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哀大莫过于心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楚天,你真要跟他们回去道门啊?”

    “会很危险的吧?”

    “你这可相当于是羊入虎口啊!”

    “你是不是忘了,刚刚那个家伙还趁机偷袭你呢,当心你跟他们走了,他们会悄悄的就把你给……”

    金玉珠一本正经的样子,以手势恶狠狠的做了个咔嚓的动作。★首发追书帮★

    “想多了吧你!”

    我露出好笑神情,瞥眼看向道门的几位高人又冷漠道:“他们虽然行事不堪,有些没底线,但应该还不至于那么的不堪!……如果他们真是那种人的话,我也认了,怪只怪我楚天瞎了眼,信错了人。”

    我们俩的对话声虽然很轻,但在场的可都是道门高人,哪能瞒得过他们的耳目?

    不过没关系,我就是说给他们听的!

    商天师顿时面露怒相,玉龙子阴沉脸色,而翟葭真人却是无所谓我的冷嘲热讽,他神情淡漠,所思所想的就是我不跑掉就好,逞一时口舌之利,于大局无补,更于大事无益。

    “我觉得你还是小心点比较好,不怕一万,可就怕万一啊!”金玉珠煞有其事道。

    我摇摇头道:“该来的躲不掉,倒不如坦然面对!……而且,我确实还有很多事要好好问一问玄言子,我要搞清楚他背地里究竟在运筹帷幄的搞什么鬼。”

    “要我说的话,根本就不必理会他们,道不同不相为谋,反正我是信不过他们。”金玉珠哼哼一声。

    我摸了摸金玉珠的脑袋,露出温柔笑容。

    该说不说,这丫头的提醒好意我心领了,但有些事真的必须要去面对,我们与他们本就是一条船的人,无论承认与否,最终都要为同一个目标而努力。

    套用句俗语,合则两利,斗则两伤!

    临别之际,我嘱咐金玉珠这丫头好好修行,不要在c市惹是生非,小心被人给拿了把柄,毕竟她这妖魂鬼修的身份实在太过惹眼了。「^追^书^帮^首~发」

    “除了这些牛鼻子老道,也不会有谁来拿我的把柄了。”金玉珠又哼哼一声。

    这丫头冷嘲热讽的态度,简直是要把商天师的鼻子都给气歪了,如果不是身边有人拉着的话,他恐怕真的要出手教训金玉珠这给丫头不可。

    道别之后,几位大神通修士便御空飞行,带着我一起离开了c市。

    至于此地留下的烂摊子,之后会由五宗协会弟子出面处理,这就不用我们再去操心了,不过直到这时,我才突然想起一个人来,那瑶池仙境妙法门东凌仙子呢?

    从刚刚开始,她又去了哪里?

    商天师告诉我说,东凌仙子刚刚已经离开,会有妙法门弟子与她一道返回瑶池仙境。

    一声不响,她竟就这么走了吗?

    想起东凌与小白……

    我不禁在心中发出长长的叹息声,命运多舛,造化弄人,说到底……我们不过都会受摆布的棋子罢了!

    ……

    群山峻岭之间,有瑶池门户氤氲七彩光芒,美轮美奂,此处罡风凌冽,并不时伴有雷鸣轰隆,跨越此处便可入传说中的瑶池仙境。

    有一个倩丽消瘦的身影,在那雪山之巅久久停留,不愿离开。

    狂风吹拂,卷起她的衣裳裙摆飘舞;

    她那张貌若天仙的绝美容颜上,仍有泪痕清晰可见,晶莹泪珠飘零,在风中被打散成片片晶光,不知消失于何处,恰如她此刻的心情,亦不知该归于何处。

    伤感无言;

    可却说不上来究竟在伤感些什么;

    泪在滴落;

    亦说不上来究竟是为何而哭泣;

    经历过这么一场大战,她本以为该会有个分明结果,她也早已作好了赴死的心理准备,她只是想求一个明确的答案,生也好,死也罢,这些本就无所惧哉,可是为什么啊……

    为什么所有的事情又都回到了原点?

    他……

    死了么?

    以当时的那种情形,即便是他,也断无再有逃生的可能!

    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答案的么?

    可是为什么……

    自己又为什么要哭呢?

    拥有希望,又破碎了希望,这痛彻心扉的感觉,令她彻底遍体鳞伤,她本以为她会获得解脱,可事实却恰恰相反,那份缭绕不散的伤情牵绊,竟莫名又重了几分,再也挥之不去。

    “罢了,且罢了……”

    东凌仙子失神地呢喃着,眸中光芒似微弱烛火将熄,她莫名露出一抹悲笑,这是哀极而笑,那眼神逐渐黯淡,那心绪缓缓沉寂,那微弱烛火徐徐熄灭。

    “师叔她这是怎么了?”

    “会不会出事啊?”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师叔的元神气息寂灭了啊!”

    “东凌师叔……”

    山脚下的一众妙法门弟子很快便察觉到了情况不对,大家都知道东凌师叔她身负重伤,故而才小心翼翼的没有现身打扰,可是就在刚刚……几乎所有人都清晰感觉到,东凌师叔她突然“没”了!

    无有气息波动,无有元神感应,即便肉身炉鼎仍在,可却已然变成了行尸走肉!

    这可把大家都给吓坏了!

    几乎所有人同时间各施展法术手段,或以神行法,或御剑飞起,先后聚在了东凌仙子的身边,他们惊慌的唤着东凌的名字,小心翼翼的去触碰她的身体,去试探她的生命迹象。

    而这时,似有一盏幽冷光华自黑暗中耀亮而起!

    东凌仙子周身骤然散发出恐怖元神威压,神器寒晶剑更是铮咛而现,被东凌紧握在她的手中,她缓缓转过身来,目光凌厉似剑,眼神冷冽如冬,扫视向身边的每一个人。

    “师……师叔?”

    “您那个,您还好吧?”

    有人壮着胆子小心询问,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位东凌师叔的状态有点不对,但他们却必须硬着头皮守护在这里,因为东凌她一个人却牵系着整个妙法门传承!

    “你们这是做什么?”东凌仙子冷漠问道。

    大家无不都缩了缩脑袋,东凌师叔的样子很是有些可怕,尤其是那神器寒晶剑冷光烁烁,俨然已被法力激发,说不得会不会突然暴起伤人。

    “我们……我们是担心师叔您的伤势……”

    “我无事!”

    东凌仙子面无表情收起神器,她像是突然察觉脸上有所异状,于是以纤纤手指抚过眼角,抚下一滴晶莹无比的伤心泪来,她神情一寒,顿有大法力骤起将这滴泪碾灭成了虚无。

    “回妙法门!”

    “是……”

    一众弟子齐齐躬身,恭敬应命。

    东凌她怎么了?

    许多人想过这个问题,但却想不出任何答案!

    总之;

    从这一天后,东凌仙子正式承接妙法门掌教真人之位,并很快达到了世间法尽头修为成就,也是从这一天开始,她彻彻底底变了一个人。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