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刺青改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唰——”

    棒球棍挥起便砸,狠狠冲着我的脑袋袭来,那气势汹汹的架势,竟是想将我给当场开瓢,有事没事儿都见了红之后再说。

    看样子,是真的被给我烦的不轻啊!

    以我元神现的修为境界,单单是身体反应都要比他灵敏的多,这一棍又哪能砸的中我?

    稍稍侧身躲避,不等他挥棒再起,我抬起一脚就踢在了他的肚子上。

    “嗷……”

    这家伙惨叫一声摔倒在地,棒球棍也脱手掉到了一边。

    “见面就打?”

    “找揍呢?”

    我嗤笑一声,冲他走过去。

    “大哥大哥,有话好说,误会误会……”这家伙捂着肚子爬起身,脸色有点发白,他这时候可是怒不起来了,委屈不已的冲我赔笑。

    误会?

    看你动手的时候可是不含糊!

    现在来说误会?

    “我还以为大哥你是那个谁家那小谁,这才会动的手,真误会了……”

    他心虚的强行解释。

    我懒得跟他废话,招手让他先进店里再说,我有些事情要问他。

    进了门,我打量着他这个地方。

    墙壁四周挂着许多纹身图案,店里有些乱糟糟的,杂七杂八的东西随手丢放,看得出来他应该是一个人独居,不过空气里隐约有脂粉气息,应该是有女人刚走过不久,看起来这家伙的生意还不错!

    “你是这家店的老板?”

    “是……是吧……”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是吧算几个意思?”

    “是是是……”

    “这么说来,你是鬼手刺青的传人?”

    “不是不是……”

    “鬼手刺青,改命换运;门口招牌都挂出去了,你还说不是?”

    “不是,大哥,你到底哪位啊?”

    “走阴阴师。”

    “阴师?原来是阴门走阴派的前辈么?鬼手刺青传人贾飞,见过阴师前辈。”

    贾飞松了一口气,与我自报家门。

    这鬼手刺青与阴门素有渊源,尤其是与那折纸门传人,师辈传承多有结交,贾飞可是听师父郑重的提起过几次。

    “刚才你怒气腾腾的,怎么回事?”我坐在椅子上。

    “嗨,别提了!”

    “最近老是有道上的小混混来敲门,虽然不是来找茬的,但也烦人的很!”

    “阴师前辈,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啊?”

    贾飞试探性地询问。

    “来找你问一个人,他叫方小白,你认识么?”我开门见山问。

    贾飞想了想,摇头说:“不认识,没听说过。”

    “真不认识?”我微皱眉。

    贾飞苦笑不已:“阴师前辈,仔细论起来咱们可还是自家人,我有必要骗你么?”

    这倒也是,他并没有骗我的必要。

    我又问:“那你这里最近有什么奇怪的人和事么?”

    “奇怪的人和事……”

    贾飞心虚不已,心神像是有些慌了,他眼神飘忽,有些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犹豫过后,他赔笑说:“阴师前辈,最近这世道奇怪的事可太多了,不知道你指的什么?”

    “当然是指你了!”

    “贾飞,你这个地方,阴气可够浓的啊!”

    “没少招鬼吧?”

    我弹指运起一缕虚灵火,将青色火焰投入房间里的黑暗中,顿时有轻微嗤啦声响传出,藏身的小鬼儿更是惨叫一声落荒而逃。

    贾飞见此,脸色唰的就白了!

    “阴师前辈,小鬼儿不害人那也是善鬼么,这能帮衬的我自然也愿意帮衬帮衬了,举手之劳,可积阴德呢!”

    “积阴德?我看你离自作孽也不远了!”

    我呵呵冷笑一声。

    “前辈这话我就听不明白了,我贾飞奉公守法,可不敢做犯法的事儿呢!”贾飞嘴硬道。

    还跟我装?

    没关系,总有你装不下去的时候!

    我仔细打量一眼这贾飞,其身并无多少修行,如果遇事凭他绝对解决不了,而看这里出没的鬼灵痕迹,可也绝不是普通的怨灵恶灵,那鬼灵当该不是来要他的命的,否则他早该已经必死无疑。

    有些猫腻啊!

    既然他嘴硬不肯说,那我也就没有再多问,留下一两句交代之后,这便就离开了刺青小店。

    我并没有走远,就在附近藏身监视。

    之所以这么轻易就放过贾飞,就是不想打草惊蛇,那鬼灵既然没有杀他,想来应该还会再回来找他,到时候拿下一问就什么都清楚了。

    一夜无事;

    第二天大早,便就有人来敲贾飞的门,对方是来刺青纹绣的,并许诺钱不是任何问题。

    贾飞本来不想做这单生意,但对方直接取出了二十万现金,摆在了贾飞的面前。

    面对金钱的诱惑,贾飞犹豫过后咬牙接了活儿!

    我以神识窥视,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明明都已经快大祸临头了,你贾飞竟然还不知道收敛?就不怕死么?

    不过由此,我也见识了他的鬼手刺青。

    经过一系列的准备之后,贾飞开始为女顾客上手纹身,那女人颇有姿色,看起来就妖艳的很,她要贾飞为纹绣的是一种可以缠情的纹身,并且实话告诉贾飞就是为了留住一个男人的心,并且是死心塌地的留在她身边,对她唯命是从。

    贾飞一再保证,鬼手刺青,改命换运,既有这个招牌当然说到做到,只不过这后果利害可也非同凡响,他尽可能的与女顾客讲明利害关系,并且说明与他无关。

    ^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鞤^」

    「^首~」

    「^发~」

    “就算有关我也不会来找你的,瞎担心什么?放手来做吧!”

    “需要我脱光衣服么?”

    女顾客搔首弄姿的冲贾飞抛了媚眼儿。

    “不……不用,脱掉上衣,遮住前胸就行。”贾飞咽下口水,但他可不敢与这种女人纠缠,那可是会把人给活活缠死的!

    女顾客照做,躺在了纹身台上。

    而贾飞则举行了类似于巫蛊的形式,以鬼魂为媒介,为这女顾客刺青纹绣于背一副妖异的女修罗恶鬼图。

    ……

    “蛊术?”

    “不太像,不过竟然是借鬼魂行法么?”

    “所谓鬼手刺青,为赚钱竟然这样毫无顾忌施术?这岂不等于就会在害人么?”

    我眯了眯眼睛,大概明白了鬼手刺青是怎么回事儿,贾飞虽然事前与那女人讲明了厉害关系,并一再说明后果与自己无关,可是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真正无关?

    因果轮回,自有天道;

    这女人怕是将会不得善终,而你贾飞作为施术种蛊者又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