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崆峒印归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

    远在京都,五宗协会总部;

    五宗各色人物纷纷到场,齐聚一堂,在这里在这场合,拥有飞天之能的高人才有落座的资格,至于元神现修为的修行弟子只有侍立的份儿,修为再低一些的更是连入场的资格都没有。首发www.zhuishubang.com

    摆这么大场面,自然不只是为我,那真正为的是传说中的正道神器——崆峒印之归属。

    说来可笑,神器自有认主之能,偏偏他人却硬要来定神器归属,即便是最终结果定下,这正道神印又是你想取走就能够取走的么?

    五子真人只是化身到场,端坐于主位闭目养神;

    至于他们的真身本尊,在带我回到京都之后,便就神神秘秘的不知去处,听闻五子真人各有镇守之责,所以本尊真身不能够久离镇守之地。

    环顾左右,我不禁为道门五宗的气象而感到震撼!

    一句成语可以形容——人才济济!

    泱泱中华拥有天资修行之辈不知几许,只是其中大部分人并不适合修行罢了,其中最大的限制便就是性情!

    如果传法为祸,那便不如不传法;

    所以,五宗传统择选弟子时,向来都是师父找徒弟,而不是徒弟找师父,经过重重性情考验之后,才会慎重传以修真之法。

    而这二十年来,道门另立五宗协会,有意放低了收录传承弟子的门槛,效果自然也是立竿见影,同样的也为传法之乱留下了祸根和隐患,他日即便人殷之乱当灭,五宗传承也势必要进行一番清洗,否则便将会动摇整个道门的传承根基!

    就恰如,现如今的阴门六派一样!

    “散修道人翟葭,见过诸位道友……”

    束发拢巾,一身古衣,器宇轩昂的翟葭道人拱手拜过左右道门修士,他面带浅浅自信笑容,给人感觉如沐春风一般。

    许多人纷纷起身拱手还礼,既敬翟葭道人的散修领袖地位,也敬他前世之身的世间法尽头修为成就。免-费-首-发→【追】【书】【帮】

    而我……

    格格不入的双手插兜,站在场中,静静等着看这群人究竟想唱哪一出戏。

    轻慢态度,引发许多人对我的不满。

    但我完全不在乎!

    这种虚与委蛇的客套礼数,反倒还让我觉得瞧不上呢,今天来在这里,我是来问事的,不是来跟你们攀交情的!

    “能到场的都到了,那便开始吧!”

    “首先,容我先介绍介绍翟葭道友,你们这些小辈或许不知道,但以翟葭道友的散修威望,乃是瑶池仙境中当之无愧的散修领袖!”

    “昔日蒙受神魔将突然袭击,翟葭道友不得不尸解,托舍重生。”

    “而现如今,翟葭道友重修道法,已有飞天之能,不日便可再证出神入化之境界成就,他……乃是最适合执掌正道神印之人,也最适合成为诛魔人!”

    占宗掌教真人玄言子缓缓开口,一番话语几乎将那翟葭道人吹了上天。

    在场众弟子闻此,无不唏嘘连连,望向翟葭道人的眼神更是充满向往和尊敬,既有领袖威望,又有修行天资,如今更尸解重修而回,他自然而然是最适合的人选。

    翟葭道人红光满面,自信笑容更浓。

    而我,对此报以冷笑。

    他如果真适合执掌正道神印,又何必等到今生,前世的时候万殊宗掌教逍遥子岂不就早该将崆峒印交给他了?

    “楚天……”

    玄言子轻唤我的名字,顿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身上,那些眼神极具着压迫性。

    玄言子又道:“还记得前些日子,你我曾就以诛魔人进行过交谈,你更是亲口说,你不愿当这个诛魔人,对吗?”

    “对,我是这么说过。”我点头承认。

    说过就是说过,没必要耍滑头否认,或者作什么无谓辩解,那样的话反倒会让人看不起。

    玄言子露出赞许目光,随后又问:“那么今时今日,你楚天可否交出正道神印?此件神器关系三界安危,诛魔人更是不能有丝毫心神动摇,恕我直言,你并不适合执掌崆峒印,能否请你此刻让贤呢?”

    “强抢不成,又改用道德绑架了?”

    “我楚天适合不适合先不说,就他……这个差点害了我的命的家伙,他就适合执掌崆峒印?”

    “我看你们是瞎了眼!”

    “不……”

    “你们压根儿就没睁开眼睛!”

    我阴阳怪气儿,冲着面前所有的人冷嘲热讽。

    顿时间,整个会场中大法力波动先后而起,声声冷哼不绝于耳,那磅礴的气势掀起彼此对撞的风浪,甚至几乎要将房顶都给掀飞了出去,而正处在中心的我,犹如被千倾山峦压身,隐隐竟有站立不稳的感觉。

    翟葭道人却是面不改色,没有丝毫跟我争辩的意思。

    “噤声!”

    堪宗掌教真人玉龙子睁开眼睛,一声沉喝犹如钟铝之音响起,厚重绵长,霎时间压下所有人的声音。

    大法力波动渐止,我这才得以缓了口气。

    我心中暗骂着——大爷的,你们可真不愧是人多势众啊!

    “楚天……”

    “翟葭道友并非有意害你,当时情况情急,你也是在场人,为了避免神魔将方小白夺器,翟葭道友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此举确实莽撞,但也事出有因,故而非是过错。”

    玄言子轻描淡写便将之前的事情就此揭过,那维护之情溢于言表。

    “这都不是过错,那什么才是?”

    “哦……”

    “我明白了!”

    “崆峒印在我的身上,这才是错,你们是这意思吧?”

    我皮笑肉不笑的反问。

    “正是!你楚天并不适合执掌崆峒印,此即为原罪!与其留着你坏事,倒不如奉神器全正道,寻找真正合适的诛魔人!”商天师突然冷哼。

    我不由得阴沉脸色:“别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了,你们这些人……就是要强抢正道神印,找什么冠冕堂皇的借口!?”

    “非也!”

    “楚天,你又何苦执着于神器?”

    “三界大劫在前,诛魔人皇才是首要,既然你无法履行诛魔人的责任,道门就不得不另行他法。”

    玄言子大义凛然说道。

    “呵……”

    我笑了,抬手指着翟葭道人,又问道:“那我总能问一句,这个家伙他何德何能执掌正道神印吧?”

    玄言子淡淡答道:“翟葭道友蒙万殊宗高人相助,修得了正道神印御器之法,这个理由……你楚天觉得足够吗?”

    “什么!?”

    我不禁愣住了神,这个爆炸性的消息一时令我很是难以置信,难怪……难怪他能出手强行御器,在那种时候抢夺我身体中的崆峒印,还说什么他天命所归的诛魔人。

    原来……

    竟是这么回事!

    玄言子这时幽幽又道:“楚天,有些事有些话,我不愿与你讲的太明,话说的太直白,就多少有着逼迫你的意味,但那并非我等道门修士的本意!……本真人在此,可代道门承诺于你,若你放弃诛魔人之身份,放弃正道神印之归属,前九尾妖狐凝舞,今羽宗弟子凝舞,便可随你一道离开,道门不再强令和追究关于你们的任何事情,你们亦可完全置身于此次风波之外。”

    “楚天,你觉得如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