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准备动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金玉珠认真道:“因为我发现,贾飞最近几天神神秘秘的总在忙一件事情,而且有一只魔灵悄悄的找上了他。免-费-首-发→【追】【书】【帮】”

    “魔灵!?”

    我嘴里正吃着东西,险些没有被噎住,连喝几口汤才换过来劲儿。

    我忙问:“你确定是魔灵吗?”

    金玉珠点头:“不会有错的,那就是一只魔灵!我自身鬼修之能亦在邪灵之上,所以能够明显感应到对方的鬼灵实力,魔灵的出现,应该与贾飞正在忙的那件事有关,只是我还没有查到究竟是什么事情。”

    “魔灵现世,非同小可,你通知道门五宗了么?”我紧皱眉头道。

    金玉珠撇撇嘴:“没有,我不想见道门五宗的人,我讨厌他们,而且道门五子那么神通广大,哪用得了我这小小妖魂鬼修跟着瞎操心,说不定他们还会怪我添乱呢!”

    “这说的叫什么话?”

    我瞪眼,教训着她道:“即便你已经不再是我的附属鬼兵,但好歹你也算是半个阴门行人派弟子,逢见鬼灵为祸,怎么可以袖手旁观?这要是因为魔灵作祟,而无辜死伤了普通人,到时候你担得起责任么?”

    金玉珠噘着嘴,哼哼道:“又不是我害的,我为什么要承担责任!”

    “还敢顶嘴?既为阴门弟子,你就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别以为我不在的时候,你就自由逍遥了,阴门传承的师法戒规照样能够拿你!”我严厉道。

    “我错了嘛……”

    “凶什么凶嘛……”

    金玉珠低声细语的道歉认错,抿着嘴,哭着脸,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少来!我看你就是本性难改!那么多年过去了,也不见你妖修心性有点长进,若是哪天劫数临头,我看你怎么办!”

    我故意把事情说的很严重。http://m.zhuishubang.com/

    既是吓唬她,也是提醒她,妖魂鬼修之身,本就为天道所不容,达到金玉珠这等邪魔之境,更是天劫所要诛灭的对象,这要是万一有个好歹,那可真就万劫不复了!

    金玉珠冲我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她很是有些不解的问我:“这份责任究竟指的是什么?”

    “我师父王四曾对我说:身为阴门六派的传人,以身作则,维护阳间法,必然就有不得不管的理由,这是阴门六派存在的意义,也为阴门传承弟子所肩负的责任。”我与她解释道。

    完饭之后,已是傍晚时分;

    我们又回到鬼手刺青小店附近,那贾飞果然就在店里,哪里也没有去,似乎也没有任何反常或者异常的地方。

    我问金玉珠,贾飞个人并没有很高深的修为,所修也只是巫蛊一类的术数,强大如魔灵竟会主动来找上他,那究竟所图所求的是什么呢?

    贾飞又能为对方做什么呢?

    金玉珠茫然摇头,她说她也不知道,总之这件事有些奇怪。

    “要不我们干脆直接把他抓了,好好的问一问?”

    “打草惊蛇,不太好。”

    “那你的意思呢?”

    “守株待兔吧!……我在乎的不是这只魔灵,而是这魔灵背后的人,我怀疑魔灵与方小白有关,所以暂时还是不要动贾飞比较好。”

    “跟方小白有关!?”

    金玉珠像是被我的话给吓了一跳,她结结巴巴问:“小白他……他他进入阳世间了?”

    我凝重点头,将我出现在c市的前因后果说给了金玉珠听。

    引诱方小白现身,这是道门玄言子定下的诛魔计策,为的是能够将化身神魔将的方小白彻底留在阳世间,而我正是那只鱼饵。

    金玉珠关心道:“那你岂不是会很危险?”

    “是很危险,但是也要做事啊,小白他既是我的徒弟,我也必须要为他的行为负责。”我叹气道。

    金玉珠很认真的想了想,说:“我来帮你吧,以我的鬼修之力,牵制住那只魔灵应该没有问题,到时能够为你分担很多的压力!……楚天,重新设下驱使灵符,纳我为五方鬼兵吧!”

    望着小丫头一脸认真的模样,我不禁心中感动的露出笑容来。

    重纳五方鬼兵……

    这件事我仔细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金玉珠的妖魂鬼修之力已经今非昔比,而且她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一个人,她既重遇了郑天华转世,她就有了属于自己的机缘羁绊,他们也会发生属于他们的故事,实在没有必要再随着我去出生入死,东西奔劳,我很希望他们能有一个好的结局,所以我不想再让他和她卷入这场风波中。

    “可是你需要帮助,我也想要帮你。”金玉珠抿着嘴,委屈兮兮的说。

    我抬手点了下她的脑袋:“帮我的方式有很多,不用非得成为我的五方鬼兵,时刻待在我的身边!……你现在已有堪比邪魔之力,正处于聚阴返阳的关头,好好修行,也好好的待在郑天华身边,可不要再闯祸了!”

    “噢……”

    金玉珠长长噢了一声,听话乖巧的没有再继续坚持。

    ……

    贾飞始终把自己关在店里,而我也始终守在店外不远藏身等待。

    守株待兔,需要的可是耐心。

    金玉珠自见到我之后,也不肯走了,她执拗的坚持说要留下帮我,我好笑问她:“你不去找潘承宇了?”

    “不去了,今天给他放假,不去缠他了。”金玉珠笑嘻嘻道。

    我摇摇头,笑容更浓。

    都说男追女隔层山,而女追男隔层纱,金玉珠的突然冷淡,会不会让那潘承宇坐立不安呢?

    ……

    远在城市的另一端,警察局,法医处。

    潘承宇心烦意乱的还真在坐立不安,手中明明拿着一沓尸检样本检测报告,可他却愣是看不进去,那心里空落落的,总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这让他很不习惯,也很不喜欢!

    索性,将报告摔在桌上。

    潘承宇认真思考起来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想了半天,直到他抬眼看向墙上时钟,这才猛然发现……今天金玉珠竟然一整天都没有出现!

    打电话不通,发信息不回;

    这让潘承宇更加坐立不安了,她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想到这里,潘承宇那莫名担心的预感,便更加浓郁了,他当即决定今天不加班了,找人才是要紧!

    ……

    夜半,仍是乌云遮天,不见月光。

    看似繁华的都市,熙攘中透着世俗平静,但实则却有看不见的危险正在暗潮涌动。

    金玉珠耳朵动了动,猛地睁开眼睛低声道:“他来了!”

    我出离调息状态,收回己身神识之力,也逐渐睁开眼睛来:“那准备动手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