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帝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

    穿行于虚空,那是一片混沌茫然的不知处,无有阳光,无有方向,更无有任何可参照的东西,所仅有的东西就是无尽的“空”!

    或行走,或停留,或上下,或左右;

    不论是去往哪里,都仿佛仍旧停顿在原处,普通人根本难以理解这无边方广玄妙世界的奇异,因为这里……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意味着永永远远的迷失。

    “你怎会来了?私自出离鬼界,不怕陛下严惩你么?”

    “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你恐怕都已经形神俱灭了,现在反倒还来教训我不成?”

    “不是教训,我这是为你担心。”

    “谢了,不用!……放心吧,我是特意获得了父君的恩准,这才出离鬼界赶来救你,小白啊小白,打从我认识你开始,好像这是你第二次受这么严重的伤吧?老实说了,你现在是不是要死了?”

    “嘿嘿嘿……”

    方小白咧嘴苦笑,望向身边的黑衣少女又道:“我可没那么容易死,我命还硬着呢!”

    “是么?呵呵,我真没看出来!”

    黑衣少女嘲讽一句,投给小白一个完全不相信的白眼眼神。

    说句题外话——

    她,乃是人殷之亲女,亦是人殷唯一的嫡系子女,完全继承了人皇血脉,其封称为帝鸾,姓微,名子辛,又被称之为神女。

    她,更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神灵!

    其神格来自天地亲封,自降生之日起,天出异象,便就有神格伴身,其神性力量的源泉来自于华夏人族根植于灵魂本源深处的信仰,若自认为炎黄子孙便都会有此种信仰的感召,她是真正天命钦定的一位人族未来女皇,只是……

    未来若始终不能到来,她便就无法真正的拥有完整神格之力!

    昔日人殷落败,连累其女帝鸾也被放逐;

    当时的诸位远古大神虽然无法彻底将帝鸾杀死,但他们却有一百个办法来尽可能的削弱那神格之力,令帝鸾始终处于无法苏醒的蒙昧状态,令微子辛始终沉眠于时空长河之中。

    直到现在,帝鸾被父君人殷唤醒召回,这才重新踏上了人间的故土。

    方小白曾问过她:既如此,那如何才能将你杀死?

    神女微子辛却是笑盈盈的回答:华夏人族仍在,炎黄传承不断,我便就是不死不灭的存在,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不死不灭!

    说起来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有的人穷其一生,都无法能够超脱轮回,而有的人却从出生开始,就几乎注定了与天地同寿。

    “父君正在等你,我们回去吧!”

    “哦对了……”

    “小白,你可有想好,该怎么跟父君解释?”

    微子辛瞥眼过去,其声悦耳动听,饶有兴趣的相问着。

    “实话实说就是了,我没能够完成人殷陛下交代的任务,甘愿领受任何惩罚。”方小白无所谓的回答。

    微子辛又问:“你难道就真的不怕父君会杀了你么?”

    “如果真要杀,也不会等到今天了,暂时陛下还不会要我的性命,他留着我可还有大用。”方小白若有所思道。

    “大用?”

    微子辛皱眉撇嘴:“什么大用呀?”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先回鬼界吧!”方小白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小白……”

    “想说什么就直说。”

    “听闻你第一次受伤便是因为瑶池妙法门仙子东凌,刚刚我好像看到她了,她确实很美!这第二次你竟也还是因为她?”

    “她是我的劫数。”

    “哦?那需不需要我帮你彻底解决了这劫数?这样下去,可总不是办法呀!”

    “不需要!”

    方小白冷冷拒绝,神情阴沉,并看向神女微子辛冷漠无比道:“她是我的,你不准插手。”

    “呀,好可怕!不插手就不插手,突然凶什么凶嘛!”微子辛哼了哼鼻子。

    ……

    虚空中折射光芒,一前一后有人影走出。

    元央宫大殿;

    人殷一袭白衫散漫坐在高位上,他手抵额头,轻轻抬眼,看向面前穿行过两界门户的二人。

    “凌云使拜见人皇陛下!”

    “帝鸾拜见父君!”

    方小白和微子辛向着高位之上的人殷施礼而拜。

    人殷脸上罕见露出一抹柔和笑容,向着女儿帝鸾摆摆手,帝鸾会意,很乖巧的走到他身旁安静侍立。

    “凌云使……”

    “在!”

    “吾交予你的事情,可有办妥?”

    “陛下……”

    方小白立即俯身跪拜,恭敬道:“凌云使有负陛下期望,还请陛下责罚。”

    “那该如何罚你好呢?”

    人殷扶额皱眉,似是在思索。

    微子辛转动了下眼睛,轻声劝说道:“父君,小白他是立功心切,想要杀楚天夺正道神印,这才中了道门占宗掌教玄言子的埋伏,导致了任务失败,说起来也是情有可原呢!”

    人殷抬眼看向自己的女儿帝鸾,顿露不悦神色,微子辛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可也不敢再插话了。

    “是这样么?”

    “回陛下,绝月在楚天手上吃了大亏,我本想杀楚天夺回金府雷龙和崆峒印,但未曾想到道门竟做了十全的准备,我一时大意轻敌,这才中了他们的圈套。”

    方小白恭谨答道。

    人殷别有深意的轻笑一声:“你竟也有大意轻敌的时候?”

    方小白始终保持着俯身跪拜的动作,一时沉默未语,他知道人殷在等待他的解释,但事已至此,任何的解释都是多余的,他一没能够完成任务,二没能够杀了楚天,倘若真要找借口托辞的话,反倒显得做贼心虚。

    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解释,认罪认罚便好。

    “既如此,那你便领罚吧!”

    “魂河渡下蕴藏有阴魄沙晶,这是贫瘠鬼界唯一的资源了,以你的福报通倒是极适合去开采,这件事便就交由你去办。”

    人殷神情淡淡,宣布了对于方小白的惩罚。

    魂河渡;

    阴魄沙晶;

    方小白听到这话,不由得便眼皮一跳,心中发紧,但他却不敢忤逆人殷的决定,他恭敬答道:“是,凌云使遵命。”

    “父君,我也要去!”

    ^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鞤^」

    「^首~」

    「^发~」

    微子辛突然跳出来,嚷嚷着要陪方小白一道入魂河渡。

    人殷不由得瞪了瞪眼睛:“胡闹!魂河渡也是你能够去得的?”

    “方小白能够去得,为什么我去不得?我就是要去!”微子辛嘟着嘴,任性坚持。

    人殷却是教训道:“帝鸾,你的法尊本相还承受不住魂河渡下的乱流之力,若被侵蚀了神体,便就会沾染神格之力!……别瞎胡闹了,我另有事情交给你去办。”

    “什么事情?”微子辛有些不开心的问。

    人殷思索一番,笑道:“既然凌云使未能够完成任务,便由你代他出面,女儿帝鸾,你说可好?”

    “陛下……”

    方小白情急起身,连忙道:“帝鸾神女,身系未来人皇气运,不能轻易涉险!”

    “没事没事,我愿意帮你嘛!”微子辛笑盈盈道。

    人殷很是满意地点点头,他再看向情绪一时有些失态的方小白,不由得笑容更浓道:“吾意已决,就如此办吧!”

    “是!”

    “遵命,父君陛下。”

    方小白和微子辛纷纷躬身领命,只是方小白低下的头颅,那阴沉无比的神情上顿显阴霾之色。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