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你们拿去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楚天……”

    玄言子一番话语言罢,抬眼看向我来,幽幽问道:“你觉得如何!?”

    我对视着他那双略显浑浊的双眼,对视着他那深邃如浩瀚星河般的眼神,一时不禁沉默下来。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几乎就算是摊牌了!

    玄言子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交换,拿我和凝舞与正道神印作交换,他们可以放过我们,但条件只有一个,就是我主动放弃正道神印之归属,只要我交出崆峒印,便就可以完全置身于此次风波之外。

    虽然他一再说明,并没有逼迫之意;

    但这种场合,如此局面,尤其又是在当今鬼界侵袭入世的大形势下,这不是逼迫又是什么?

    或许,道门不愿留崆峒印在我手中;

    或许,道门想换一个能乖乖听从号令的诛魔人;

    或许,道门觉得我不能担当如此大任;

    ……

    不论原因是什么,总之他们明确向我表达了一个信号,崆峒印需易主,而且是以诛魔人皇此等大义的前提之下,所以我不能反对,更不能拒绝。

    他们知道我断然不会轻易放弃,故而才拿出了如此近乎要挟的条件。

    不过,由此也说明一件事;

    道门以及那翟葭真人,或有神器崆峒印御器之法,但如果我不肯放弃诛魔人之身份,那么他们也无法从我身体中强行夺走这件神器,这一点我清楚他们也清楚,因为翟葭真人昨天已经出手试过。

    想明白了这些,我突然笑了,笑声略带萧瑟悲凉。

    难为你们一众大神通修士竟如此算计我楚天,我心服口服,我更无话可说,可难道……老子自打生下来就为了这一天被你们利用的么!?

    老子是后妈生的?

    活该受你们这群人的欺负?

    “如果我不同意呢?”

    我怒极反笑,笑声冷漠。

    既然道门中人已经彻底把我放弃,我也没有必要在上杆子贴他们的冷屁股,话说明了反倒好事,省得老是在背地里心怀鬼胎的耍阴刀子。

    “我劝你还是同意比较好。”玄言子淡漠道。

    我笑容更浓,反问:“否则呢?”

    “否则,羽宗当下宗门敕令,召雷法修士凝舞回归师门问罪!”人群中,有一位国字脸的中年人沉声喝道。

    “你敢!!”

    我骤然回头,再忍不住心中怒火暴喝而出,龙魂白祈与我愤怒情绪感同身受,也同时间发出一声暴吼龙吟,妖风凭生,雷声乍响,俱向着那人的身形压迫而去。

    我怒瞪向那个中年人,我并不认识他,但想来他应该就是羽宗传承内的高人前辈。

    “哼!”

    国字脸中年人冷哼一声,周身顿有大法力激荡,强行将妖风以及雷鸣给镇压了下去,就如同一只无形大手凭神力强行抚平了波澜。

    我冲他怒声质问:“凝舞她何罪之有,你凭什么拿她问罪!?”

    “何罪之有?”

    那人却是嗤笑出声,轻飘飘言道:“堂堂雷修术士,却行妖法邪术以求恢复伤势,公然违背师门传承戒规,此不是罪又是什么?”

    “你……”

    我怒瞪着眼睛,浑身汗毛都怒到竖起,可是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

    问罪的借口他们都找好了,我还能再说什么?

    说凝舞并非本意,说此事事出有因,说这全都是我的错吗?

    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但凡是这些人想找借口拿捏我们,他们就有的是由头,只要能够逼我就范,他们也彻底拉下了老脸来,甚至是不顾了道门传承的尊严!

    “楚天,既求仁得仁,你还在执着和坚持些什么呢?”

    “道门所给你的,不正是你心心念念想要的吗?”

    “既如此,你为何还不答应?”

    玄言子幽幽出声,其音似带有靡靡之感,引人深思,影响心神,竟似是某种大神通法术。

    无法否认,他说的并不错。

    这确实是我一直以来想要的结果,道门现在也给了我这种选择,至于以后将会如何,都已经彻底跟我和凝舞没了任何关系,不用再去涉险操心那些天下事,我完全可以和凝舞去过我们的小日子,这不是恰如我的所求所愿吗?

    “哎……”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替你们负重前行罢了。”

    “你不愿担当,我等也不愿强迫你担当,但是……总要有人出面担当,一个家若是没有了顶梁柱,这天怕是都要塌了。”

    “往大了说,此为大义所趋,往小了说,这是生存所迫;希望你楚天看在我们这些老家伙,都已经这般不顾老脸的做事情了,拿出你最后的一点担当吧!”

    “行吗?”

    玄言子突然像是央求似的与我商量了起来,他不再一味的苦苦相逼,他更希望我能主动作出选择。

    我一时……有些无言以对!

    软硬皆施的手段,既有大义,也有私情,仿佛我如果再坚持拒绝的话,真的就有点不识好歹了。

    “如果我放弃崆峒印之归属,道门将会如何?”我面无表情问。

    商天师猛然一睁双目,道:“若御器正道神印,便可废立人皇之位,道门五宗及瑶池仙境,便能够对鬼界人皇神域进行反抗,届时神魔将穿界入世也将不再会是问题!”

    “呵呵,你的真能够做到这些么?”我笑了。

    玉龙子却道:“真人不打诳语!……况且,玄言子师兄已经对这件事行法过灵台推衍,足以成事!”

    “我有一个条件。”我说。

    玄言子点头:“请讲。”

    “道门五宗不得再对阴门六派进行打压,更不得再插手阴门传承的任何事宜。”我道。

    玄言子却是笑了,商天师和玉龙子也不由得轻笑,甚至是就连在场的许多飞天高人修士也齐同露出奇怪的笑容来。

    我微皱眉头,无法理解这笑容中的含义。

    这时,人群中有一人嗤笑道:“如果道门有意打压阴门,怕是小小阴门传承早就已经不复存在了,还等得到你来这里提劳什子的要求和条件?”

    →免←

    →费←

    →首←gnabuhsiuhz

    →发←

    →追←

    →书←

    →鞤←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作者发福利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

    “哈哈哈……”

    哄堂大笑声此起彼伏,端坐高位的三位真人更是笑容更浓。

    而我,却是忍不住跟着自嘲一笑。

    笑容无声苦涩,略显可悲,堂堂阴门千载传承,竟已经被人漠视至此,这能不可悲吗?

    打压?

    想来也是,根本就不需要道门打压,单单是如今群魔乱舞的阴门,就已经行走在自取灭亡的边缘了,还需要别人来打压吗?

    玄言子望着我道:“楚天,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崆峒印……”

    “由你们拿去吧!”

    “我希望在场的诸位道门高人都记住今天的承诺,我楚天与妻子凝舞,再与你们无有任何的干系!”

    我一一扫过在场的所有人,冲他们留下这么一句话来。

    “楚天小友,你且放心吧!”

    玄言子笑容更浓,深邃如浩瀚星河的眼睛中有缕缕精芒似流星闪过,那抹抹玄奇之妙,像是隐隐在表露着某种难以言说的含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