铺满了桌。

    “女朋友?”

    潘承宇缩了缩脑袋,愣是没敢接这话茬。

    “嗨哟,来的早不如来的巧,今天晚饭可是有着落了!”

    正着说,外面火急火燎走进一个人。

    他身穿着皮夹克,寸长的头发,精瘦脸庞,很是干练的样子,他鼻子嗅了嗅,循着味儿就来到了桌子边,望着桌子上的饭菜眼睛发亮,口水直流。

    “没你的份儿!”金玉珠赶忙拦着。

    这男人却是坏笑道:“没我的份儿?玉珠小妹妹,以后你还想不想进这法医处找你的潘哥哥了啊?”

    金玉珠被他拿捏了把柄,很是不情愿的这才让开。

    “我说两位,你们一定要在这里吃吗?”

    潘承宇一脸无奈,如果说金玉珠是神经大条,那这李队绝对就是缺根筋的货了!

    两人连连点头,表示当然就在这儿。

    吃饭时,李队问起潘承宇尸检结果,金玉珠权当作透明人,静静扒拉着米饭听他们讲话。

    “尸体没有明显外伤,但内脏已经开始严重腐烂,相关样本已经送去检测,得到结果还需要些时间,不过看情形与前几例的情况类似,应该可以确定这是一桩连环案件!……李队,这具男尸的断手你们找到了吗?”潘承宇吃着饭开口问,丝毫不觉话题有些恶心。

    李队撇嘴摇头:“没找到,可能是沉到了河里,也可能被人有意取走了。”

    “应该是后者。”潘承宇道。

    李队皱眉问:“何以见得呢?一双断手,拿来干什么用,搞收藏啊?”

    “直觉!前后这几件案子颇有些诡异,不能以寻常报复仇杀的逻辑去思考,我总感觉……那双断手上有秘密!”潘承宇沉吟道。

    “秘密?”

    李队噙着筷子,咂着味道,他突然想起来了什么,说道:“我线人听说了一件挺邪乎的事儿,不知道是不是与这男尸有关。”

    “什么邪乎事?”潘承宇好奇问。

    李队神秘道:“说是道上最近在流传一个能人,鬼手刺青能改命换运,有人去找这刺青师傅试了试,听说还真有效果呢!”

    “刺青改命?鬼扯!”潘承宇嗤之以鼻。

    李队笑了笑:“我也觉得扯淡,但眼下发现的这几具尸体都有刺青纹身,所以难免有点联想。”

    “那你就去查一查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潘承宇耸耸肩。

    “有意思……”

    金玉珠喃喃一声,突然笑了笑。

    李队耳朵很尖,清晰听到了这句话,于是问:“什么有意思?”

    “我是说这破案有意思,还是跟你们一起好玩。”金玉珠俏皮笑着,搪塞道。

    李队长给了她一个大白眼,数落着什么,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还觉得有意思,真是没心没肺!

    金玉珠哼了一声,冲他吐舌头。

    潘承宇很是无奈地不停摇头,拿这对活宝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

    “鬼手刺青么?”

    我站在一家阴暗的刺青纹身店门前,望着那招牌以及小店里的阴气浓郁,不禁微微有些皱眉。

    折纸门以心神育养灵胎,便就会刺青纹绣于身背负,施术时可操控兽灵应敌。

    ^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鞤^」

    「^首~」

    「^发~」

    曾听甄昆说,他就是找的某位鬼手刺青大师施术绘图,才得了他胸前那副猛虎下山图,刺青图的好与坏则直接关系着兽灵的灵胎蕴养,而眼前的这个地方……未免邪异了点!而且似乎还有鬼灵出没的痕迹!

    占宗真人玄言子的指引,该不会有错;

    但我可想不明白,来这里如何能找到与我徒弟方小白的联系?

    先见一见这位鬼手刺青的人再说吧!

    我走过去敲门,卷帘铁门哗啦响个不停,这店里明明有人在,但却故意没有回应,直到我锲而不舍的敲了几分钟后,里面终于飘来一句大吼声。

    “敲什么敲?”

    “你烦不烦啊你!”

    “下班了,有事儿明天赶早,真是有病!”

    ……

    听到这吼声,我可是乐了,想见你一面还挺不容易啊!

    敢不开门?

    那没办法了,我继续敲!

    “哗啦,哗啦,哗啦……”

    铁皮卷帘门几乎发出乱颤一样十分有节奏的响动声,吵的人简直心烦意乱,终于那店面里亮起了灯,一个男人操着棍球棒凶神恶煞的开门,他瞅我只是一个人,顿时不由分说的挥棒便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