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大衍之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刚想施法拦截魔灵旦丑,却立即就被方小白给打断,同样的虚灵土术数一时僵持,方小白所施展的术数之威竟反压我一头,那原本涌动凝实的地气被强行镇伏,如山川般再不可撼动。

    “那魔灵交给我,你专心对付方小白。”

    金玉珠留下一句话后,旋身显现妖身原形,也化散入黑暗中,极快向着魔灵旦丑追了过去。

    我有心想拦住她,可这丫头已然离开了我的身边。

    她虽有邪灵之上的鬼灵实力,但真的能够斗得过魔灵旦丑么?但这种情形下,只能选择相信她了!

    “你都要自身难保了,还有功夫去关心那妖魂?”

    “把神器还来!”

    方小白沉喝一声,骤然向我攻来,漫天陡现金丝之影,并凝结成束,这是以虚灵金衍变先天真精的一种的运用,方小白信手拈来,施展的倒也炉火纯青。

    我冷哼,立即以火行之法施术还击。

    “起!”

    伴随一道清脆鹤鸣声响起,以火行衍变先天真精,顿显一只数丈高的三足火乌神鸟,那*温度灼烧空间,火羽遍及之处竟连空间都发生了扭曲。

    火行克金,同为先天真精亦有相生相克;

    道道凝丝成束的金色光线如同切割的凌厉绞绳,至坚至利,但在触碰到火乌之后,却立即便消融无踪。

    神鸟啼鸣,火乌振翅;

    我以术数操御施法,顿时间漫天火羽激射而出,利箭般铺天盖地向着方小白袭击而去。

    “大水!”

    方小白沉喝一声,反施展起水行虚灵术,顿时间有浪潮无形虚影涌成骇浪,尽数将火羽阻隔在外。

    “凝!”

    方小白再喝一声,而这时,令我震惊无比的一幕出现了!

    只在无形虚影的惊涛骇浪之中突然传来沉闷的兽吼,一只龙头牛身,遍布棕红长毛的巨兽出现,并跃出巨浪,它与三足火乌是同样的纤毫毕现,栩栩如生。

    “哞……”

    兽吼声再度传来,这只巨兽踏水而行,迎着三足火乌便撞了过去。

    火乌振翅,连忙腾飞躲闪,然而那踏水而行的巨兽却是不依不饶,始终追逐在火乌神鸟的身后。

    眼见这一幕,我不得不承认,小白他的虚灵术造诣非但高深,甚至要比全盛时期的我还要厉害几分,这水行化兽的神通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但现在可不是感叹的时候——

    我抓住他操御虚灵术的时机,提起手中枪,以神行法近身而攻,雷龙之影顿时显现,这是我聚势已久的雷霆一击。

    “破!”

    “吼……”

    龙吟频频,只见一条银色巨龙撞破了水墙阻隔,其势不减,继续向着方小白噬去。

    以我重伤在身的状态,此刻最大的依仗就是这件神器金府雷龙了!

    火鸟哀鸣,巨兽悲吼;

    这两只正在胶着纠缠互斗的神兽怪物,以水行巨兽的绝对压制而取胜,但又以雷龙的破法而双双消散。

    雷龙已至近前,冷眸冷漠,獠牙大嘴完全笼罩向方小白的身形。

    “哼!”

    方小白沉声冷哼,抬手间御神通力,一掌拈指击出,虚空顿显金光手臂之影,生生拍散了那一整条的雷龙。

    悲吼声和轰鸣声同时乍响,漫天雷电闪烁不停,散漫激射。

    银光闪亮,照耀在我的身上,更照耀在我手中凌厉无匹的枪锋之上,那枪出如龙,其势凶猛,舞枪突刺已至方小白的近前,一式三十六路天鹏枪法,更是牢牢的将小白的身形锁定。

    “哈哈哈……”

    方小白张狂大笑,掌心虚握顿有金枪凝现,枪锋横扫,不退反进竟与我力拼了起来。

    “砰、砰、砰……”

    金铁交击之声不绝于耳,不过眨眼间我们已然力拼了数次。

    我手持神器,他仗持神通;

    一时间我们竟也谁都没有占到便宜,可越打我越是心神凝重,即便小白手中所凝是先天真金所化的金枪,可又如何能够力敌金府雷龙的神威?

    然而事实是……

    小白他不但做到了,甚至是能够保证不落于下风!

    “哗……”

    携势大力的一枪横扫而来,我举枪格挡,当即被震退了几步。

    “厚土!”

    方小白双手掐诀,口中沉喝,再次施展起了五行虚灵术。

    我清晰感应到了脚下大地中地气的疯狂涌动,这又是以后天虚灵衍变先天之精的术数,不能给他任何起势的机会,我当机立断倾泻出身体精气,口中沉喝真言:“木灵!”

    剧烈的大地震颤传递而出,向着四方蔓延。

    那地气犹如有灵的凶兽般疯狂涌动,拼命挣扎,隆隆震颤似是它强有力的脉动心跳,然而一株株无形藤蔓虚影扎根于地下,并以近乎恐怖的速度生长扩张,牢牢禁锢并锁死了地下有灵凶兽的涌动出现。

    “这便是五行虚灵术的神通变化么……”

    重创在身的翟葭真人艰难起身,他脸色苍白无比,嘴角有血迹溢出,凝重神情,阴沉又道:“这阴门传承,还真是让人小瞧了它!……不过,你方小白今日必死无疑,那崆峒印也必将是属于我的!”

    ……

    术数之间的斗法僵持,我凭借木行克制土行,才堪堪能够压制方小白施展的术数。

    就在这么彼此拉锯的短短时间里,高空之上的虹光更近,眼看不用几个呼吸的功夫就要赶到场中,我心下稍松一口气,能拖时间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我的极限,接下来就看东凌仙子他们的了。

    ^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鞤^」

    「^首~」

    「^发~」

    而方小白,他竟突然笑了。

    “楚天师父的五行虚灵术我领教了,退步虽然谈不上,但却压根儿没有任何的进步可言!”

    “说实话,我很失望!”

    “就凭你现在的修为,如今的状态,不思进取的混日子,单单就指望着崆峒印,你真的就以为能够对付得了人殷陛下了?”

    “楚天师父……”

    “你可看好了,我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何谓五行运转,行人世间!”

    方小白像是游戏一般,随手撤去了与我的斗法僵持,根本就不受术数反震所扰,而我却不由得晃了晃心神和身形,缓过几次呼吸才缓过劲儿来。

    就见他,闲庭若步而走,脚踏无形台阶扶摇而上。

    他抬头远望赶来的一众道门高人,远望其中美若天仙的东凌仙子,对视着她仍带有纠葛情绪的眼眸,他神色平静,手中掐诀,口中朗声喝道:“乾坤凭我念,天地从我手,阴阳为基,五行为阵,色界,穿行!”

    “嗡——”

    就在方小白朗朗话音刚落,天地之间突现奇异而强烈的震颤感,瞬间遍布周遭百里区域,那天地灵气几乎狂涌而来,融入阵基之中提供阵法运转的力量。

    我瞪大了眼睛,震惊的久久失神。

    天地为阵,阴阳为界,是以虚灵,色界穿行;这是五行虚灵结界的施阵之术,单凭己身为阵枢所布下的大神通术数阵法,可行先后天五行运转的大衍之术。

    我在前世之身的时候,曾经触摸过此术门槛,但还没有来及掌握和自如运用,便就自斩己身入了轮回。

    而现在……

    方小白明显已经拥有了远比我当时还要高深的修为和实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