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大战结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与我对视一眼之后,方小白收回了视线,又望向远处的东凌仙子。★首★发★追★书★帮★

    暖暖的笑容视线如春风般,拂过她那苍白失色,挂着晶莹泪珠的脸庞,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温柔的笑着。

    “小白!!”

    东凌仙子情急发出一声悲呼,可是……如今的她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的发生。

    ……

    “轰——”

    漫天剑影携天罡诛魔之威,莲花般合拢于花苞,完全将方小白的身形吞没,下一秒便轰然爆散开来,罡风席卷如浪,飓风凌冽,甚至是将空间撕扯出了道道裂隙。

    “嗷……”

    被商天师禁锢镇压的四只凶灵巨兽同时悲鸣一声,也紧跟着轰然消散开来。

    与此同时,虚灵结界也开始片片瓦解。

    在那高空之上,一抹抹银亮刺目的奇异光芒在照耀世间,常人或感受不到其中大法力波动的恐怖,但那份令心神惊惧和不安的压抑,却清晰无比的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上。

    许久之后,法力波动渐止,天空又恢复了宁静。

    二十八子青衣修士收剑而立,仍不敢放松戒备,而商天师和玉龙子御空飞行,很快便来到方小白刚刚身处的地方。

    探出神识,搜索四方,却一无所得。

    “他竟还能再逃了!?”玉龙子阴沉脸色,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来。

    商天师紧皱眉头,浓重的叹息道:“此子命不该绝,天意如此,也罢也罢……”

    “打蛇不死,必成后患,以后再想杀他怕是更难了!”玉龙子气恨道。★首发追书帮★

    商天师摇头道:“事已至此,你我又能奈何?倒是东凌仙子那边,如此一来,陷情魔障她仍旧无法从中解脱,这才是一件天大的麻烦事!”

    “那就向她隐瞒实情,暂时先不告诉她方小白逃出生天的消息。”玉龙子道。

    商天师为难道:“这不太好吧?瞒得过一时,还能瞒得她一辈子么?”

    “能瞒一时是一时,银珑道人被方小白所杀,妙法门又恐将会群龙无首,而她东凌身为妙法门弟子,原本就被寄予承载师门重任的厚望,现在正是她担当大任的时候,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倒下!”玉龙子凝重道。

    商天师沉吟之后,点点头同意了玄言子的决定。

    ……

    “小白他……”

    “真的就这么死了吗?”

    仰望高空,我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眼见的事实,虽说我很想亲手杀了他,为阴门传承清理门户,可真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心中莫名有种怅然的失落感。

    小白,方小白……

    你原本可是我最喜欢的徒弟啊!

    我忍不住发出长叹,情绪亦有几分落寞,大战虽止,但这番结果,却并不是我所愿见。

    “你还觉得可惜?都是你阴门收的好徒弟,害的许多弟子枉死邪魔之手,银珑道人更是陨落于方小白的手中,若是追究其责任来,你楚天作为方小白的传法上师,也同样责无旁贷!”翟葭真人冲我重重冷哼道。

    我瞥眼看过去,脸色骤冷,沉声道:“责无旁贷?少在这儿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就是你,刚刚趁乱的时候,竟敢谋夺我的崆峒印,你是想杀我的,对吧!?”

    “杀你?”

    “哼!”

    翟葭真人再次冷哼,又道:“本真人乃瑶池仙境散修领袖,还不屑于以这种方式杀你性命!……楚天,我在此提醒你一句,我托舍重修而归,乃是天命所定的诛魔人,正道神印也必然将由我执掌,至于你……不过只是一个过渡寄身的容器罢了,乖乖的将正道神印交出来,免得本真人再与你费功夫。”

    “我去你二大爷家的西瓜皮!”

    “哪个家伙的裤裆没看严实,把你给露了出来?你算干嘛滴啊你!”

    “崆峒印就在我身上,有本事你再来抢啊!”

    我挥手间御器金府雷龙,手持长枪冷冷望着他,不提刚刚那茬还好,提起来老子就来气,堂堂道门大神通修士,竟然在背后冲我下刀子,别说你不想和我费功夫,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来,我楚天也绝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你……”

    翟葭真人气结,你了半天却还没有下文。

    而这时,空中二十八道青衣修士化作剑光消失不见,商天师和玉龙子飞身而落,突然出现在我和他的中间。

    “楚天,你要做什么?”商天师冷冷问。

    我皮笑肉不笑的回应:“不干什么,只是想报仇杀人而已。”

    “仇?谁人与你有仇?翟葭道友托舍重生而回,乃是道门诛灭皇者人殷的希望所在,你还想杀了他不成?”商天师冷漠看我。

    我恍然大悟,怪笑道:“原来这么回事儿啊!……他意图谋夺崆峒印,杀人夺器,原来是你道门五宗所默许的?原来,你们都是他的同谋,对吧?”

    “什么同谋,胡言乱语!”

    “这件事稍后玄言子师兄会与你作出解释,现在,请你收了金府雷龙,莫要让我等为难。”

    玉龙子阴沉脸色,开口插话。

    我握紧手中金府雷龙,忍不住吼道:“玄言子?玄言子他都已经夹着尾巴溜了!还解释个屁啊解释!”

    “慎言!”

    商天师的沉喝声犹如惊雷乍响,那神识犹如凝成实质,瞬间冲击在我的元神上。

    我身体本就有伤,哪还经得起这种大神通修士的出手警告,当即站稳不住身形,一屁股摔倒在了地上,头晕脑胀半天都没能缓过神来。

    “玄言子师兄本尊坐镇于京都,此番只是五五化身来此,以当时的情形,那道化身即便留下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反倒会因为化身的被斩,削弱玄言子师兄本尊的修为实力,故而才会临阵而走,况且当时我等众人已经赶到,玄言子师兄也没有任何牺牲那道化身的必要,倘若真是损伤了本尊修为,你可知后果将会有多么严重!?”玉龙子沉声解释,为玄言子的不战而逃以言语开脱。

    我跌坐在地上,冷笑不已。

    狗屁!

    净是瞎扯蛋!

    对于他们说的话,我压根儿一句都不相信,借口就是借口,牛皮吹的清新脱俗就不是牛皮了?

    “不用再和他废话,一并先带回京都了事。”商天师不耐道。

    回京都?

    现在?

    我陡然惊醒过来,现在我不能跟他们回去京都!

    金玉珠那丫头去追魔灵旦丑,结果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也不清楚她有没有受伤,而魔灵旦丑又有没有从鬼手刺青的传人贾飞那里得到融图。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