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再上一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小白虽然操控着旦丑的身体,可她毕竟还是鬼兵阴身,本体未到,我引地气,注入元神之力,几道锁链拔地而起。免-费-首-发→【追】【书】【帮】

    转瞬之间,几条锁链已经接近她的身体。方小白抽刀迎击,以刀锋刃力斩断链锁。

    链锁一出,我毫不犹豫,直接引动数把虚灵金枪,万箭齐发,直逼旦丑身体。

    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旦丑,恐怕耽误片刻,方小白便能借福报通穿行而至,所以出手便尽全力。

    方小白手中挥刀,以元神之力,引动五行虚灵术,一道虚灵冰墙挡在身前,在金枪与冰盾碰撞之时,两道虚灵五行之力瞬间瓦解。

    在虚灵金枪出手之时,我又以虚灵火演变天阳真精,三足火乌鸟向着旦丑的身体猛奔过去。

    虚灵金枪不过是佯攻,对付鬼灵,虚灵火才能发出真正的破灭之力。

    眼见着火乌已经到旦丑眼前,方小白却没有了动作,嘴角上扬,淡淡道:“楚天,过了这么多年,你的五行虚灵术只有这种程度了吗?”

    方小白以自身之力加持旦丑,她周身顿时黑光爆起,阴邪之气竟凝成真型,并成几道黑色水柱,硬抗太阳真火形成的火乌。

    就在我与方小白对峙之时,金玉珠早已准备多时,她抓准机会,凝聚妖丹于掌心,向旦丑的阴身发动致命袭击。

    “敕令阳咒:借乾坤之力一用!”

    见金玉珠出手,我倾泻全部精力,默默运行五行虚灵术,顿时乾坤之力被我引动,我将旦丑的身体牢牢定在原处。

    “这下你还不死?”

    我长吐一口浊气,眼见着金玉珠的妖丹之力逼近旦丑的身体,不到半米的距离,只要方小白不到,谁也救不了你!

    可就在这时,金玉珠与旦丑之间的空间仿佛被撕裂开,一道金光在裂缝中射出。★首发追书帮★我以元神之力立马感受到,这金光竟是一柄虚灵金枪!

    虚灵金枪向着金玉珠的脑门直击过来,金玉珠脸上顿时冒出冷汗,忙收起妖丹,侧身躲避。

    这距离实在太近,我忙收回阳咒敕令,引另一道虚灵冰墙在玉珠身前,挡住虚灵金枪的攻击。

    “方小白,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

    我强撑着一口气,看着裂缝中走出的方小白,沉声道。

    旦丑见方小白,单膝跪地:“见过主上。”

    我没想到,方小白的菩萨力福报通,竟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鬼界跨界穿行至阳间,而他现在的实力,恐怕已经步入出神入化的大神通境界了。

    “一只魔灵而已,没想到当年叱咤风云的龙门神楚天,竟然用了这么长时间,都没伤到她半丝,看来你是真的废了。”

    “你曾经是我的师父,我就给你个面子,让你自己投降,交出金府雷龙,我不杀你。”

    “不过连诛杀一只魔灵还要借他人之手,看来你这一身修为有或没有,也没有什么差别,我就废你元神,磨灭你所有修为,当一个普通人,回老家娶个老婆生个孩子,给自己留个后。”

    方小白蔑视的看着我说。

    当师父的,被自己徒弟这般羞辱,我再也忍不住,曾经我还对你抱有一丝幻想,以为你有自己的计划,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苦衷,现在看来,全是自欺欺人!

    你方小白乃菩萨转世,本就是为了普渡世人,谁知当世人被邪魔折磨,陷入苦难,掉头倒戈的第一人,竟就是你方小白!

    早知道你已经变成这样,不用道门五宗胁迫,我也要杀掉你。

    “行人派有你这样的徒弟,简直是阴门最大的耻辱!“

    我不愿再与他多言,今天哪怕我自己死在这里,也要与你同归于尽!

    什么天选之人,什么诛魔人,若论起邪魔,你方小白比起人殷,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来你是不肯投降了?也难怪,那么自负的楚天怎么会向自己的徒弟低头。五行虚灵术源自行人派,今天我不用五行虚灵术,只用人皇陛下赐我的神力,灭掉你!”方小白道。

    “你以为阴门只有五行虚灵术?你以为你是我的徒弟,对我就真的了解了?今天我也不用五行虚灵术,让你知道阴门才是大道所归!”

    我深吸一口气,脑海中浮起整部《行人术数》,接着提枪而起,金府雷龙响起磅礴雷海声响和震天龙啸之音。

    我能感受到,昔日我将金府雷龙赐予方小白,白祈便认方小白为主,可没想到方小白竟入魔道,此时诛杀的是正道叛徒,金府雷龙与我有着相同的感情,所以神器之力比往常更甚。

    伴着雷霆龙啸,我枪出如龙,出手便对准方小白要害。

    他单手一攥,空着的手中竟也有一杆黑枪而生,以相同的姿势和我对击。

    仅仅是双枪碰到的一瞬间,便有无穷反噬之力向我冲击过来,我顿时心神一震,忍不住的,一口鲜血便从嘴里流出。

    不过这一枪仅仅是开始而已,我强忍着五脏六腑翻腾的煎熬,开始燃烧生命本源之力!

    “阳咒敕令:借阴阳之力一用!”

    我引阳咒敕令的神通之力在我与方小白之间形成一片极其狭窄的结界空间。

    方小白的修为在我之上,我只有将有限的阴阳之力,布成小的结界,才能保证不会再刹那间被他破解。

    可他并没有要破我结界的想法,嘴角却扬起冷笑,道:“这么小的空间,看来你是想给自己选一个好的坟地啊。”

    在这么狭窄的空间,我们两个人只能借肉身和修为做肉搏之战。方小白知道,我已经是强弩之末,其实按照这种施法程度,他根本就不用对我下杀手,只耗着,便能给我耗死。

    就在他冷笑轻敌的瞬间,我沉声冷喝:

    “相由心生,心魔已成,引邪魔入道,借灵媒一用!”

    我双目紧闭,心中默念灵媒派摄人魂的敕令,顿时元神之力引入头部,双眼一睁,摄魂之力在双目灵台之间狂涌而出。

    “论修为,现在的我可能不是你的对手,可论心性,我两生诛魔卫道,坚信人间正道是沧桑,今天师父再给你上一课,教教你什么叫邪不胜正!”

    “引钱王寨信仰之力,摄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