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楚天vs小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切正如玄言子灵台推衍所预料,在c市现世的魔灵不但与方小白有关,而且还正是他的五方鬼兵之一,曾经的凶灵旦丑,如今的五等魔灵!

    我操御神器,以金府雷龙贯穿魔灵旦丑施展的黑茧防护之力;

    那枪尖突刺不停,再度向着她的身体凌厉刺去,我面无表情对视着她那尽显震惊的双眼血芒,我意外于竟会是她,魔灵旦丑也更没有想到竟会是我在此处伏击。免-费-首-发→【追】【书】【帮】

    电光火石间,她仓促还击自保;

    一柄窄刃直背长剑自下而上,抽刀而起,道道黑色阴气凝成恐怖魔形之物,向着金府雷龙无可匹敌之势纠缠而去。

    然而……

    刃锋触及枪尖,不过转瞬,窄刃直背长剑便就断裂开来,空中顿起呜咽哀嚎之声,阴气爆散。

    魔灵旦丑目光凝重,深知不能硬撼金府雷龙锋芒;

    她当机立断,凭借对拼稍阻的间隙,身形虚晃,留下一道残影立于原地,而她的本体则迅速退去。

    “轰——”

    又是一声爆响传来,残影瞬间消散无踪。

    枪势已尽,我抬眼看着逃遁的魔灵旦丑,只见,在炙热阳气蒸腾的阳光下,她整个人周身腐蚀声作响不停。

    缕缕黑烟飘散,此乃术数克阴灭邪之用。

    正当我准备再施手段的时候,魔灵旦丑却已经抢先发难破除阳咒敕令结界。

    似是毫无边际的敕令结界,却突然被魔灵旦丑以身体凶悍撞在虚空上,有无形屏障顿显,宛如蛛网般遍布裂纹碎裂。

    在这结界中,空间和距离都发生了变化。

    单单想以遁空而逃,那根本就不可能逃脱得了这里,而真正离开的办法,不再别处,正在脚下,正在立足所在的空间点上。

    唯有攻破这片屏障之力,才能真正离开这片结界世界。★首发追书帮★

    “碎!”

    魔灵旦丑冷哼一声,周身立现无边无际的浓郁阴煞之气,她五指紧握成拳,挥拳正中碎裂屏障的中心点处。

    “哗啦——”

    清脆碎裂声响起,整片结界空间霎时破灭,天地恢复如常,头顶仍是那片乌云笼罩,不见月色的天空。

    阳咒敕令已破,魔灵旦丑起身欲走。

    也就在这时,那藏身暗处等待出击的金玉珠终于动手了!

    鬼魅般的一道鼠影激射而起,穿过空间距离,转瞬便就来到了魔灵旦丑的身前,鼠影狰狞,张嘴噬咬,它速度快的仿若是闪电,根本就令人反应不及!

    “玉珠!?”

    魔灵旦丑口吐人言,却不再是她的声音,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这个声音我太熟悉了,正是方小白!

    此刻他正在操控鬼兵阴身!

    果不其然……

    明明金玉珠将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可就在她即将偷袭成功的时候,在魔灵旦丑的身前顿起虚灵五行之力,以水衍冰,立现冰墙阻隔,以地气凝缚魂锁链,束其阴身,以火衍变真精,伴随清脆鹤鸣响起,那汹汹太阳真火反向金玉珠笼罩而去。

    饶是金玉珠拥有着邪魔之力,却也不敢硬撼这骇人的太阳真火,她不得不放弃这即将得手的偷袭,挣脱虚灵冰和虚灵土的束缚,她惜身保命,仓促而退。

    金色火焰凝聚火乌,追逐在金玉珠的身后。

    “楚天……”

    金玉珠惊叫一声,向着我逃窜而来。

    我阴沉脸色,同样默运起五行虚灵术,以水形之力衍太阴真水,口喝一字真言:“牢!”

    袭击而来的一只只火乌,顿时被凭空而现的水球束缚囚禁,水中火鸟哀鸣不停,振翅欲挣扎逃出,但水行本就克制于火形,最终它们只能于水球之中渐渐散灭。

    魔灵旦丑转过身来,那双血芒目子正注视着我,眼神意味复杂非常。

    “没想到,出现在这里的竟会是你们。”

    “故人重逢,别来无恙啊?”

    方小白的声音再度响起,语气故作轻松。

    我手持金府雷龙,前走两步沉声问道:“方小白,见到师父,怎么不行师礼跪拜!?”

    “师父?”

    方小白苦涩一笑,又道:“我已经不再是行人派弟子,你也不再是我的师父,我为什么还要行师礼跪拜?”

    听他这么说,我胸腔中的怒火再无法遏制。

    “小白,这是我第一次问你,也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你真的铁了心要欺师灭祖,叛逆阴门师法,投靠神魔将?”

    怒极反倒冷静,我面无表情望着他,等待他的回答。

    “世人弃我,我只能这么选择。”

    “还请楚天师父相信,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也是迫于无奈,不过……这种结果也挺好,起码不用再被那些大义责任束缚,反倒自在,不是吗?”

    方小白笑声道。

    “回答我的问题!”我难以压抑愤怒,终究吼出声来。

    夜色下,这吼声回荡不停。

    我怒视着魔灵旦丑,透过她的眼睛怒视着我的徒弟方小白,叛逆师法既是叛逆师法,无有情由可原,更不用拐外抹角!

    方小白沉默了几秒钟,这才开口又道:“刚刚我说了,我已经不再是行人派弟子,我如今追随着人殷陛下,我乃人皇麾下神魔将——封号:凌云使!”

    “好,好好……”

    “不愿做人,甘愿当狗,我无话可说!”

    “我楚天与你方小白的师徒情分已尽,既为邪魔,便当杀而诛之,今天……我就要为阴门传承清理门户!”

    纵然再怎么不愿相信,可事实就在我的面前,我还能自欺欺人的再去反驳么?

    “哈哈哈……”

    “你这是想要杀我?”

    “楚天啊楚天,如今的你,能不能敌得过我这鬼兵旦丑都还两说,你拿什么来杀我?凭什么谈为阴门清理门户?”

    “念在往日情谊,留下神器金府雷龙,我不与你为难,放你们离开。”

    “楚天师父,你说可好?”

    方小白嗤笑一声,尽显轻蔑之色,语气玩味更浓。

    若论起修为境界,今天的小白可比我高深太多,若论起神通手段,我怕是更不及他,所以他自然有轻蔑看人的资本。

    但是……

    老子毕竟可是你的师父!

    羞辱师长?

    你方小白可真是好大的能耐啊!

    我心中悲愤,更觉悲哀,曾经的方小白哪里是这个样子?现如今,显然已经物是人非!

    没什么再好说的了!

    我深呼吸一口气,心中也不再有丝毫犹豫,或许现在我的还杀不了你方小白,但杀你的魔灵鬼兵还是能够办到的!

    “玉珠!”

    “先诛魔灵!”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