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凝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凝舞前辈?”

    “我是半缘啊,我是天爸的儿子啊!”

    “天爸您还记得吗?”

    “天爸,楚天,您……您您不记得了?”

    “您能不能说句话啊……”

    在凝舞恐怖狰狞骇人的血芒眼神压迫下,半缘小心翼翼的赔笑着,并赶紧自报身份,可是凝舞却并没有回应他的话,反倒那双眸中的凶恶杀机更加浓郁了几分。★首★发★追★书★帮★

    “她元神尚未苏醒,此刻正受妖狐本能操控,听不到你说的话。”

    孟沐沉声提醒,并让半缘小心一些。

    “这可怎么办?她会不会暴起伤人?”半缘心惊道。

    孟沐没好气儿说:“你这不是废话么?若她元神不能从蒙昧中苏醒,依照妖狐本性定然是想将我们都杀了!”

    “沐儿,那你有没有办法唤醒她的元神?”半缘忙问。

    “我可以试试……”

    孟沐紧蹙秀眉,走上前两步来,对视凝舞猩红似血的双眸,她不由得神情凝重,素手轻抬间,掌心处有无尽金丝凝结成球,并在疾速的旋转不停。

    “当心!”

    半缘惊呼一声,只见孟沐这边才刚施法,那边凝舞便突然虚抓而来,周遭黑色妖气激荡,凝成道道妖狐兽爪,凌厉非常地拍向孟沐的身体。

    情急之下,半缘立即出手抵抗。

    他双手掐诀,操御整片神格空间之力,于孟沐身前护持金光屏障,并与此同时,再御束魂束身之法,道道光棱如柱,钉穿了凝舞的身体,完全禁锢凝舞所身处的那片空间。

    半缘出手时候留有余地,此法并不伤凝舞的肉身炉鼎,但可一时封禁她不能动作。

    而孟沐此刻施法,掌心处的金丝球爆散开来,迷蒙光晕笼罩在整个房间里,缕缕光华似呼吸般,一张一缩间全部融入凝舞的身体中。

    “吼!”

    妖狐尖锐兽吼声再起,直刺耳膜,她愤怒的挣扎着光棱束缚,并隐隐将要突破禁锢封锁。免-费-首-发→【追】【书】【帮】

    半缘神色一沉,压力顿显,他咬牙维持着法术。

    孟沐轻闭美眸,神情专注地操御法术,她正在试图唤醒凝舞的元神,并助她摆脱妖狐本能凶戾欲望控制。

    片刻后,孟沐一睁双眸,沉喝道:“醒来!”

    妖狐兽吼顿起一声悲鸣,整个房间里的磅礴妖气霎时间消散一空,彻底不见了踪影,而凝舞也同时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声,接着身子一软,彻底丧失了反抗能力。

    “怎样了?”半缘问。

    孟沐长长呼出一口气息,道:“放开她吧,没事了。”

    “那就好……”

    “不然,我可就没办法跟天爸交代了。”

    半缘苦笑一声,这才松了口气,缓缓撤去维持的法术,将悬浮空中的凝舞又轻轻放回了床上。

    “我这是在哪?”

    “你们是谁?”

    “你们对我……都做了什么!?”

    ……

    凝舞半蹲在床上,支撑着虚弱无比的身体,她绝美容颜的俏脸毫无血色,苍白无比,那双美眸虽然不再被血芒充斥,但也同样凌厉的骇人无比。

    半缘生怕她在误会,连忙以最简单的方式述说了事情经过。

    “那我的法力修为呢?”

    凝舞身体隐隐在抖,她正在压抑着恐怖的愤怒,她沉声向半缘询问。

    “天爸为了救你,不得已从道门五宗处讨来了妖狐内丹,也幸亏是这样,才能够救下您的命。”半缘解释道。

    凝舞闻听此说,脸色不由得更加苍白了,随后又浮起一抹病态红晕,令她险些没有再昏厥过去。

    她挣扎着下地,半缘想过来帮忙,但却被她的眼神吓退。

    “我要离开这里!”

    “凝舞前辈,您身体伤势很重,现在最好还是先留在麻衣坊中休息,等天爸回来之后再说,您看可好?”

    半缘尴尬为难的小心劝阻。

    “我是要回道门五宗,为什么非得等楚天不可!?”

    “难不成,你们想将我囚禁在这里!?”

    凝舞神情顿时阴沉,她正在竭力调动修为境界,可越是这样,那妖狐之力就越是侵蚀着她的肉身炉鼎,当务之急她应该要静心养伤,莫让这份可以利用的力量反倒伤了她的身体。

    “您能不能先别激动啊?”

    “我们没想囚禁您,这可都是为了您好,咱能不能讲一点道理?”

    半缘一再好言想劝,可是凝舞的态度却非常坚定,无论如何她都一定要离开麻衣坊,回去道门五宗。

    而且看样子,如果不放她离开的话,她势必还要再次动手。

    “你要走,我们没理由拦着。”

    “但是以你这状态,还能回得去道门五宗么?你又打算如何跟他们解释?”

    孟沐突然插口询问。

    “清者自清,何须解释?我乃是羽宗雷法修士弟子,现在理所应当回去师门复命,请你们别再无故的阻拦我!”

    凝舞微微喘息着,但脸上神情却已然动了怒气。

    “既如此,那我送您离开。”孟沐淡淡道。

    半缘不由急了:“这怎么可以!?”

    “我们强留不住她,现在只能让她走,你现在快去把楚天找回来。”孟沐提醒说。

    “好!”

    半缘这才醒悟过来,突兀自麻衣坊中消失不见。

    ……

    离开麻衣坊,孟沐亲自送凝舞回到了g市。

    她的身体很虚弱,但她却不愿留在家中休息,她强撑着精神意识,先向当地五宗协会赶了过去。

    而五宗协会中;

    “师叔,她她她回来了……”

    “回来了就回来了,慌张个什么劲儿?直接将道门谕令说于她听就是!”

    “不是,她被邪魔侵体了啊!”

    “什么!?”

    那上了年纪的老者惊得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连忙爬起之后问明情况,慌慌张张去往五宗协会的大门口。

    此刻,那里正严阵以待,气氛剑拔弩张!

    “邪魔侵体,您理当自斩己身,以全正道,何必还回来自取其辱?”

    “道门已有谕令,将你逐出了师门!……念在同门情谊的份儿上,更敬你曾是羽宗雷法修士,我们不愿和你动手,现在就请你自斩,为自己保留最后的尊严吧!”

    “真是可惜啊,明明那么美,现在却成了邪魔,哎!”

    “请昔日雷法修士凝舞,莫让我等为难!”

    ……

    凝舞回来的消息,顿时在五宗协会中引起了轰动,越来越多的赶来这里,将她给团团围在了中央,不放她进去更不放她离开。

    直到这时,凝舞才从只言片语中得知了道门敕令。

    原来……

    她竟已被逐出了羽宗传承,更是已从道门弟子名册中被除名,这则谕令一早就下达了全国各地的五宗协会,而她,竟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